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Zera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右手在身畔摸索一番,拿起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

虽然亮度已经调到最低,但Zera仍旧觉得这台通信器的指示灯有些刺眼。连亮度都能调节了,为什么不干脆给个关掉的选项呢?最近,因为眼睛总是被晃到,他这样问过自己很多次。

幸好,随着灯亮起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也多少能够适应了。

“你又遇到什么麻烦了,Taylor?”

并不需要问对面是谁,基本上,这只是一条专线。对于这一点,Zera有着足够的自信。

“我想你应该进去看看。对,厨房,那就是你要找的地方。”Zera对通信器那头那个有些话痨、有点胆小,手脚也并不利索的家伙做着指示。虽然他总是会被一些奇怪的阻碍为难上好久,但在Zera看来,这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家伙还多少算得上可爱。

眼下,Taylor又为开门陷入了苦战,通信器也随之不再亮起。Zera的身边回到了绝对的黑暗和静谧。时间在这里似乎已经停滞,就算不合上眼睛,也能够毫无障碍地睡去。

直到,铃声再度响起。

“我想,挨着反应堆是没有问题的。我是说,至少比其他选择会带来的问题更小。”……“想办法绕过去,对,不要强行往上爬。”……“做一个指南针吧,你会用到它的。”………………

如果把一段黑暗定义成一个小时,Zera想,自己大概已经度过了一天。虽然这样度量时间只能说是可笑,但Zera相信,设身处地,所有人都会采用和他一样的做法。

至少,这些时间的度过并非全无意义。

Zera清楚地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作为一个迷失在陌生星球的孤独旅人,Taylor已经抵御了寒冷,战胜了饥饿,跋涉过险阻,也许只差一点,就能够赢过那恐惧,甚至改变这可悲的命运。

如今,Taylor似乎就已经站在了命运的分岔路口上。

“有爆炸痕迹的那条路已经被堵死了的话,就继续往深处走吧。”Zera用比以往低沉而凝重的声音,告诉对方。

接下来的一“小时”,以Zera的感受而言出奇短暂,而“小时”与“小时”之间本该一晃而过的间隔,却变得出奇漫长。

在这个间隔里,Zera听见了Taylor受伤时的痛苦、被恐惧支配时的绝望,以及无数次说出放弃时的胆怯。他也听见了自己以最激越的心情和近乎撕裂喉咙的声音喊出的鼓励。最后,他还听见了Taylor叫来本不可能有的救援,逃出怪物的包围,在剧烈摇晃的大地上,忍住伤痛奔跑,终于离开了这片罪孽深重的大地。

久违地,Zera用尽全力,勉强地站了起来。即便是在平稳的地面上,以他残破的身体,也是很难站稳的。更何况,如今他脚下的地表,正处在极其猛烈,似乎有着摧毁一切意志般的震动之中。

构成暗室的不规则的墙壁正在崩塌,纯粹的黑暗已渐渐被打破。借着从地表的裂缝中渗出的绿色光芒,Zera看到了自己逃进这里时那条已被封锁的通道:被炸药扭曲的钢管,在大地的震颤下再次不自然地扭动起来。

不久之前,咫尺之隔,他亲自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导向正确的方向。如今,他独自站在此处,面对期待已久的死亡。

“接下来的这个小时,大概会很长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