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 世界 阿波罗

她无法记起,自己是怎么从葬礼上嘈杂不安的人群中脱身,又是怎样回到这座和祖母相依为命十多年,如今却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的老屋。

跌跌撞撞地走进房门,半梦半醒地步向内室,忽然,她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那个圆筒状的物体存在感是如此强烈,犹如一道闪电,以致于她的意识有那么一瞬间不再混沌。

目光向下,她注意到了那人偶有些滑稽的额头。

“阿波罗……吗?”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人偶。在她有限的生命里,从未有过俯视这个人偶的记忆。这时,她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变得如此高大。她从并不熟悉的视角,如同一个陌生人般,打量着从小陪伴自己长大的人偶。

虽然它有着纺锤状的身材,面容也只能用“引人发笑”来形容,可是在它粗壮的腰间,却仿佛极力想证明自身存在一般写着“Απόλλων”这样的文字。这时,她注意到,刚才的碰撞让人偶的腰间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裂缝。

稍一用力,阿波罗从中应声断为两截……准确地说,她揭开了一层外壳,看到了一张精致得有些过分的少女的脸。那面孔显然出自名家之手,描绘得栩栩如生,仿佛随时要从里面跳脱出来一样。

她有些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触摸那面庞。然而轻轻一触之下,她发现少女的“身体”,又有了一丝倾斜。一道裂缝,理所当然地从仍旧粗壮的腰间显现。

这是一个套娃。

“下一层是?”她进行了最合乎常理的判断,又立刻作出了绝大多数人会采取的举动——将这一层人偶,继续拆开。

在少女的面孔下,藏着一张少年的脸。这时,她依稀回忆起,这两张脸对自己而言,并不陌生。在祖母如至宝般爱惜的相册中,她见过这两张脸,那是父母年少时的合影。

“那又如何?现在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她自嘲般地说着,用两只手捂住那张俊美的脸。

“下一层是?”稍一用力,继续将这一层外壳拔起,然后,她看到了自己。

不知道过了十分钟、半小时,还是更久,她才能将目光从那张面孔上移开——它太过逼真,引发她脑海中不可胜数的回忆,有一些事,埋藏得那么深远,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是否曾记得。

“下一层是?”勉强镇定心绪,她用力握紧人偶,随着一声脆响,又打开了一层外壳。

然而这一次,眼前呈现的不再是木制的,毫无生气的套娃。透过一层绿玉般的凝脂,她见到了一个真正的,比例完美,无可挑剔的人形。

她的心跳陡然加速,双手不自觉的用上了力气。那一层凝脂迅速脱落,没有多久,那完美无瑕的脸庞已经清晰地呈现在她的面前。人偶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随时要睁开双眼。她不禁伸出手指去触摸——那皮肤光滑而富有弹性,令她有些自惭形秽。

她将人偶举过头顶,让它面向略显昏暗的灯光。在人偶的领口间,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铃铛。

轻轻按下,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铃声,“人偶”动了起来。从惊愕的她手中坠落,“人偶”仍能维持平衡,施施然如同仙女般飘落在梳妆台上,像真正的舞者那样转身、鞠躬,面向她站定。然后,缓缓睁开双眼。

然而,那双眼终于未曾睁开,因为她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攥住“人偶”的头部,另一只手握紧不知何时拿起的剪刀,伸向“人偶”的腹部。只经过了不会让人在意的一刹那,温热的液体汩汩流下。

“下一层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