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 世界 阿波罗

她无法记起,自己是怎么从葬礼上嘈杂不安的人群中脱身,又是怎样回到这座和祖母相依为命十多年,如今却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的老屋。

跌跌撞撞地走进房门,半梦半醒地步向内室,忽然,她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那个圆筒状的物体存在感是如此强烈,犹如一道闪电,以致于她的意识有那么一瞬间不再混沌。

目光向下,她[……]

阅读全文

台灯 路灯 闪光灯

第一次提笔给他回信的时候,台灯的光忽明忽暗。

在举目无亲的都市里,这座昏暗逼仄的小楼,也是小奈尽全力才找到的栖身之所了。

“隔壁总是很吵闹,电压也经常不稳,有时会跳闸。不过房租、地段都还说得过去,房东也很亲切。你不必……”

才写了几句话,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房东粗暴的骂声、隔壁房客[……]

阅读全文

香奈尔 饥饿 隐藏文件夹

看着抛锚的汽车,Ezio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该说是人算不如天算吗?虽然他忍耐着饥饿连续赶了一上午的路,却在距离终点咫尺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手机上的时钟显示着1月24日11时,“来不及了”的念头在Ezio的脑海中闪过,他用力摇摇头,似乎要将这可怕的想法驱散。

就在半天前,小奈一边抽泣,一边对他下[……]

阅读全文

鸨羽 鲍鱼 宝玉

嘛……这题目真是有病……

被束缚了手脚的身体比想象中还要沉重许多,她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双眼不甘地望着已然模糊不清的海面,就这样停止了呼吸。在最后的最后,这一天的种种如同幻影般在她的脑海中闪现。

……

宝玉村迎来了一个宁静的清晨。又是一年一度的那个日子了。

天还没亮,她早已[……]

阅读全文

长椅 钥匙 剪刀

如同往常一样,女孩静静地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读着书,纤细的十指捻起书页,又若有所思般放下。 

这样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而那本书却未曾真正翻过一页。女孩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安,往常如同背景般定时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为何偏偏在今天迟迟不见身影?要知道,今天就是她最后一次坐在这里了。女孩捏捏自己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