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4 牢狱

失败。
这是德里克未曾经历过的,惨重的失败。
有那么一段感觉不出长短的时间,他的大脑整个是木然的,空空的,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恍惚中,他看向莱斯利。她比他想象得更冷静,表情中能看得出难以置信和愤怒,但却没有做出冲动的行动。她甚至还有心思握住德里克颤抖的手。
手非常温[……]

阅读全文

盛夏 | 13 审判

还好,沃克利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似乎受到刚才惨烈的战斗场面震慑,有些呆呆傻傻,但好歹没有再阻止大家带走他。莱斯利将他背在背上,转身离开这片燃烧的土地。
德里克和迪亚翻看着地上的尸体,那些袭击者都穿着没有标记的轻型皮甲,但分明有几张面孔自己曾经在教廷守卫或教廷列团中见过。
多斯前脚刚走,教廷的守[……]

阅读全文

盛夏 | 12 罪孽

黑衣人的右臂被齐根截去,坠落在地,发出金石相击的脆响。但伤口处却不见一滴血留出。自然,他也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20年前的那个雨夜,这一幕也曾经上演,也许在那时,他的鲜血就已经流干,随着雨水混入了泥土,再也寻觅不到。
迪亚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吩咐黑卫士拿来一张椅子,让刚断了一臂,有些站不稳[……]

阅读全文

盛夏 | 11 旧主

当德里克和莱斯利回到高塔中的房间时,眼前的景象险些惊掉他们的下巴。
屋顶的小灯换成了光芒四射的大吊灯,布满灰尘的地面被擦得光亮如新,碎裂在地的碗盘自然也不见了,餐桌上摆着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最重要的,他们本来要仔细查看的浴室,现在敞开着“大门”,里面同样光亮如新,自然,是空无一人的。
房间角[……]

阅读全文

盛夏 | 10 王者

运输队角落,垃圾堆旁,有一张不起眼的破旧油布,盖着一小堆东西。如果不是拉诺布带路,很难有人会认为这里存放的是什么重要物品。
“就是它。”拉诺布一把将油布掀开,“我们每种拿了一样。”
德里克望去,那是一堆杂七杂八的骨骼、爪子,还有经过简单切割的皮毛,以及许多种零零碎碎的鳞片。他依稀辨认出其中有各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