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9 地宫

大门关闭,门外两条天灾级别的巨龙激烈的搏斗声,瞬间被隔绝。
在原先巨龙占据的中心地带,有一个醒目的金色圆盘,圆盘正中心,有一个手掌形状的凹槽。德里克俯下身,仔细端详。
“还等什么?一会戈雅冲进来怎么办?”布里亚显得有些焦急。
德里克并不理会他,继续沉默不语地凝视着圆盘。他知道,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因为火焰巨龙已经在脑中向他承诺,保证他在门中不受外界侵扰,条件则是把这个神秘的密室探索清楚。
转身面向莱斯利,德里克望着她虽然已经包扎好,但仍渗出血丝的手,沉声道:“莱斯利,这一路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危险,现在冤屈也即将洗清。你们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带着真相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莱斯利的手捂住了嘴。手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和熟悉的温暖。
“都到这里了,你必须让我一起去。”
“唔啊呜啊。”德里克从那双手中挣脱出来,“可是我已经感觉到,前面,准确地说是下面,十分危险。你又受了伤……”
“不要再说了,我要陪你下去,你难道以为只有你好奇下面有什么吗?”莱斯利斩钉截铁地说。
在她惊人的气势面前,德里克只得不再坚持,“那至少让沃克利留在这里……”
“沃克利,你留下,等着姐姐出来。这位黑卫士,能否拜托你照顾他?”
黑卫士点点头,沃克利则给了姐姐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路平安,姐姐!”
莱斯利自信地一笑,拍了拍背上的大剑,“你的姐姐什么时候出过问题呢?好啦德里克,让我们进去吧。”
德里克不再犹豫,聚精会神,将手放进凹槽中。一瞬间,似乎有无数小虫从凹槽的每一处涌出,在他的手上轻轻啮咬,数道血流霎时间涌出。而那金属表面似乎有某种魔力,血滴瞬间渗入,不留痕迹,而德里克手上细微的小孔也似乎瞬间愈合,当他提起手掌时,已经了无痕迹。
而金色圆盘,轰然洞开,露出一条长长的洞穴,洞中的淡黄色灯光次第点亮,照亮了看不到尽头的阶梯。盛夏教廷,甚至马格达劳斯大陆最大的秘密,也许就隐藏在道路的尽头。
洞穴的两侧,是德里克和莱斯利在逃离仓库时见过的、能够自己发光的墙壁,脚下则是充满规则圆孔、用同样的不知名材料制成的阶梯。令人诧异的是,墙壁上竟也有与仓库那边相同风格的壁画。
德里克靠近壁画,仔细观察。左手边头一幅壁画描绘着一只最为常见的食草龙,小小的头颅,隆起的脊背以及长长的尾巴,被细腻的笔触画得栩栩如生。但这绝不是什么普通的艺术作品,因为壁画将食草龙的正面、背面、上下左右侧面,每一面的诸多细节都详细画出,在一旁还像部件分解说明的说明书一样,对身上许多部位做了详细说明。只可惜,那些说明文字像是一堆奇奇怪怪的弯曲蝌蚪,完全无法看懂。
再看下一幅,竟还是食草龙,但从稍小一圈的体型和没有头冠看来,这应该是雌性食草龙,还是一样的六张图和详细说明。
再往下看去,这长长的洞穴俨然是一部怪物大百科全书,德里克见过的、听过的、闻所未闻的怪物应有尽有,且图画一律极尽详细之能事。唯独,没有那两条天灾级别的巨龙的解析。
“戈雅这老匹夫果然躲在这里研究怪物!”布里亚愤愤道,“一旦这里公诸于众,他立刻威严扫地。”
“然后你来取而代之?算了吧。”莱斯利白了一眼布里亚道,“别看这些壁画了,上面的怪物又不会活过来,我们继续前进。”
她的话音未落,一幅绘制着蟹状怪物的壁画突然打开,一只仿佛从图画中跳出来的巨大甲壳生物,挥舞着两只红色的尖利蟹钳,横在他们前进的路上。
