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6 密室

对于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而言,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似乎构成了不小的负担,它盘旋着准备上升,动作却有些迟缓。德里克得以从冲击中缓过神来,往下一瞥,他发现莱斯利和沃克利被守卫包围在禁宫的出入口处,为首的头领,正要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拘捕。
德里克见状,灵机一动,拽住绳子迅速向上爬,很快抵达了爪子附近。盗翼龙正用那对爪子抓住食草龙蛋,无暇顾及攀附在身上的人类,德里克瞄准人群聚集的方向,用力向着食草龙蛋砸了下去。
措手不及的盗翼龙没能抓紧心爱的龙蛋,那颗蛋笔直地向地面坠落而去,正好落在喧哗的人群正中。盗翼龙哀嚎一声,向着摔裂的蛋俯冲而下。
刚刚稳住身体的的德里克,又被这一股俯冲之力带得腾空而起,又向下坠落。他抱紧盗翼龙粗糙的背部,应对即将到来的冲击。
轰然巨响,尘沙激荡。
盗翼龙如愿以偿,扑在了它心爱的龙蛋上,虽然坠地的姿势有些不雅,但它还是迅速调整了姿态,站起来环视一周,向着那些被它认作对食草龙蛋有不轨企图的人类们发出威胁。
被这阵冲击折腾得七荤八素的德里克赶忙一个翻身,从盗翼龙身上滚下来。他刚刚坠地,就看到愤怒的飞龙挥爪击飞了一个试图上前的守卫,并发出一声怒吼,扑向了结成阵型的守卫们。
德里克心中暗喜,顾不得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向莱斯利招呼了一声。
“机会来了!”
莱斯利点头示意,随后推了一把沃克利:“你先走,我殿后。”
她一边观察战斗双方的动向,一边往后退。盗翼龙和这群守卫可谓势均力敌,双方打得火热,虽然不时有守卫或武器被扫飞,但盗翼龙也被击中多次,已经遍体鳞伤,看样子,只要守卫再有一点增援过来,这只飞龙束手就擒只是时间问题。
看清了形势的莱斯利不再迟疑,她俯身捡起一把飞出战团、落在地上的教廷制式大剑,随后转身奔跑起来,追上了前方的德里克和沃克利。
绝大多数守卫被盗翼龙吸引住,只有少数能够顾及到德里克他们,但逃走的时间无疑并不富裕。
禁宫位于整个建筑群的北部,北面是面积广大的宫苑,再往北便是出口。德里克的计划是,利用宫苑相对稀疏的守卫布置,从那里一路穿行出去。
认路并不困难,捆绑着盗翼龙的铁链,明确地指出了宫苑的方向,德里克三人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向北跑去,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翻过一道低矮的围墙,借着散落在角落的火把的光线,宫苑呈现在三人的眼前。成群结队的食草龙正在面前的草地上聚拢。由于刚才的骚乱,这群食草龙散发出紧张的气息,体型较大的成年龙围成一圈,将幼龙保护在内。体格最健壮的那只雄性食草龙,则对着贸然闯入的三人低吼起来,显然并不欢迎这些不速之客。
德里克退后一步,打算绕过这群食草龙,却被莱斯利拉住了。
“别担心这些家伙,它们没胆量攻击我们的。”莱斯利拍拍他的肩,“不用绕远,从一边过去就好。”
果不其然,虽然三人从食草龙围成的圈子边擦过,但它们自始至终只是保持了一个威胁和防御的姿态,并没有做出任何攻击动作。
而当越过食草龙群后,宫苑中圈养凶猛怪物的铁笼逐渐多了起来,最醒目的自然是敞开着顶部,系着一根铁链的盗翼龙圈,但这里周边围绕着不少守卫。三人转向一旁,却意外发现了最想找到的蓝速龙王的笼子。
蓝速龙是一种睡眠时间很不固定的怪物,而且时长短暂,一般每天只睡2小时,所以无论白天黑夜,都能见到它们活跃的身影。但此刻,笼中的几只蓝速龙王却都在安静地沉眠,它们侧卧在笼中的干草堆上,发出响亮而均匀的鼾声。
“按理说,野外的蓝速龙王都是和成群的蓝速龙一起生活的,会不会是宫苑中饲养的蓝速龙王失去了野性,所以攻击力锐减?”沃克利扒在笼子上看,做出了自己的推论。
“也许会减弱,但不会发生那样的质变吧。”莱斯利道,“你忘了,村里也曾抓住过蓝速龙王,还试过能不能驯化它用来骑乘狩猎,但圈养了很久之后仍然凶猛危险。”
德里克并未参与到这场讨论中来,他眯着眼睛看着铁笼唯一的出口,突然皱起眉头,拿出了那只会发出强光的模型。白光照射在铁门之下,清晰地显现出那里有深深的车辙痕迹。
“这些怪物曾经被人们运输过。”德里克道。
“是运到审判现场吧?它们是被绑起来运来的。”沃克利问。
“不,你们看。”德里克指向门口的车辙印,“这些印记不止一条,而且最深的这道似乎已经过了很久,至少绝不是这几天才形成的,上面还遮盖着怪物和人的脚印、树叶、粪便,而且边缘都模糊不清了。这些蓝速龙王显然被多次运送过。”
德里克感觉,自己已经离真相很近了,只要给他时间,让他设法打开笼子进去勘察一番,就能找到洗清冤屈的决定性证据。
但很可惜,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时间,因为德里克的话音刚落,附近就响起了一片危险的喧闹。
“那里有逃犯!”
