鸨羽 鲍鱼 宝玉

嘛……这题目真是有病……

被束缚了手脚的身体比想象中还要沉重许多,她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双眼不甘地望着已然模糊不清的海面,就这样停止了呼吸。在最后的最后,这一天的种种如同幻影般在她的脑海中闪现。

……

宝玉村迎来了一个宁静的清晨。又是一年一度的那个日子了。

天还没亮,她早已爬起来,点燃炉灶。今天的早餐是鲜美的鲍鱼,是这个家一年只有这一天才会吃的奢侈品。

尽管在这座渔村里,鲍鱼绝非什么稀罕物事──就连村名都是由此而来。然而对于养育了过多的孩子而一贫如洗的这个家而言,哪怕一年只有一顿,也足以称之为极大的浪费了。“为了这一天的好运,这是完全必要的。”她心想。

食材准备完毕,她停下手,轻轻拭去额角的汗。卧室里传来一阵巨大的鼾声,紧接着是孩子响亮的哭声──她那粗野的丈夫又把孩子吵醒了。

她的丈夫是个无可救药的赌徒,每天的生活却极其规律──白天赌博,晚上回家睡觉,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只有偶尔聚在一起吃饭时,他才会伸伸无法舒展的手脚,皱着眉头问上一句:“我家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小鬼。”

她走进卧室,看到最小的孩子被丈夫粗壮的手臂压住,正在一边挣扎,一边哭泣。她小心地搬开丈夫的胳膊,将孩子抱起来轻轻摇动。这个名叫鸨羽的女婴,已经是她的第八个孩子了,据算命先生所言,无论是这个数字和名字,都会带给她罕有的好运。

吃罢早饭,她带着一家人来到了村里的广场。没过多久,村民们已经全部聚集到这里。黑压压的人群绝少喧嚣,大家脸上大多维持着同样一种僵硬而奇异的神色,只有几个还不懂事的孩子,偶尔发出几声刺耳的响动。

寂静中,村长将一个黑色的箱子搬到了台上,“那么,开始第一轮吧。”

话音落下,村民们略微喧哗了一阵,很快每家的家主自觉地排成了队伍,就连她那只知赌博的丈夫,此刻也只是安静地站在队伍中。他们依次从黑箱中抽出一根木签,紧张地看上一眼,然后一个个露出释然的神色走下台去。

轮到她的丈夫了,这个向来以运气自豪的赌徒历年来从未抽中过那唯一一根黑色的签。然而她仍紧张得闭上了双眼,甚至忘了管教几个正在调皮的儿女。

黑暗中,她感到了异常漫长的寂静,这寂静犹如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迫使她睁开眼睛。在她的眼前,她的赌徒丈夫垂头丧气地站在台上,手里握着一根漆黑的签。

她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晕倒过去。村长漠然地将黑箱中的木签取出,一根根陈列在台上以示公平,然后向她这边眯起眼望了一会,取出包括黑签在内的十根签,重新封入箱中。

“那么,请吧。”村长面无表情地催促她。那一瞬间,她感到几百道视线齐刷刷地射来,沉重得无法承受。她不得不聚拢孩子,艰难的走近那黑色的箱子。

丈夫和她对视一眼,便毫不犹豫地从箱中抽出一根原色的签,然后转过身去蹲在一旁。不明就里的孩子们在她的鼓动下,也一个个抽出象征着平安无事的签。等她回过神来,箱边已只有她和怀中的鸨羽,她犹豫着,许久没有任何行动。

在这凝滞的空气中,本来一直安安静静的鸨羽看着散发不祥气息的黑箱,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像是受了哭声的刺激,她突然握住鸨羽稚嫩的手,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拉进箱中,强迫女婴夹出一根木签来。

那是一根干干净净的原色木签。

”今年,是你被选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