这只怪物的外形与人们平时喜欢捕食的螃蟹颇为相似,同样的八只脚,挥舞着颇具耀武扬威意味的蟹钳,两只略突出外壳的黑色眼珠轱碌碌转着,长着奇怪须状物的口中吐出水泡。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它的背上有奇怪的、突出的灰白色甲壳,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但似乎是一种外露的骨骼。
这狭窄的通道刚好供巨蟹能容身,因此它也无法迅速攻击过来,而是以它不熟悉的方式,缓缓向前挪动身体,逼近三人。
莱斯利拔出大剑,似乎手上的伤势不存在一般,以力拔山海之势向巨蟹砍去。怪物举起一只蟹钳阻挡,精钢所制的大剑砍在壳上,迸出亮眼的火花,发出一声钝响。莱斯利的伤口被反冲的力量震得崩裂开来,剧痛之下,大剑无力坠地,而怪物却只是微微退却。
布里亚也亮出了匕首,欺身向前,试图攻击蟹钳和身体结合处的关节部位。但战斗中的巨蟹格外敏捷,另一侧的蟹钳迅速伸过来,不仅挡住了布里亚,还将他反手甩出去数米远。匕首坠地,落到了巨蟹面前,刀柄嵌入地板的缝隙间。
连续一击得手的巨蟹得意非凡,吃力地挪动着身体继续前进。它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前的匕首,随着它的前进,匕首刃部从它的腹部划过,流淌出黑色的体液。
德里克灵机一动,捡起莱斯利掉在地上的大剑,如法炮制,倒插在地板的孔洞上,随后拉起莱斯利向后逃去。
巨蟹丝毫不觉异常,看到这几个人逃走,反而追得更加起劲,拼命加快速度。那柄大剑很快没入它的腹部,与匕首不同,这一次,黑色的汁液迅速喷涌出来。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的巨蟹慌忙挣扎,却只是把伤口开得更深。没过多久,它的挣扎就变成了蠕动,很快又变成了静止。而那黑色的体液流到阶梯上,很快从孔洞中渗漏下去,竟没留下一点痕迹。
借助巨蟹多肢的身体,德里克很轻松地爬上了粗糙的甲壳,目光瞬间被它背后的骨质物体吸引过去——它竟背负着一个巨大的飞龙头骨。那头骨长着一对巨角,虽然只剩下空洞的眼窝,却依然诉说着主人生前的威严。
德里克依稀记得,他在某本书中读到过这种生存在海边的怪物,小时寄生在飞龙的头骨中,长大后就把头骨背在背上,作为攻防一体的武器。但因为马格达劳斯大陆居民极少在海滨居住,因此近来也就少有目击报告。可原本在海边生息的怪物,为什么会出现在盛夏教廷的地下呢?
这个时候,莱斯利和布里亚也爬过了巨蟹的躯体。莱斯利面向前方,发出了一声惊呼。德里克也不再凝视着巨蟹,转过头去。
那是一片比黑市更广大数倍的地下空间,灯火灿烂,格局井然,诸多建筑排布成有序的方格,其间留出宽阔的人通道。若不是深处地下,又阒无人迹,德里克真要以为这里是一座秘密的地下城市了。
三步并作两步,三人快步向前。走到近前,才发现原以为是建筑物的东西,其实是一种巨大的金属机械。德里克曾在拉金的垃圾堆中见到过类似的东西,只不过眼前的机械,比起拉金的玩具,更大了千百倍。
这台机器似乎正在微微震动,在三人面前,几乎能容一人站立的巨大管道中缓缓淌出黑色的粘稠油状液体,又被和方才的洞穴一样充满孔隙的地板瞬间吸收。顶端数条相对较细的管道冒出黑烟,像极了穷人家的简易烟囱。
突然间,机器一阵剧烈的颤抖,巨大管道下方的地板应声向左右滑开,露出一个漆黑的大洞。金属管壁发出刺耳的刮扯声音,一条虽然裹着黑油,但仍能看到淡灰色的尾巴露了出来,一边疯狂摆动,一边不断下坠。
它的全身很快露了出来,那竟然是一条幼年食草龙。淡灰色的身体,间或带有黑色条纹,小小的头,粗壮的身躯,长长的尾巴,毫无疑问,每一个马格达劳斯人都不可能认错。
终于,它并不坚强的指爪无法抗拒管道中神秘的推力,整个肥胖的身躯从中坠下,掉进下方的空洞中,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德里克探头一望,下方是黑油的海洋,粘稠的液体簇拥着食草龙,飘向了未知的黑暗。紧接着,地板迅速闭合,周边恢复了安静。
