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以及RSS

一项长约八分钟的,用于分割上午和中午的仪式;大多紧接在工作之后,需要转换脑筋;一只手忙于进食,另一只手则用于阅读。

如果要对我的午饭进行简单的描述,那么大体如上。在这个仪式中,饭菜的味道甚至是否能吃饱都不是很重要。相比之下,速度是否够快、阅读是否有趣应该是重点。

速度基本是习惯问题,不会发生明显的变化。但阅读的体验却往往差距很大。我曾经尝试过各类新闻客户端,包括大杂烩的网易,偏向自主生产内容的澎湃,甚至基本就是朋友圈不转不是中国人翻版的今日头条。

但它们都很难满足我的需求:在网易的标题海洋中寻找感兴趣的内容令人烦躁,而就算标题对胃口,点进去也不见得令人满意。澎湃的字体乃至排版,一副要你端坐在写字台前,戴副老花镜沏杯茶,最好桌上还有块玻璃板才能坦然阅读的感觉。至于今日头条,我想大概你不会愿意一边吃饭一边“转发15个群QQ连升三级”的。

使用最久的可能是界面新闻,但即便它的新闻栏目基于你自己的定制,但找到一条想读的新闻仍然是个漫长的过程,有时你还没开始阅读,午餐已经结束。至于其他杂志类软件,内容质量和兴趣点还算有保障,但常常太长,也满足不了浏览新闻的需求。

于是我有一种设想,专门开发一种用于在午餐时阅读的APP。用户可以设定用餐时间、时长,兴趣话题等,它据此决定推送给你消息的时机、长度以及内容。每天仅此一条,涵盖你所感兴趣的时事概览,以及一篇合适的速度文章。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下饭”。

然后在这个设想出现以后大约1个月,我重新捡起了RSS,并成功地为自己解决了读什么给午饭下饭的问题。

RSS是什么?

在互联网上,新鲜的事物每天都在出现。当出现了某种优秀的新工具,人们听到它的概念时,反应是“真了不起!好想试试。”但同时也有这样一类事物,人们听到它的概念时,反应是“真了不起,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

RSS就属于后者,按照这里的说法,它已经20岁了,但似乎从没有真正红火过。

抛开那些后台的技术细节,仅针对用户而言,RSS就是一种订阅服务。当你对某个网站的内容感兴趣时,每天都去访问页面并查看无疑是一种低效的行为。在数量少的时候尚能接受,但数量一多就变得劳神费力。

RSS可以解决这种烦恼。当你订阅了各家网站的RSS后,你就可以在RSS阅读器里及时收到所有关心内容的更新。虽然诞生已经20年,以网络空间的标准而言已到中年。但如今听起来,它仍然棒极了,可以为用户节约大量的时间,并确保读到真正感兴趣的内容。

但正如好人不见得长命,好东西也不见得受欢迎。大学时代,Google推出的Google Reader几乎就是RSS聚合服务的代名词。从2007起的6年间,我每天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它,把未读条目清空,定期还会整理一下订阅列表,删掉那些已不再更新或更新过多的源。

然后,它在2013年7月被关掉了。Google给出的理由是用户数量逐年下降。在当时,这引发了无数用户对Google的不满,并延续至今。

我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分析RSS为什么式微。在Google Reader倒掉的时候,我导出了所有的订阅源,但却并没有转移到其他的RSS阅读器。仿佛这个6年的习惯悄无声息地消失了,生活没有任何改变。

再度回归RSS时,已经又过了三年。想来想去,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应该是最适合形容RSS的现状的。

人们获取消息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RSS无法订阅的内容越来越多。Facebook和Twitter早已抛弃了它,新生的微博、微信则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它列入考虑范围内。如果你一定要通过RSS来阅读,则不可避免地要通过一些复杂而且并不稳定的途径来实现。有些保留RSS订阅的网站,则不再输出全文,只能点进原本的页面完成阅读。

工作时翻到一家期刊的主页。它的右上显示今天是117年1月10日,显然是从97、98、99、100一路累计过来的。主页右侧,期刊各目录的RSS订阅链接十分醒目。但无论点开哪一个,都会在一瞬间返回“404 Error”。

是的,和这个主页一样,RSS已经过时了。与之相应,我以前的订阅列表也早就找不到了。不过就算找回它,应该也没有多少意义。因为当年那些孜孜不倦提供内容的站点,又有多少还存在呢?

但这种被遗忘的程度似乎刚刚好。恢复使用后,经营了一个多月,大约有不到20个订阅源,每天会收到20条左右的消息,算上点进去细读的内容,在午饭的时间内可以轻松浏览完毕。

在这个信息每天都更加爆炸的时代,哪里的页面都翻不到底,只要一拉,似乎就有无穷无尽的新消息向你袭来。只有RSS,还能给人“看完了”的安心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