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7 雨夜

狱炎厅的闷热,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似乎达到了顶点。

一路逃亡,一路惊险,汗水模糊了德里克的双眼,但并不能阻挡他看清,眼前可怕的敌人。所以说,迪亚关于主教叛乱的预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化作了现实?不然如何解释他能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暴徒,出现在深深的宫苑中?

“没想到啊。”布里亚拊掌大笑,那笑并不像他平时的微笑一样虚伪,而是出自内心的得意,“没想到戈雅那老不死的,竟然帮我做了一件大好事。”

他的话说得三人莫名其妙,像垂死之人咳嗽一般的笑声更是让人心里发毛。莱斯利将大剑横在身前,指向布里亚。

“别紧张别紧张。”布里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收住笑,“你可知道,戈雅之所以还能待在教皇的宝座上,凭的就是这扇只有他能进去的门,如今他竟然亲手救下了一个能开门的人,这不是老天送我的礼物是什么?”

火光之下,德里克的目光扫过布里亚和他的手下,惊异地发现对方或多或少都有些异常,有的有双直立时也能垂到地上的手,有的身上反射着鱼鳞般的光泽,有的嘴里长出獠牙。

“布里亚你?改造了你的手下?”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必要隐瞒我这支精锐部队了。虽然凶星那伙人背叛了我,但用他们做实验的成果,足以让我制造出一批改造部队。”布里亚狞笑道,“给我上!生擒那个瘦弱小子,其他人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那些奇形怪状的改造人便扑上前来,他们的武器也同样奇怪,有人拿着一把长长的钩子,有人使用三棱铁棍,还有人拿着两根明显取自怪物的长角,加个把手就冲了上来。

而德里克这边,却只有莱斯利刚刚捡到的一柄大剑。

身前是无数凶神恶煞般的敌人,身后虽然有扇坚固的大门,里面却是更加可怕的巨龙。

德里克一个恍惚间,敌人已经冲到眼前,那带着风化痕迹的骨质尖角在他的面前一闪而过。几乎是凭借本能,德里克一个侧身,闪过了这次致命的刺击。

“打起精神来!”莱斯利一边怒吼,一边挥起大剑,一举砍下了那只紧握尖角的手。然而对方却似乎完全没有痛觉一般,完全没有退却和迟疑,继续向德里克猛扑过去。德里克回过神来,悄悄在口袋中按亮了拉金留下的发光模型,然后一个箭步,从断臂那一侧欺近敌人,将射出强光的模型按在他的眼上。

如他所想,对方虽然没有痛觉,却仍在强光照射下短暂失去了视力,他怒吼着像一只无头苍蝇般胡乱挥舞着武器,反而将自己的队友打散。

利用这个间隙,三人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一致向外的圆环。然而与此同时,改造人也已经形成了严密的包围圈,他们不再猛扑过来,而是步步逼近,逐渐收缩。

通常而言,在这个没有月光的阴霾夜晚,火光象征着温暖和希望,然而对于三人而言,眼前正逐渐逼近的火光,无疑象征着死亡。

但突然之间,狂风大作,极其暴烈的风瞬间将火把全部吹灭。有那么一瞬间,所有人的视野中都变成了一片黑暗,直到一声闷雷从远空中袭来,白光下,德里克依稀看到自己眼前有个人形的黑影,人影迅速地向他手中塞进一把弯刀。

“黑卫士奉命前来救援。”

当布里亚命令手下重新点燃火把时,他们原本完美的包围圈已经打开了一个缺口:拿着长钩的改造人,钩子正钩在一旁的铁质栅栏上拿不下来,而他的猎物,已经逃出包围圈百米以上。

“追上去!”布里亚嘶哑着嗓子怒吼道,“无论如何也要活捉那个小子!”

