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8 教皇

直到此时此刻,德里克才发现,自己几日来多次从记忆深处泛起的绝望,究竟是来自何处。

那是黑衣人多斯描述过的雨夜,是布里亚正在谈及的雨夜,当然也是德里克亲身经历的雨夜。

他原本尘封的记忆,正随着密集的雨声、嘶哑的喊声一起苏醒,似乎那些往昔的记忆正从大脑幽深的沟回中竭力钻出,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头痛。

二十年前,德里克五岁。二十年前,那场政变发生。

那天晚上,父亲比往常回来得更晚一些。德里克依稀记得,平时亲切和蔼,笑起来像一个大孩子的父亲,那些天却总是在生气,脸上的笑容渐渐减少,吃饭时经常发呆,只有和母亲和自己对话时,才会暂时恢复到原本的温柔。

这个夜晚格外不同,父亲进门时带着明显的怒意,深锁着眉头,带着一种难以接近的气场。母亲迎上前去,为他脱下白色的教袍,摘下沉重的高冠,一边抚摸他的后背,一边柔声询问发生了什么。

父亲这时一拳打在木质的餐桌上,声音之大,把德里克和母亲都吓了一跳。

德里克听不太懂父亲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提到了弟弟、主教之类的名词。那天他的抱怨格外久,还没有说完,德里克就丧失了兴趣,正要跑去自己玩,突然间,家门被外面的守卫推开。

一般来说,守卫来禀报,总是会趋前几步,然后单膝跪地。但这次,这个守卫竟疾步向前,在靠近父亲时一跃而起,顺势拔出一把弯刀,向父亲劈来。

但父亲并没有丝毫的迟滞,他一个闪身,就轻巧地躲过了劈砍,对方的刀劈进了龙骨木制成的椅子里,卡住拔不出来,父亲一个手刀劈在他的后颈上,将刺客击晕。

但这并不是胜利,因为当父亲试图关上房门时,却发现外面已经站满了杀气腾腾的人群。他仍然没有丝毫迟疑,返身回到室内,拔出那把弯刀,打开平时喜欢赏玩的鸟笼,呼喊着德里克和母亲随他一起出门。

那只黑色的鸟儿和他们一起出门,迅速消失在夜空中,但德里克一家就没有这么自由了,一群昨天还是守卫的人,现在将他们团团围住。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印象中总是前呼后拥,指挥千军万马的父亲,突然就变成了孤家寡人,陪在他身边的,只剩下了妻儿。

这个时候,夜空中下起了雨,很猛烈,很持久。也许是因为雨幕和夜幕的掩护吧,虽然敌人数量极多,但父亲还是勉力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到了教廷总部之外。追兵依然源源不绝,但这时,父亲也得到了支援。

一队黑衣人赶来,分担了父亲的压力。父亲且战且退,渐渐占据了上风。他让德里克和母亲赶紧趁机逃走。

刚刚逃出战团,山呼海啸般的喊声传来,大批卫队不知从哪里涌出,形成了彻底的包围。

德里克依稀看见,父亲遇到了厉害的对手,被一个身形巨大的壮汉打得连连退却。那也是德里克脑海中父亲最后的身影,在那之后,母亲抱起他,借着雨幕和夜色的掩护,没命地向外逃去。

虽然逃离了追兵,但母亲终究也没能逃过毒手,她的脚步越来越慢,终于彻底栽倒在泥泞中。在彻底失去力气之前,德里克听到母亲的反复呢喃,“你的仇人是教廷,整个教廷。”

随后,温暖的母亲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德里克看到,她的背后有一条骇人的伤疤,鲜血仍在从那里涌出。

从未有过的绝望与恐惧瞬间爆发出来,化作了凄厉的哭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哭声停止的时候,身边不远处有一块木板突然翻了起来,里面爬出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把他带进了地下。

从此以后,这段记忆就被尘封。德里克只记住了母亲的遗言,却再也回忆不起那个雨夜的诸多细节。直到今天,在布里亚的刺激之下,激活了回忆。

对于德里克而言,这忽然被揭起的回忆,固然令人感到痛苦,但更多的却是释然。至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和教廷唱反调的努力,并不是白费。

