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到石器时代的巨型野兽,再到人类第一次直立行走,你已经经历许多。现在,开启你最伟大的探索吧,从早期文明的摇篮到浩瀚星宇。

10月21日0时,文明Ⅵ解锁。那一刻的Steam好友列表仿佛狂欢,齐刷刷地显示着 “xxx 正在玩 Sid Meier’s Civliziton Ⅵ” 。我未曾想过在这个时代,如此一款慢节奏的策略游戏能够获得这么多关注和期待。此后的十来天里,有人浅尝辄止,也有人陷入沉迷,某好友甚至将ID改成了取自创建游戏时欢迎语的“水下第一个生命”。

熟悉这款游戏节奏的人大概都知道,很难用刚发售的游戏品质来对其进行评价,因为它总是需要经历一些补丁的修正以及DLC的完善,才能演进为最终的成品。而这一代《文明》初版的完成度可以说不错,虽然仍有这样那样的奇怪bug,但结构算是相对完整,不至于让人掀桌了。而由于神级难度的降低,90小时的游戏时间里,我已经成功通过征服、文化、科技三种方式过神。接下来一段时间大概会先放置,等待后续的更新,“养肥了”再玩。

在暂时封印游戏之前,我打算在这里记下迄今为止对《文明Ⅵ》的感想和体会,以及由此引申出的一些其他想法。几年后,当完全体的《文明Ⅵ》最终成型时再翻出来看的话,想必又别有一番滋味。

万恶的开局

在《文明》里你要玩得厉害的话,就得想办法找到并利用游戏里的缺陷。这不是我的风格。‘如果我是这个文明的君王,我该怎么做?’我更倾向于以这样的方式带入到游戏里。这样才有意思。我猜有些玩家为了玩得厉害些会这样做:‘诶我发现战车的判定好强势,那就拼命出战车吧。’我的求胜心没到这地步,所以说我玩《文明》的水平的确不咋地。——席德梅尔在访谈中的发言

事实上,席德梅尔这番话,部分地与我对这个游戏,或者说整个4X类游戏的期待相符。那就是并不一味追求压倒性的胜利,而是享受与强敌对阵的过程,并尽可能地寻求带入感。我希望在游戏初期、中期、后期都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让整个游戏流程如同经典的武侠小说一般,不断成长,不断遭遇新的挑战。

不幸的是,很多优秀的策略游戏都有一个共同点,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三岁看老,英雄年少”——开局重于一切,当你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后,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敌人不再强大,失误不再可怕,你所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地等待胜利而已。

在目前版本的《文明6》中,开局似乎可以看成一个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血腥而暴力。很多设定都在贴合这一点,包括远古时代无好战恶名、军事政策支持下惊人的出兵速度、AI在这一时期喜欢突袭且是否宣战基于你的军事实力的行动方式,以及异常强大的野蛮人。所有这一切综合起来,你的最好应对方式就是不顾一切的暴兵,抢在古典时代来临前消灭邻近于你的一切野蛮人、城邦甚至文明。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寝。”你的野蛮行为帮助你获得偌大一块地盘,并进入古典时代后,无论你想追求征服、宗教、科技还是文化,就都有了足以安身立命的资本。

野蛮Ⅵ

征服胜利的后半段可以说是垃圾时间,所要做的无非是平推过去。

毫无疑问,抛去卖兵、砍树等邪道不说,武力仍是目前版本通向胜利的捷径。

在征服胜利中,由于你的胜利条件是取得巨大的军事优势,并通过战争攻占其他文明的首都。这是一种显而易见的滚雪球模式。击败敌人既能使你走近胜利,又能让你的地盘扩大、实力增强,敌人的实力则不断削弱。这样一来,当你破除了神级难度中电脑开局对你的巨大优势后,你所要做的就只有顺势打下去而已,胜利或早或晚都会到来。而与战争的巨大收益比起来,相应的限制设定显得过于苍白无力,例如厌战情绪和叛军,能够用军事政策轻松地化解;会引发其他文明一致厌恶的好战恶名一是可以通过各种战争借口削弱影响,二是当其他文明合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时,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决定游戏野蛮基调的还有外交系统。在目前的外交系统中,其他文明十分难以讨好。各国领袖的好恶设定有些过于机械。例如埃及艳后喜欢强大的文明而鄙视弱小的文明。在神级难度下,由于电脑的先天优势,埃及的军力开局一定会领先于玩家。这样一来,假如你有一位埃及邻居,就算采用不停暴兵的套路,也会在游戏初期被埃及谴责力量弱小进而宣战。而对待军力强大气起来后的玩家,埃及的态度可以在几回合内由红脸转变为宣友。再比如印度,甘地会谴责任何宣战的文明,而他自己却也经常对人宣战,因为根据设定,只有会引发“战争狂”恶名的宣战,他才不会去做。

高贵的和平

使用刚果获取文化胜利的地图,经过反复开局才随机到合适的。

相比一根筋的征服胜利,想一以贯之的通过和平手段获取胜利则非常困难,在某种程度上也把《文明》变成了一个脸游——你要选择一个特性适宜的文明,还需要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局位置,来奠定胜利的基础。没错,又是开局

这次获取文化胜利的刚果,起始城市1环内即有能提供强大产出的奢侈皮香料,更为难得的是,在第四回合就成功探索到遗物。对于能把遗物转换成生产力、粮食和钱的刚果而言,这无疑于作弊般的优势。

和平胜利的另一个难点在于敌人的侵袭。走和平路线注定了你会把大部分的生产力用于建设,而非训练军队。在神级难度下, 这会造成你的军事实力与电脑的差距被无限放大。而根据对手实力决定是否宣战的电脑几乎必定会打过来。于是你必须进行卫国战争。

在刚果这局中,阿兹特克和美国先后对我宣布突袭战争。所幸他们并没有在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远古时代宣战,而是在我取得一定科技文化优势后的时代,因而成功打退。而在之前选开局的过程中,有很多次开局就夭折在远古时代野蛮邻居的入侵中。

相比刚果,取得科技胜利的日本这副地图可能更为罕有。放了卫星后发现周边一圈只有城邦,所有文明都在距离自己较远的地方。这才得以几千年来免于战争的侵扰,直到殖民火星。

放卫星后,注意左下的文明分布。

有人评论这代游戏加入的重要特性“尤里卡”,认为其将玩家的行动变得套路化、模式化,让策略游戏变成了角色扮演游戏。可能是追求不同吧,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一方面所谓“策略游戏”本身就总是充满了套路,例如围棋的定式。另一方面,我在《文明》中寻求的正是扮演统治者的体验。

难道不是这样吗?因为纵使你在游戏中可以选择这样那样的政体,但无论是古典共和、神权政治还是法西斯主义,游戏中的一切决策事无巨细都可以由你——一个彻底的独裁者来决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