改造人的冲锋与上一次一样迅猛,但这一次,他们却没能如愿以偿地拦住德里克的去路,因为一群白衣卫士,突然从斜刺里杀出,横在了他们前进的路上。

那正是教皇卫队。

火光中,他们的白衣多半有些污损,显然方才曾经吃过一番苦头,但表情却依然坚定。为首的卫士并不多话,提剑指向人群背后的布里亚,喝到:“给我上,杀了反贼布里亚!”

霎时间,改造人和教皇卫队战成一团,混战中依稀可以听到布里亚的怒吼,似乎在责问手下办事不力。但现在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趁着两军混战,三人在黑卫士的保护下,向着出口退去。

一边退却,黑衣人一边交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迪亚从禁宫中离开后不久,就听到了布里亚发动叛乱的消息,于是派来了黑卫士,协助三人脱身,希望在战斗的混乱中浑水摸鱼。

但主教的动作比迪亚想象得还要快不少。他买通了教廷总部的后厨,在守卫的餐食中下毒,并让改造过的手下从北墙外挖洞,同时在多处出现,对布置在总部内值班的守卫进行突袭,很快取得了对总部的控制。

黑卫士说,逃脱了突袭的守卫,可能只有在盗翼龙引发的骚乱中被吸引走的一支小分队。他们脱离了预定的位置,因此没有被突袭成功。这么说来,德里克他们越狱的努力,偶然间竟为反扑主教的叛乱保留了一支力量。

只不过,他们的人数并不多,又十分疲惫,难以在与改造人的战斗中取得优势。交战还没有多久,就已经倒下了不少。

虽然有些不忍,但德里克他们并没有帮助教皇卫队的余地,他们在黑衣人带领下,向着北侧的出口一路狂奔。

正在奔走间,一滴水珠落在了德里克的脸上。而这狱炎厅盛夏的雨,一如往常一样迅猛。当他抬起头想看看天空时,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际,骤烈的暴雨劈头盖脸砸了下来,雨滴又重又大,带着惊人的威势,将他的脸砸得生疼。但德里克仍仰头凝望着天空,因为在刚才的闪电雷光中,他隐约看到一个巨大的轮廓。

“看什么呢,你个笨蛋,有冰雹!”是莱斯利的喊声,将他的神思拉回了地面。在暴雨突袭下,宫苑的地表迅速变得一片泥泞,疯狂砸下的冰雹更是让这里变得寸步难行。

四人紧紧靠在一起,莱斯利用大剑遮在他们头上,形成临时的荫庇。冰雹砸在精钢制成的剑身上,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

“那边有座瞭望塔!”沃克利喊道。那是看守宫苑的卫士驻守的营地,一座约有七八米高的小塔。现在宫苑大乱,卫士或中毒,或遇害,或出动,这里早已无人看守。

于是,他们总算得到了一个临时的避难所。

进入室内,点燃壁灯。莱斯利手中那把保护了大家的大剑,突然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德里克这才发现,她的双手为了举起大剑,已经被冰雹砸出七八道可怕的伤口,鲜血正在汩汩流出。

“莱斯利你……”德里克慌忙按住了她的手,试图阻止失血,那红色的液体却从他的手指缝隙间继续流出。

“笨蛋,包扎都不懂吗?给我块干净的布……”莱斯利虽然忍着剧痛,但说话仍然中气十足,只是脸上不知是因为连续奔跑,还是湿热的天气,爬上一丝红潮。

德里克张望一番,发现不远处挂着卫士的衬衣,那或许是这个雨夜唯一干燥的布料了。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衬衣撕成长长的布条,准备缠到莱斯利手上。可是越情急,就越出错,布条缠上去,又掉下来。这可急坏了德里克,他的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这活你还真干不来。”莱斯利摇摇头道,“沃克利,帮我一下。”一脸惶急的德里克站在一边,看着手臂有伤的沃克利简简单单几个动作,就把莱斯利的伤口包裹得严严实实。

“包扎伤口,只是猎人的基本功而已。”莱斯利满意地看着沃克利,“只不过我这个弟弟尤其出色。”

