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交 梅雨 圍牆

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日子,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天了,每年都会来的那段湿漉漉的日子,到现在也已经是第十五天了。今天早上起床时,叶子看到了久违的阳光。虽然自己也不明白原因,但叶子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或许今天是个适合下决心的日子,是时候把和他之间的关系彻底清算一下了。

勉强骑上妈妈的二六车出门时,叶子对自己即将做的事产生了小小的自豪感,那个词说出来的话,有种不符合自己年龄和身高的帅气。是的,今天一定要跟他绝交。

跟那个家伙在一起那么久,叶子想,就算绝交,也并不是一句口头的宣告就能算数的。回想起来,像是“再也不理你了”这种话,叶子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说过多少次,多到就算用再沉重的表情,再认真的语气去说,他也会觉得是在开玩笑。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也让自己明白,这次是真真正正要分开了呢?

于是,叶子很自然地想起了那面墙。

那是一面残破的墙,至少,在自己第一次留下对那面墙的印象时,它已经是如此的面目斑驳。关于那面墙的历史,叶子所知的一切都是从那个家伙那里得来——那曾经是他老家围墙的一部分,自从一家人搬走后,那里便成了无人管护的院落。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原本有四面的围墙,三面都倒塌了,渐渐不复存在。只有那一面墙,自从他和叶子在一次“探险”中发现后,一直矗立在那里,从未动摇。

在那面墙上,到处有叶子和他留下的回忆——每年生日时留下的身高线,一起刻下的情人伞,还有偶尔用来悄悄传递信息,类似于交换日记的模糊字迹。两人没用多久,就把残存得并不算多的墙体彻底占领。再后来,他们就在被雨水浸润后洗去字迹的地方,再写下新的篇章。就像这样,只记得经过了多少年,记不清涂抹了多少层。

“如果有什么能证明我绝交的决心的话,那么就一定是那面墙了。”叶子暗暗想到。经过了多日的雨水冲刷,就算是那面长寿得不像话的墙,也一定到了它最脆弱的时候吧。“即便是我,也一定能把它彻底破坏掉,变成一片废墟。”

End1

骑行着,思索着,不知不觉间,叶子的目的地已经出现在眼前。有那么一瞬间,叶子以为自己太过期待而出现了幻觉。但眼前的景象是那么真切:曾经那面墙矗立过的地方,有着一堆破烂得完全不像话的碎块,曾经无数次为他们带来阴凉的墙,就那么如同空气般,任由阳光肆虐穿过。

但废墟中还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形有些狼狈,像是刚从泥泞的地上爬起来,新鲜的泥土不均匀地沾在他的身上。早一步注意到这边的他挥了挥手,手中有一台光洁如新的相机。

“虽然还是来得晚了点,只来得及拍下一边就塌了…”他不敢看向叶子,脸色略带尴尬地小声说着。

但叶子的泪水,却早已不争气地流下。阳光没有丝毫配合气氛的意思,越发变得炽烈。叶子的视野被穿过泪水的眩光笼罩,渐渐什么也无法看清。

今年的梅雨,似乎也格外短呢。

End2

骑行着,思索着,不知不觉间,目的地已经出现在眼前。叶子有些笨拙地下了车,蹑手蹑脚走向那面墙,仿佛要做什么坏事一样。“嘛,说是坏事也不为过吧。”叶子想。

这时,叶子注意到了脚边那块砖——它崭新得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还保有那略带鲜艳的红色。叶子俯身拾起砖头,最后一次凝视着那面墙,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砖头扔了出去。

砖头在空中划出一道短促又歪斜的弧线,撞在斑驳的墙上,发出几不可闻的声响,仿佛什么都没能改变。然而仅仅过了一瞬间,那面墙轰然崩塌,没有轰鸣,没有巨响,甚至因为刚下过雨的关系,连尘土也未曾飞起。

但叶子却在墙倒下的同时,听见一声极不和谐的闷哼。带着不祥的预感,叶子快步上前,拨开几块奇形怪状的砖石,他那淌着鲜血的后脑,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眼前。

急救车赶来时,他早已失去了意识。在他身下胸口处,人们发现了一台相机,虽然表面不可避免地稍有磨损,但却仍能正常工作。

听说那个短暂的晴天过后,那年的梅雨又足足持续了一个月,久到人们都以为,太阳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不会再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