盛夏 | 17 雨夜

狱炎厅的闷热,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似乎达到了顶点。

一路逃亡,一路惊险,汗水模糊了德里克的双眼,但并不能阻挡他看清,眼前可怕的敌人。所以说,迪亚关于主教叛乱的预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化作了现实?不然如何解释他能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暴徒,出现在深深的宫苑中?

“没想到啊。”布里亚拊掌大笑,那笑并不像他平时的微笑一样虚伪,而是出自内心的得意,“没想到戈雅那老不死的,竟然帮我做了一件大好事。”

他的话说得三人莫名其妙,像垂死之人咳嗽一般的笑声更是让人心里发毛。莱斯利将大剑横在身前,指向布里亚。

“别紧张别紧张。”布里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收住笑,“你可知道,戈雅之所以还能待在教皇[……]

阅读全文

夜风

少年

月黑风高,经霜的草木在大风中摆荡,寒意刺骨。
仅着一件单衣的陆十四并未感觉到寒冷,他的全副精神,都聚集在右手那支刚刚磨快、还带着锈迹的旧铁剑,以及眼前那扇红漆已然斑驳的木门上。
几分钟前,江湖悬赏的采花大盗,刚刚走进这扇门。自然,他的怀里还拥着一名红衫女子,那是他今天的受害者。
握紧剑柄,陆十四在等待时机。
他的理论很简单:既是采花大盗,总要行苟且之事。等到他最无防备之时,自己才好一击得手。
陆十四今年十七岁,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但在贫困的陆家村,娶妻是件极端困难的事。更何况,对于背离了世世代代耕作传统,选择了江湖道路的陆十四而言,已经没有由长辈代为安排婚事的可能。
但他坚信,自己在[……]

阅读全文

盛夏 | 16 密室

对于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而言,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似乎构成了不小的负担,它盘旋着准备上升,动作却有些迟缓。德里克得以从冲击中缓过神来,往下一瞥,他发现莱斯利和沃克利被守卫包围在禁宫的出入口处,为首的头领,正要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拘捕。
德里克见状,灵机一动,拽住绳子迅速向上爬,很快抵达了爪子附近。盗翼龙正用那对爪子抓住食草龙蛋,无暇顾及攀附在身上的人类,德里克瞄准人群聚集的方向,用力向着食草龙蛋砸了下去。
措手不及的盗翼龙没能抓紧心爱的龙蛋,那颗蛋笔直地向地面坠落而去,正好落在喧哗的人群正中。盗翼龙哀嚎一声,向着摔裂的蛋俯冲而下。
刚刚稳住身体的的德里克,又被这一股俯冲之力带得腾空而起,又向[……]

阅读全文

盛夏 | 15 脱身

德里克的“牢狱”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天。
说是牢狱,似乎也并不太恰当,因为禁宫各项设施都齐备,看守也不会催促你定时起床,或者服什么劳役,每日三餐都会准时送到,甚至可以按要求定制餐食。有个面色和善的看守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自己做饭,他们也可以提供原料。
一切都可以允许,当然,除了离开。他们就好像被软禁的贵族,住在豪华的居室中,却走不出这一方小天地。
当然,探视是被允许的,只不过这个地方深处宫殿内部,只有迪亚和拉金凭借着王室残存的面子,被批准进入。
刚一进门,迪亚就呼喊着好热好热,将他那件夏天穿起来明显不大合适的披风挂了起来。冷清的禁宫第一次有了守卫之外的访客,气氛似乎也轻松起来。
从迪亚[……]

阅读全文

盛夏 | 14 牢狱

失败。
这是德里克未曾经历过的,惨重的失败。
有那么一段感觉不出长短的时间,他的大脑整个是木然的,空空的,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恍惚中,他看向莱斯利。她比他想象得更冷静,表情中能看得出难以置信和愤怒,但却没有做出冲动的行动。她甚至还有心思握住德里克颤抖的手。
手非常温暖,这一握也让德里克回到了现实中。
“陛下,我想该证明的已经都证明了。”当他回过神来,蓝速龙王已经被拖走,布里亚脱下盔甲回到了席位上。他面向教皇说话的语气,颇有些得意。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从一片死寂,变成了窃窃私语,也有好事者反过来替布里亚喝彩起来。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教皇似乎斟酌了一会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