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

刷卡,下车,掏烟,点着,吸一口,吐出淡淡的白烟。

公交站到地铁口有大概500米的距离,他的脚步一向很快,一气呵成地做完这一串动作后,还能颇有余裕地走在同行者之前,伴着身畔的微风,享受从清晨开始的美好时光。

作为起点站,这里一如既往的排着长长的等座队伍。虽然天气炎热,人们还是如同互相取暖一般,挨得格外紧凑,三条队伍都在尽力涌向下车箭头的位置。

他心安理得的走过毛虫一般蠕动的队伍,走到第一排的旁边站定。很快,列车进站了。向前一步,集中精神等待着开门那一刻,调动全身的力量紧贴在门边,像泥鳅一样滑进车厢里,抓紧最靠边的座位的护栏,将自己拉近座位,转身坐定。

喘气,定神,调息,从包里拿出还带着热气的韭菜馅包子,大嚼特嚼。

饭已吃罢,拿出平板,点亮屏幕,接着昨天的进度播起了电视剧。列车刚过一站,正在逐渐加速,噪音逐渐增大,他随之调高了平板的音量,剧中人的嬉笑怒骂声变得清清楚楚。他满意地笑了笑——当初之所以看上这块板子,就是因为它的外放音量。

看着看着,列车的噪音、剧中的对话、乘客所发出的这样那样的声音,在脑中渐渐融为了一体,合成一种似有似无的嘈杂背景,记不得是从哪个镜头起,意识逐渐远去了。

视野再一次恢复清晰时,列车已经稳稳停下。终点站到了,乘客像退潮一样迅速散入外面的人海里。他连忙从座位上滚起来,把平板塞进包里,擦擦嘴角的口水,走出空空荡荡的车厢,身后留下那每天毫无变化的声音:

Welcome to take Beijing subway on your next trip. Have a nice 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