“那扇门,历来只有教皇的血脉可以打开。戈雅没有子嗣,唯一的哥哥在20年前就死了,所以你只能是夏加下落不明的孩子,虽然我们之前都认为你同样已经死于政变之中。”

布里亚一边收起匕首,放开黑卫士,一边仍在喋喋不休,但回忆起一切的德里克已经听不下去他的话。

“我已经想起来了,所以呢?你的目的是什么?”德里克正视着布里亚质问道。这一次,主教的目光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可怕。

“进去那扇门,揭穿戈雅的秘密。”

布里亚眼中闪动着迫切的欲望,至少这句话,并不像是在说谎。

“别听这个老贼的谎话,免得中了他的诡计!”莱斯利在德里克背后喊道。德里克回身,走近莱斯利,凝视着她的双眼,柔声道:“他说的是真的,你还记得多斯说起的那个雨夜,还有我告诉你教皇裁决令来源时,说到的那场政变吗?”

莱斯利点点头,德里克又紧接着说道:“我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是死于那场政变的一位教皇派重臣,事到如今,我才发现,那不过是因为惨痛的一夜,让我自己封闭了记忆。我就是那位因改革而牺牲的教皇的儿子,能打开密室,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些扑面而来的事实,莱斯利似乎一时间还无法理解,但她能够看到,连日来德里克多次出现的迷茫,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代之以坚定和自信。

“莱斯利,很多秘密,都藏在那里。关于我的秘密,关于你和沃克利的冤屈,甚至关于教廷,关于整个马格达劳斯,我,不,我们需要去那里。”德里克坚定地说。

“好吧,那你要小心,最好还是不要和这个奸诈家伙合作。”莱斯利拉住德里克的手叮嘱道。

“你放心,我会搞定他的,现在主动权在我这边。”德里克脸上浮现出狡黠的微笑,那是本就属于他的表情,现在由他取了回来。

“布里亚,我可以进入密室,当然也可以带上你,但有些事,你必须说清楚。”如今,不再有高高在上的主教布里亚和东躲西藏的草民德里克,双方第一次站到了平等交流的立场上。

布里亚的双眼一转,应道:“你问吧。”

“第一件事,沃克利的盔甲,是不是有问题?”

布里亚点点头,并不否认。“

第二件事,你在教皇审判中为自己解围,是不是用了改造过后的怪物?”

布里亚仍旧只是点头,并不做任何解释。莱斯利和沃克利情绪有些激动,但德里克示意他们冷静。

“第三件事,你能否保证,承认你的过错,帮沃克利恢复名誉?”

“这有何难?只要让我进入密室,一切随你。”布里亚的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最后一件事,你进入教皇的密室,想得到什么?”

“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世人看清教皇的真相。”这一次,布里亚终于打破了沉默。

“哦?那么以你所见,教皇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德里克,你是聪明人,我也不和你打哑谜。实话实说,我们七大城市的七位主教都认为,教皇已经被怪物控制了。明面上是他在统治马格达劳斯,实际上只是怪物的代理人。”布里亚在说这番话时,显露出了少见的激动之情,似乎并不像谎言。

“何以见得呢?”

“教廷以尊重自然为宗旨,可是在实际操作上,却只是尊重怪物。垄断了各大定居点的狩猎权后,对怪物展开极其有限的狩猎行动,放任它们占据广阔的地域,而我们人类只能屈居在有限的城市和村庄里。这些,你大概比我更清楚吧。”

布里亚所说,倒确实是实情,而且还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如今,世界的主角无疑是怪物,人类只能怀念昔日泰奥王国征服者的荣光。但泰奥王国的顶点也是终点,围歼怪物的结果,是引发了炎王灾变,泰奥王国引以为傲的一切几乎都在猛烈至极的火山喷发中毁于一旦。因此,怀念终究也只是怀念。

