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无虚席

早高峰接近尾声,县城的33路小公交上虽已不能说人满为患,但仍旧座无虚席。

不,说座无虚席好像有哪里不对。因为车上仍有一个空座位,虽有三五位站立的乘客,但却对它不闻不问。

这倒也没什么奇怪,因为很多短途的乘客,本就不愿意坐到那些里侧的座位上,要麻烦坐在外侧的人起身不说,很多座位脚下还有高台,使人难以舒展身体。

然而今天这个空位,却既未受到任何拦阻,也非处在高台之上。以常情而论,它正是小公交上人人喜欢的那种座位:位于车身中段、离下车门近、单独成排、靠窗、宽敞,此外,还没刷着象征老幼病残孕专座的橙色。这样一个座位竟然无人问津,着实有些反常。

此时,公交又进一站,乘客上上下下,车内人口又有所增加。一位刚上车的乘客瞥见这个座位,旋即以一种跑百米的姿势冲刺过来,然而途中似乎看见了座位上的什么东西,优雅的冲刺戛然而止,面带尴尬地伸手拽住一旁的拉环,站稳了身体。另一位在他身后的乘客,却没有前者这么好的动态视力,趋到空位近前,俯身看了一眼,皱着眉头,也走开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呢?

原来,在那空位上,早有一位不速之客,仰面朝天,作呼呼大睡状。它蜷曲着六条细腿,两根触须一动不动。公交驶过坑洼不平的路面,将它颠得翻过身来,显露出富有立体感、带有许多白斑的黑褐色背壳。这只以臭为名的小虫,有着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力量。

于是车行车驻,于是人来人往。人头攒动间,空位始终为那位已经冰冷的朋友保留着一方静寂的天地,直到那个孩子出现。

无论速度、声音还是气势,某个年龄段的孩子始终是公交上最强势的族群之一。这个孩子当然也不例外:他的一只小手扒住从刚刚打开的下车门,从人缝中钻上车,在别人还在等候之时,便早早确认了那个背对自己的黄金空位,然后三步并作两步,拉住靠背,身体腾空,飞落座上,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那孩子结结实实地坐稳了宝座,继而扭动一番,将身体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开始以那个年龄独有的穿透力极强的童声对周围的一切评头论足。

顷刻间,狭小空间的气氛,以及气味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人们掩鼻者有之,侧目者有之,窃笑者有之。不管怎么说,这早高峰末尾的33路,总算取回了名为座无虚席的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