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7月3日日记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天气:因为是周日所以不太清楚

这是充满了喜悦与意外的一天,甚至连喜悦本身也充满了意外。

早上,德国和意大利的比赛持续了3个多小时,领先使我狂喜,被扳平让我沮丧,而9轮的点球大战也足以将人的神经拉扯成快要断掉的皮筋。

不过,或许这么说有点矛盾,这些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意外。对于喜欢生活尽可能平静的我来说,观看足球比赛是一种安全可控的调节方式——它无非胜负两种结果,而无论哪一种都没有那么重要——在这样一个框架内,我才可能享受意外带来的乐趣。

换句话说,平静多半是无聊的,而意外本身是有趣的。戏剧、小说、比赛,甚至新闻,它们无论多激烈多精彩多悲惨,我们都可以冷眼旁观,间或喝口清茶、上个厕所,事后赢一些谈资,换几张笑脸,消磨数秒时间。但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事情就必须彻底反过来考虑。即使那些最轻微的意外——比如偶发性的部门聚餐,以及或多或少的加班——都会让人觉得异常烦躁。

而这天6点半,心情尚未平复的我躺在床上准备稍微休息一会时,并不知道在缺乏睡眠的一夜过后,还会有那么多意外发生。

上午,每年续交网费时都会调戏一句“要不要装光纤啊”,然后几天后告诉你并不能接进来的联通,通知光纤终于可以装了,今天就会派人来接。中午,连续几个星期都计划来玩兵棋却一直没能抽出时间的基友也顺利来访。下午,我在联通工作人员的钻头声音中接到了让我第二天一早出差的电话。

于是出差这个工作以来最讨厌听到的词,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面前,连思考如何拒绝的时间都不存在。晚上的几个小时,我只好一边联系当地记者站,一边收拾东西 ,一边心里骂领导your motherfucker。

通常而言,每逢出差,从得知消息到最终出发的所有时间里,我都会试图说服自己这件事其实还好,没那么痛苦,也不必烦躁。我会伪装得尽可能平静,装作直到出发前都没有出差这回事存在。我也曾非常直接的对身边的人表示:在我出发以前,最好一次都不要再跟我提起任何跟出差相关的话题。

然后,离出发的时间点越近,我就越会尽量过得和平时一样,连作息时间的执行都变得异常严格。仿佛这样做就能将平稳的日常延续到我跨进与平时不同的车站那一瞬间。

然而,说真的,绝大多数时候,出差本身虽然毫无乐趣,但也真的没有什么痛苦可言。基本上,除了海鲜,我并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食物,在陌生的地方睡觉也不会不安稳。虽然每次出差时间安排都很紧张,白天采访、晚上写稿,工作时间要比平时多出很多。但因为我对旅游没有半点兴趣,即便有闲暇,也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宅而已。另一方面,和陌生人交流虽然令人畏惧,但工作方面的交流却也并没什么障碍。总体而言,出差最让人讨厌的无非是可能出现的漫长的用餐时间,一旦有人宴请,本该五分钟解决的吃饭问题总是会变成巨大的负担。

从结果上来看,这次出差极为迅速,而且让一周都变得轻松起来:周一下午抵达,连夜采访;周二上午继续采访,下午2小时完成稿件;周三上午直接返回;周四找了个理由自己放假一天;周五划水一天。我非常喜欢这种集中在一两天内把事情都忙完,然后随意放松的节奏。

虽说如此,可以确信的是,下次再让我出差,我的第一反应还会是一句脏话。大概我只是在扮演一个讨厌出差的角色。因为这样一来,真正的我就可以在安全的距离上,观赏那个痛苦着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