德里克忽然有些感慨,这么多年来,过着苦日子的是底层大众,他们在有限的天地中辛苦生存,维持生计,始终对怪物保持着真正的敬畏。而那些锦衣玉食的教廷高层人员,口口声声教谕人们敬畏自然,却悄悄做着复兴王国盛况的美梦。

“布里亚,你确实没有说谎,不过也没有把话说全。”德里克的右手食指笔直地指向布里亚的眉心,“对于教皇,你固然想揭露他的秘密,但你更想取而代之。”

布里亚冷笑几声道:“嘿嘿,德里克呀。既然你看穿了,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但就凭你们……”他令人生寒的目光扫过室内的人们,“一个主手残废了,一个刚刚受伤,一个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只有这位黑卫士仁兄还有些战斗力,只不过也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密室里还不知有多少危险,你们不带我进去,怕是什么也找不到,只能葬身在黑暗中吧。”

“你!”沃克利一个箭步冲上前,用他没有受伤的手揪住布里亚的衣领。布里亚只是扬起头,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沃克利,你的伤确实是我的错,可是当下,我们应该合作。”他的音调不疾不徐。就在此时,室内突然吹起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疾风。布里亚脸色骤变,右手一抬,将背向房门站立的沃克利扑到在地。

下一秒,无数冰雹像利箭一样穿透了房门,射入室内,在石质的地砖上砸出众多凹坑,恰好在方才沃克利站立的位置。如果不是这一扑,他已经化作冰雹下的亡魂。

一颗闪耀着精钢般金属光泽的巨龙头颅,从洞开的门中探了进来,室内的气温瞬间降低。巨龙蓝色的眼睛闪着寒光,扫视过室内每一个人。

毫无疑问,这正是方才制造了大屠杀的巨龙,如今,已经找到了残存的害虫,正要一一清除。

“戈雅来了!快跑!”

不用布里亚这样喊,大家也早已开始了行动,除了呆立不动的德里克。

他在布里亚嘶吼的一瞬间,却听到了另一条巨龙传入脑中的声音:“到我这里来,我来保护你。”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方才还带着明显敌意的红色巨龙会转变态度,但其实眼下,他们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教皇戈雅能够操纵巨龙,无论是机动性还是战斗力,他们都远远不是对手,倒不如跑进严密封锁的室内,或许还能利用对方的秘密,取得一些意想不到的优势。

与此同时,莱斯利已经挥动大剑,砍在巨龙那相对体型而言十分小巧的头颅上,精钢所制的大剑与巨龙钢铁一样的皮肤相接,发出利剑碰撞一样的尖利声音。

但巨龙终究不是钢铁,冲击之下,那颗头颅负痛闭上眼睛向后退去。利用这个间隙,众人冲出门去,向着方才的密室奔去。

而布里亚说要合作,倒也所言非虚。他主动站到队伍末端,担当起了殿后的职责。“不要向后看!”风雨中,他的吼声仍能清晰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中。

下一个瞬间,布里亚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圆球,看好正抬起头的巨龙的位置,一边投掷出手,一边紧闭双眼。一秒后,比太阳还耀眼的白光亮起,巨龙嘶吼一声,眼前被剧烈的白光笼罩,一时失去了方向。

那暴风雨似乎和巨龙有着某种感应,在这一瞬间也变小了很多,众人加快脚步,狂奔起来。

但巨龙恢复得比想象中更快,当众人赶到金色大门前时,巨龙已经在他们身后,卷起黑色的龙卷,带着无可抵御的气势,卷向如蝼蚁般的人们。

德里克对身后的巨大响声不闻不问,拼尽胸腔中最后一丝氧气,向着大门扑去。他的手掌按压在门上的一瞬间,黑色的龙卷已经近在咫尺。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打开的门缝上部喷出一股猛烈的火焰,与黑风交缠在一起,发出雷鸣般的巨响,打散了漏斗状的风柱。

紧接着,那条周身缠绕着火焰的巨龙从门中怒吼着飞跃而出,和钢铁巨龙在空中对峙。原本漆黑的夜空,此刻竟如同升起了一颗灿烂的太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