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

严冬的雪,

覆压了小径。

仿佛是要掩尽,

所有的生命。

就连松柏,

也失去了抗争的禀性。

静静死去,

失去了任何曾经。

然而有人,

握住了刀柄。

在坚冰之上,

刻下,

一二·二九的墓志铭。

她微笑着站起,

绽放如末日的倒影。

用无言宣判了,

过去的死刑。

春雷在原野里苏醒,

不在乎黄昏或黎明。

他义无反顾,

追逐着那个幻境。

并不曾预感,

跌落和碰撞后,

泯灭的心灵。

眼睛里,

悄悄地迷失了自己。

回到千年以前,[……]

阅读全文

未来

一如既往地在闹铃响起前醒来后,方太看着眼前略显冷清的通知栏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把闹钟划掉,简单地洗漱一番,准备迎接又一个缺少变化的日子。就在此时,一阵略显突兀的敲门声响起。

是SF到了么?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呢?方太迟疑着走到门前,看到门上正显示着验货的通知单。由于写明了可以实际体验后再确认,因此他并没有细看,而是径直拉开了门,走进温和的光芒包围之中。

不一会,四周的光散去,湿润的雾气充塞着视野和鼻腔。方太眨了眨眼,望向前方,以确定自己的位置。眼前,橘色的大桥矗立在雾中,钢架连接着无数的拉索,一直延伸到雾气另一端隐约可见的阴影里。

这还真是个让人一看就明白的位置。

方太一[……]

阅读全文

小卖部

吃罢午饭,像往常一样走到食堂角落的小卖部,那里的光景让许嘉一愣——以往那位一团和气的中年大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表情有些紧张的小姑娘,呆立在那里,眼神飘来飘去。再仔细一看,小卖部的格局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细微的地方似乎又有些不同,整个气氛就显得大不一样。

许嘉自己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养成了吃过午饭后到这里买一瓶水的习惯。这里的店主和善之余,还带着那么点精明。他把柜台原本狭窄的通道拓宽,让顾客自己去选择要买的东西,然后安逸地当起了超市收银员。因为来这里的人都是刷单位发的饭卡,他甚至连找钱的烦恼都没有,只是在机器上熟练的敲下数字,如此而已。

每次许嘉经过那个通道时,店主总是会对她[……]

阅读全文

絕交 梅雨 圍牆

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日子,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天了,每年都会来的那段湿漉漉的日子,到现在也已经是第十五天了。今天早上起床时,叶子看到了久违的阳光。虽然自己也不明白原因,但叶子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或许今天是个适合下决心的日子,是时候把和他之间的关系彻底清算一下了。

勉强骑上妈妈的二六车出门时,叶子对自己即将做的事产生了小小的自豪感,那个词说出来的话,有种不符合自己年龄和身高的帅气。是的,今天一定要跟他绝交。

跟那个家伙在一起那么久,叶子想,就算绝交,也并不是一句口头的宣告就能算数的。回想起来,像是“再也不理你了”这种话,叶子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说过多少次,多到就算用再沉重的表情,再认真的[……]

阅读全文

占座

这个位置靠后且离门不远的座位,是我最喜欢的位置。便于休息,便于逃走——应对漫长无趣的会议,你不能没有这么一个好位置。每次在这个礼堂开会,我都早早把这里占据,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看看礼堂里的大钟,离会议开始还有20分钟,然而和我一样提前来占座的人已经不少了,我的附近则是最热门的地段。

正当我为自己抢占了最好的位置而暗自庆幸时,右边那位可爱的女士接到电话,起身出去了。作为一名绅士,我对你的匆忙表示理解,就算你不特地要我帮你占着座位,我也会提醒打算坐在这里的人们的。

没过多久,一个散发着轻微臭气的男人快步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右边的位置上。哟,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不讲礼貌了吧!我对这个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