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8 教皇

直到此时此刻,德里克才发现,自己几日来多次从记忆深处泛起的绝望,究竟是来自何处。

那是黑衣人多斯描述过的雨夜,是布里亚正在谈及的雨夜,当然也是德里克亲身经历的雨夜。

他原本尘封的记忆,正随着密集的雨声、嘶哑的喊声一起苏醒,似乎那些往昔的记忆正从大脑幽深的沟回中竭力钻出,让他感到一阵强烈[……]

阅读全文

盛夏 | 17 雨夜

狱炎厅的闷热,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似乎达到了顶点。

一路逃亡,一路惊险,汗水模糊了德里克的双眼,但并不能阻挡他看清,眼前可怕的敌人。所以说,迪亚关于主教叛乱的预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化作了现实?不然如何解释他能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暴徒,出现在深深的宫苑中?

“没想到啊。”布里亚拊掌大笑,[……]

阅读全文

夜风

少年

月黑风高,经霜的草木在大风中摆荡,寒意刺骨。
仅着一件单衣的陆十四并未感觉到寒冷,他的全副精神,都聚集在右手那支刚刚磨快、还带着锈迹的旧铁剑,以及眼前那扇红漆已然斑驳的木门上。
几分钟前,江湖悬赏的采花大盗,刚刚走进这扇门。自然,他的怀里还拥着一名红衫女子,那是他今天的受害者。
握紧剑[……]

阅读全文

盛夏 | 16 密室

对于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而言,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似乎构成了不小的负担,它盘旋着准备上升,动作却有些迟缓。德里克得以从冲击中缓过神来,往下一瞥,他发现莱斯利和沃克利被守卫包围在禁宫的出入口处,为首的头领,正要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拘捕。
德里克见状,灵机一动,拽住绳子迅速向上爬,很快抵达了爪子附近。盗翼[……]

阅读全文

盛夏 | 15 脱身

德里克的“牢狱”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天。
说是牢狱,似乎也并不太恰当,因为禁宫各项设施都齐备,看守也不会催促你定时起床,或者服什么劳役,每日三餐都会准时送到,甚至可以按要求定制餐食。有个面色和善的看守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自己做饭,他们也可以提供原料。
一切都可以允许,当然,除了离开。他们就好像被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