三人面面相觑,完全无法理解刚才发生的一切,张口结舌,不知说些什么好。而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布里亚。
“这一定就是戈雅操控怪物的秘密!我们要对这台机器进行全面调查!”他似乎气鼓鼓地,却也流露出贪婪的神色,迈步向机器的另一面转过去了。
德里克和莱斯利跟上前去,跑上几步,很快就到了机器的背面。
如果说正面的景象,只是让人不解的话,那么背面的样子,就无疑让人震惊了。
在这里有五个硕大的金属管子,从机器中伸出,拐了个90度的弯,直插进地下。管子上有不大不小的玻璃窗,刚好能看清里面的东西。
德里克凑近最中间的管子,那里不断有碎末状的灰色颗粒升起,涌入机器中。而另一根管子,则是类似的黑色颗粒。没有多久,它们停止了运送,而机器则发出一阵强烈但有规则的轰鸣,像是什么巨大的力量正在来回往复地施展神威。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机器的响声突然停止了。德里克打了一个冷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跑回机器正面。
果然,它再次出现了方才的震颤,紧接着,又一条食草龙从管道中露头了。以人类的观察能力看,它与刚才那一条并无明显的不同,但似乎体型略有差别。当然,它经过一番挣扎,也掉进了黑色的海洋中。
他转头看看四周,布里亚的震惊似乎比他程度更深,仍站在机器前呆若木鸡,而莱斯利却比想象得还要冷静。
“我说德里克,这东西……莫非在制造怪物?”
“我……我没法确定,看看其他机器吧……”他转过身去,走向最近的另一台外形相似的机器。
这台机器的震颤刚刚结束,管道中坠下他们异常熟悉的“老朋友”:一条蓝速龙,它明晰的蓝色皮肤在黑油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
蓝速龙的敏捷和力量都是食草龙不能比的,但它的挣扎也没有多强烈,似乎在黑油包裹下被某种程度上麻醉了一般,顺从地坠入了黑海中。德里克和莱斯利转到机器背后查看,那里有着黑色、红色、蓝色的原料,恰好对应蓝速龙身上的几种颜色,除此之外,还有些肉色的原料,想必是内脏吧。
“德里克,你看这边!”眼尖的莱斯利发现了较远处一个更为诡异的设施。它在这座地下城市的边缘,没有这些机器一样方正的造型,却远为巨大,而且似乎在不停流动。
两人一路小跑,奔到那台机器脚下––以双方体型而论,脚下这个词倒是恰如其分。
这是一台巨大而修长的机器,占据了这个四方形地下空间的其中一整条边。德里克站立仰望,仅能看到上面似乎有无数露头的影子在动。环视四周,他看到一把梯子,连通着更高处的平台。
这梯子虽然不高,但最初的几步仍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德里克皱了皱眉,看看莱斯利仍在渗血的双手,突然俯下身,拦腰抱住了莱斯利。
“啊?!”莱斯利的惊呼还未收声,已经被德里克放在了梯子上。从这个位置,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登顶。
“你……”莱斯利难以置信地看着德里克,“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嘿嘿。”德里克坏笑一声,“别小看我呀。好了,快看看上面有什么。”
莱斯利爬上平台,转头一看。
那是一条路,不,这个说法可能并不恰当。因为那路上排布着的无数怪物,都恍恍惚惚,没有自己挪步的能力,但却以统一的速度在前进。那条路,载着怪物在自己前行。
那个时候,无论是德里克,还是莱斯利,都无从知晓,若干年前,以及若干年后,他们眼前的东西,以传送带之名遍及各地的景象。而眼前的他们,只有面对着它瞠目结舌的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