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6 密室

对于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而言,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似乎构成了不小的负担,它盘旋着准备上升,动作却有些迟缓。德里克得以从冲击中缓过神来,往下一瞥,他发现莱斯利和沃克利被守卫包围在禁宫的出入口处,为首的头领,正要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拘捕。
德里克见状,灵机一动,拽住绳子迅速向上爬,很快抵达了爪子附近。盗翼[……]

阅读全文

盛夏 | 15 脱身

德里克的“牢狱”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天。
说是牢狱,似乎也并不太恰当,因为禁宫各项设施都齐备,看守也不会催促你定时起床,或者服什么劳役,每日三餐都会准时送到,甚至可以按要求定制餐食。有个面色和善的看守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自己做饭,他们也可以提供原料。
一切都可以允许,当然,除了离开。他们就好像被软[……]

阅读全文

盛夏 | 14 牢狱

失败。
这是德里克未曾经历过的,惨重的失败。
有那么一段感觉不出长短的时间,他的大脑整个是木然的,空空的,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恍惚中,他看向莱斯利。她比他想象得更冷静,表情中能看得出难以置信和愤怒,但却没有做出冲动的行动。她甚至还有心思握住德里克颤抖的手。
手非常温[……]

阅读全文

盛夏 | 13 审判

还好,沃克利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似乎受到刚才惨烈的战斗场面震慑,有些呆呆傻傻,但好歹没有再阻止大家带走他。莱斯利将他背在背上,转身离开这片燃烧的土地。
德里克和迪亚翻看着地上的尸体,那些袭击者都穿着没有标记的轻型皮甲,但分明有几张面孔自己曾经在教廷守卫或教廷列团中见过。
多斯前脚刚走,教廷的守[……]

阅读全文

盛夏 | 12 罪孽

黑衣人的右臂被齐根截去,坠落在地,发出金石相击的脆响。但伤口处却不见一滴血留出。自然,他也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20年前的那个雨夜,这一幕也曾经上演,也许在那时,他的鲜血就已经流干,随着雨水混入了泥土,再也寻觅不到。
迪亚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吩咐黑卫士拿来一张椅子,让刚断了一臂,有些站不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