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资治通鉴其一(三家分晋——汉武帝)

最近Kindle书荒,于是买了本《资治通鉴》,只带少量生僻字注释的那种。
这类书有许多好处:年代不算太久远,不至于完全看不懂,距离今天也不算太近,不至于浅显到可以一目十行扫过去,于是可以慢慢阅读,顺便做点笔记。我只有一点小意见,如果能把书里的“臣光曰”都去掉,就完美了。

以下是从开篇三家分晋,到汉武帝刘彻时期的笔记。

羽大怒,伏弩射中汉王。汉王伤胸,乃扪足曰:“虏中吾指!”

刘邦狡诈一例。这句话之前的故事更广为人知:项羽用把刘邦他爸煮成肉汤要挟刘邦,刘邦说:“你我曾结拜为兄弟,我爸也就是你爸。你要吃你爸的肉汤,那别忘了分我一份。”

韩信使人言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请为假王以镇之。”汉王发书,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自王乎!不如因而立之,善遇,使自为守。不然,变生。”汉王亦悟,因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

说是机变也行,说是急智也行,不过感觉还是狡诈最合适。

布母弟丁公,亦为项羽将,逐窘帝彭城西。短兵接,帝急,顾谓丁公曰:“两贤岂相厄哉!”丁公引兵而还。及项王灭,丁公谒见。帝以丁公徇军中,曰:“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也。”遂斩之,曰:“使后为人臣无效丁公也!”

彭王为吕后泣涕,自言无罪,愿处故昌邑。吕后许诺,与俱东。至洛阳,吕后白上曰:“彭王壮士,今徙之蜀,此自遗患,不如遂诛之。妾谨与俱来。”于是吕后乃令其舍人告彭越复谋反。廷尉王恬开奏请族之,上可其奏。三月,夷越三族。枭越首洛阳,下诏:“有收视者,辄捕之。”

这两段放在一起,一个刘邦,一个吕雉,行事手段,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帝即位,长男荣为太子。其母栗姬,齐人也。长公主嫖欲以女嫁太子,栗姬以后宫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帝,故怒而不许;长公主欲与王夫人男彻,王夫人许之。由是长公主日谗栗姬而誉王夫人之美;帝亦自贤之,又有曩者所梦日符,计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嗛(嗛:衔恨。)栗姬,因怒未解,阴使人趣大行(大行:官名,负责接待宾客。)请立栗姬为皇后。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按诛大行。 七年(辛卯,公元前150年) 冬十一月己酉,废太子荣为临江王。太子太傅窦婴力争不能得,乃谢病免。栗姬恚恨而死。

这是汉景帝时期的事,可以作为宫斗剧的范例教材了。说起来宫斗倒是不难写,史书里素材确实大把。

是岁,上始为微行,北至池阳,西至黄山,南猎长杨,东游宜春,与左右能骑射者期(期:约定。)诸殿门。常以夜出,自称平阳侯;旦明,入南山下,射鹿、豕、狐、兔,驰骛禾稼之地,民皆号呼骂詈(骂詈:责骂。)。鄠、杜令欲执之,示以乘舆物,乃得免。又尝夜至柏谷,投逆旅宿,就逆旅主人求浆,主人翁曰:“无浆,正有溺耳!”且疑上为奸盗,聚少年欲攻之。主人妪睹上状貌而异之,止其翁曰:“客非常人也,且又有备,不可图也。”翁不听,妪饮翁以酒,醉而缚之。少年皆散走,妪乃杀鸡为食以谢客。明日,上归,召妪,赐金千斤,拜其夫为羽林郎。

刘彻年轻时的黑历史。

是时,博士狄山议以为和亲便,上以问张汤,汤曰:“此愚儒无知。”狄山曰:“臣固愚,愚忠。若御史大夫汤,乃诈忠。”于是上作色曰:“吾使生居一郡,能无使虏入盗乎?”曰:“不能。”曰:“居一县?”对曰:“不能。”复曰:“居一障间?”山自度辩穷且下吏,曰:“能。”于是上遣山乘障,至月余,匈奴斩山头而去。自是之后,群臣震慑,无敢忤(忤:忤逆。)汤者。

张汤经常作为酷吏的代表人物出现。不过看这整人手段,怕是还不如刘彻。这对君臣也是很相配。

郎中令李敢,怨大将军之恨其父,乃击伤大将军,大将军匿讳之。居无何(无何:没多久。),敢从上雍,至甘泉宫猎,票骑将军去病射杀敢。去病时方贵幸,上为讳,云鹿触杀之。

非常想知道霍去病这种个性假如不早死,和晚年的刘彻应该怎样相处。(备注:大将军即卫青,霍去病是他的外甥。)

时钩弋夫人之子弗陵,年数岁,形体壮大,多知,上奇爱之,心欲立焉;以其年稚,母少,犹与久之。欲以大臣辅之,察群臣,唯奉车都尉、光禄大夫霍光,忠厚可任大事。上乃使黄门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后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趣行,汝不得活!”卒赐死。顷之,帝闲居,问左右曰:“外人言云何?”左右对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儿曹愚人之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不得不先去之也。”

……我刚才好像说宫斗剧可以从史书里拿素材来着,但是这段放进去怕是要被喷毫无道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