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20 决战

德里克极目眺望,屋内虽然并不昏暗,以这机器之大,目力竟无法看到尽头。而莱斯利的一声惊呼,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在这台无比巨大、似乎在永不停息运转的机器上方,在那些虚弱地趴在那条“路”上,不由自主地移动着的怪物头顶,还有数幅巨大的壁画。
和之前看到的语焉不详,但画工极为精细的壁画不同,它们的画面明显有些粗糙,在壁画一侧标有题目,一望而知,这并非什么艺术创作,而是建造了这座地下宫殿的人意图留下某种记录。
第一副壁画名为“末世危龙”。画面上有远比德里克眼前的“工场”还要巨大的生产设施,画面中心的巨大机械足有10个人连起来那么高,冒着黑烟,似乎还在剧烈颤抖。而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机械的正面,[……]

阅读全文

盛夏 | 19 地宫

大门关闭,门外两条天灾级别的巨龙激烈的搏斗声,瞬间被隔绝。
在原先巨龙占据的中心地带,有一个醒目的金色圆盘,圆盘正中心,有一个手掌形状的凹槽。德里克俯下身,仔细端详。
“还等什么?一会戈雅冲进来怎么办?”布里亚显得有些焦急。
德里克并不理会他,继续沉默不语地凝视着圆盘。他知道,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因为火焰巨龙已经在脑中向他承诺,保证他在门中不受外界侵扰,条件则是把这个神秘的密室探索清楚。
转身面向莱斯利,德里克望着她虽然已经包扎好,但仍渗出血丝的手,沉声道:“莱斯利,这一路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危险,现在冤屈也即将洗清。你们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带着真相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莱斯利的手捂住了嘴。[……]

阅读全文

盛夏 | 18 教皇

直到此时此刻,德里克才发现,自己几日来多次从记忆深处泛起的绝望,究竟是来自何处。

那是黑衣人多斯描述过的雨夜,是布里亚正在谈及的雨夜,当然也是德里克亲身经历的雨夜。

他原本尘封的记忆,正随着密集的雨声、嘶哑的喊声一起苏醒,似乎那些往昔的记忆正从大脑幽深的沟回中竭力钻出,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头痛。

二十年前,德里克五岁。二十年前,那场政变发生。

那天晚上,父亲比往常回来得更晚一些。德里克依稀记得,平时亲切和蔼,笑起来像一个大孩子的父亲,那些天却总是在生气,脸上的笑容渐渐减少,吃饭时经常发呆,只有和母亲和自己对话时,才会暂时恢复到原本的温柔。

这个夜晚格外不同,父亲进[……]

阅读全文

盛夏 | 17 雨夜

狱炎厅的闷热,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似乎达到了顶点。

一路逃亡,一路惊险,汗水模糊了德里克的双眼,但并不能阻挡他看清,眼前可怕的敌人。所以说,迪亚关于主教叛乱的预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化作了现实?不然如何解释他能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暴徒,出现在深深的宫苑中?

“没想到啊。”布里亚拊掌大笑,那笑并不像他平时的微笑一样虚伪,而是出自内心的得意,“没想到戈雅那老不死的,竟然帮我做了一件大好事。”

他的话说得三人莫名其妙,像垂死之人咳嗽一般的笑声更是让人心里发毛。莱斯利将大剑横在身前,指向布里亚。

“别紧张别紧张。”布里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收住笑,“你可知道,戈雅之所以还能待在教皇[……]

阅读全文

夜风

少年

月黑风高,经霜的草木在大风中摆荡,寒意刺骨。
仅着一件单衣的陆十四并未感觉到寒冷,他的全副精神,都聚集在右手那支刚刚磨快、还带着锈迹的旧铁剑,以及眼前那扇红漆已然斑驳的木门上。
几分钟前,江湖悬赏的采花大盗,刚刚走进这扇门。自然,他的怀里还拥着一名红衫女子,那是他今天的受害者。
握紧剑柄,陆十四在等待时机。
他的理论很简单:既是采花大盗,总要行苟且之事。等到他最无防备之时,自己才好一击得手。
陆十四今年十七岁,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但在贫困的陆家村,娶妻是件极端困难的事。更何况,对于背离了世世代代耕作传统,选择了江湖道路的陆十四而言,已经没有由长辈代为安排婚事的可能。
但他坚信,自己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