“逃出去以后,我能跟你进行猎人特训吗?”德里克喃喃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资质了,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恐怕不容易。”莱斯利微笑道。

就在这难得的轻松一刻,整个室内突然被来自外面的白光照亮,恍如白昼。紧接着,巨响传来,似乎有成千上万的轰雷同时炸裂。狂风从窗口和门中涌入,在这个湿热的夜晚,这风竟带着彻骨的寒意。

无疑,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

德里克往窗外一瞥,似乎看到什么巨物闪动的身影。从低层看不清远处的情形,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瞭望塔的顶层,奔向窗口。

恰好在此时,那将黑夜照射得如同白昼的雷光再次同时亮起,就在方才的战场上空,悬浮着一只通体银灰色,外壳闪耀着带着寒意的金属光泽的巨龙。相比刚打过照面的火焰巨龙,它同样是双翼四足,体型也不相上下,但它头颅较小,双角格外尖利,通体还缠绕着似乎具有实体的黑色气旋。

银灰色巨龙扇动双翼,两股黑色旋风卷起,划出形似一把剪刀的路线,切入正在厮杀的人群中。一两秒间,方才那些在暴雨和冰雹下挣扎的生命,不管是叛军,还是守卫,通通消散殆尽,留下遍地残骸。

杀戮过后,天地重归黑暗。不久之后,那扇金色的大门打开了,橘色的光芒从中射出,使得德里克得以看清,大门前站着一个一袭白衣,头戴白色高冠的身影。当然,那是教皇专属的服饰。

戈雅•玛加拉背向大门,伸出右手。他的面前,刚才那条不可一世的巨龙蹲在地上,伏低身体,将头颅伸到戈雅的手边,一边接受他的抚摸,一边满足地抖动身体。虽然无法听见声音,但德里克有种感觉,他们一定正在进行那种无声的对话。

这个时候,莱斯利也已经爬上楼来,目睹了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

“教皇……驯养了暴风之主?!”她惊呼出声。此时,德里克才发觉,眼前危险的巨龙,正是马格达劳斯大陆古老传说中最为危险的怪物之一,能够呼风唤雨,吸引雷电的暴风之主。

“依我看,教廷,或者说教皇自己,和怪物之间的关系,似乎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德里克凝视着亲昵如主人和宠物的人与龙,喃喃道。

突然间,楼下传来了沃克利的惊呼,紧接着,一阵打斗声音传来。德里克和莱斯利对视一眼,迅速飞身下楼。

当他们来到楼梯口时,发现下方的打斗已经有了结果,黑卫士被一个瘦削的高个子牢牢压在身下,对方手中捏着一把匕首,悬在黑卫士的喉咙边。

听见脚步声,高个子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德里克,让我们谈谈,你应该已经看到我的诚意了。”说着,他晃晃手中的匕首,扬起了脸。

那是巴利亚•布里亚,虽然看上去遍体鳞伤,但他显然并没有死在暴风之主的突袭中。

看着德里克疑惑的脸,布里亚冷笑道:“突然刮起狂风时,我就从战场上溜走了。这不是重点,你究竟听不听我的话?

“你想说什么?”德里克冷淡地回应道。

“你也看到了,戈雅那家伙,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我本来以为,他偷偷藏在宫苑里,是在研究怎样改造怪物。现在我才知道,他已经把灵魂出卖给怪物了。”布里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悔恨,想必他原本认为自己的叛乱已经十拿九稳了吧。

“我知道,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德里克!除了他,只有你能打开那扇门,你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布里亚吼道,“你还记得夏加•玛加拉吗?这样一个雨夜没有让你想起什么吗?你不记得二十年前那个雨夜了吗?”

德里克如遭电击,呆立当场。布里亚那些话如同一道白光在脑中闪过,照亮了回忆里那些细微阴暗的沟渠。

“你是说,前任教皇,是我的,父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