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灯 路灯 闪光灯

第一次提笔给他回信的时候,台灯的光忽明忽暗。

在举目无亲的都市里,这座昏暗逼仄的小楼,也是小奈尽全力才找到的栖身之所了。

“隔壁总是很吵闹,电压也经常不稳,有时会跳闸。不过房租、地段都还说得过去,房东也很亲切。你不必……”

才写了几句话,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房东粗暴的骂声、隔壁房客的辩解声一起传来。

过了几分钟,小奈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楼道的灯光从门缝里射入。然而那盏台灯,却任凭她怎么扭动开关,也不再亮起来了。小奈苦笑一下,借着微光确认了烧断的钨丝。

“这个时间,小卖部也许还开着门吧。”

第十五次递出回信的时候,路灯的光格外明亮。

“最近有点忙呢,事务所那边也算是初步认可我了,给我安排了不少小演出,工作和应酬都变多了。今天大概是这个月第一次休息吧。等这一段忙完,我的工作基本稳定下来就回去看你!”

写完信的时候其实还很早,小奈心里盘算着,寄出信后,就在屋里饱饱睡足一天,抒解一下紧绷了一个月的神经。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出门,便接到了Vincent的电话。小奈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通话键——据别人说,Vincent是事务所最有威望的经纪人之一,而且以严厉著称。

“还真没想到是要陪他女儿玩啊……虽然很累但是度过了很快乐的一天,Vincent先生也比想象中和蔼多了,他还问了我的近况,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吧。”在末尾添上几句话,小奈将信放进了邮筒里。

第——大概是三十次吗——回信的时候,小奈的眼睛,还没有从闪光灯耀眼的光芒中恢复过来。

“今天Vincent先生带着我们参加了一次发布会,能不能拍这部电影,就看我这个月的表现了!非常抱歉,之前本来说好去看你,大概是不行了……只有这次一定要……”

这封信写得格外艰难,小奈的桌下,散落了一地揉捏成团的信纸。

第多少次了呢……反正不会再回信了吧。宾馆的台灯散发出柔糜的光,巨大而奢华的床将小奈包裹在中心,却同时也让她觉得整个世界空空荡荡。

刚刚过去这个有所得也有所失的夜晚,让她变成了另一个人。不管怎么说,女二号这个角色,已经牢牢地攥在小奈的手中了。

“你能看到我,也就足够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