守卫的火把在不远处闪动着,脚步声和叫骂声交织在一起。德里克蓦然回头,看到在火把集中处,那只帮助了他们逃出禁宫的盗翼龙,如今遍体鳞伤,被麻绳捆住,动弹不得,躺在推车上正被运回栖身的铁笼。它的怀中,仍抱着那颗食草龙蛋。
“跑!”
莱斯利一声断喝,让德里克和沃克利都惊醒过来,三人使出浑身力气,向着宫苑的深处飞奔。
按照地图,宫苑的最北边,应该是一道平时使用不多的小门,也是王宫,或者说教廷总部的后门。出了这里再往北是一片荒原,与狱炎厅的北部城墙不远,所以一般只有教廷的领导人物需要秘密出城时,才会用起这条通道。
然而,呈现在三人眼前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虽然只点着两个不算大的火把,但仍足够他们看清眼前大门的轮廓,那是一道巨大的拱门,约有四人高,门中两扇呈现黄金光泽、绘有意义不明的花纹、一望可知巨大而沉重的门扉紧闭着。
“这不是出口!”莱斯利喊道,“它和外墙并不相连,我们绕过去!”
“慢!”德里克敏锐地发现,之前在蓝速龙王笼边看到的那种车辙,在这扇金门前更多、更集中,既有进入的,也有运出的,“我们得进去看看!”
莱斯利停了下来,看看远处的追兵,又看看地上的痕迹,苦笑道:“非要这样吗?沃克利,你说呢?”
沃克利显然也注意到了地上的蹊跷,他有些踌躇,不太敢看姐姐,但还是说道:“我也想……进去看看。”
“那好吧!”莱斯利叹了口气,飞起一脚踹在巨大的金门上,却只是激起了一阵尘灰,大门纹丝不动。
那扇门上并没有任何钥匙孔、机关甚至把手,与其说是门,倒不如说是两块有花纹的金板。沃克利上前琢磨了一番,也不知如何下手,与莱斯利一起用力推动,结果也只是徒劳无功。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本来试图观察门上的花纹,看出个所以然来的德里克也放弃了努力,上手一起推动。
谁知,德里克的双手刚刚按到门上,沉重的大门似乎失去了重量,极为快速、轻盈地向内打开了,莱斯利和沃克利险些栽倒,而用上了全身力气的德里克则是以狗吃屎的姿态,直接扑进了门里。
屋内的地面是石制的地板,温度似乎比外面高出许多,闪耀着橘红色的温暖光芒。不过,德里克目前需要的是赶紧起身,摆脱这个不雅的姿势。
当他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爬起来时,两扇门已经悄无声息地关上了,他看看身后门边的莱斯利,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
“我们上次逃亡的时候,好像也逃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啊,所以这次还会有岩龙冒出来吗?如果有的话,我可得挖几块珍贵矿石带回去,哈哈……”看着两人沉重的神色,德里克试图开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但那两个人却全无反应。
“喂!我的玩笑有那么不好笑吗?”
面对德里克的疑问,莱斯利仍旧沉默不语,她抬起手,指了指他的背后,也就是房间的正中。
德里克转过身去,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个房间如此温暖,又充满橘红色光芒的原因。
那对王冠般的巨角,深红色、燃烧着火焰的巨大双翼,深邃的、威严的蓝色眼睛,四足上绯红色的尖爪……
这是一位老朋友,当然,也是一个陌生人,不,一只怪物。
巨龙震动双翼,在房间内扬起一阵细微的粉尘,随后大口一开一合,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三人本能地靠后躲避,却发现对方并未伤害自己,方才的爆炸只是点燃了屋中四散的石灯。
看到巨龙并没有敌意,德里克放下心来,回头查看身后的大门,追兵这会应该已经接近这里了。
“不必担心他们,这扇门不会为他们打开。”一个有些苍老、略显低沉的男声在德里克的脑海中回荡起来。那显然并不是沃克利能发出的声音。
“谁?!”德里克环视四周,但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类而已,屋内灯火通明,并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人类!看你的眼前。”声音再次从脑中响起,那种感觉与通过耳朵听到的声音完全不同,就像是自己的心脏在和自己对话。
莱斯利和沃克利因为刚才德里克莫名其妙的吼声,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但他无暇顾及,凝视着自己的正前方,那里,只有那头巨龙威武地站立着。
“不必怀疑,我在直接和你的大脑对话。你不必说出来,只要想着回复我的话,我就能明白。”
德里克逐渐适应了这种奇妙的感觉,他闭上双眼,集中自己的精神,寻找着脑海中那股来自巨龙的捉摸不定的力量。
“你……好……”终于,他捕捉到了一些诀窍,虽然没有张开嘴,但他相信,巨龙已经收到了自己的问候。
“哦?‘你好’吗?倒是相当新鲜的问候语。”巨龙微微颔首,“戈雅今天怎么没有亲自来?”
戈雅,那是教皇的名字。德里克的脑中瞬间闪过迪亚带来的情报:教皇每天都泡在只有他能进入的密室中……
只有教皇能进入的密室、进不来的追兵、能说话并且直呼教皇大名的巨龙……
所以,这里就是那个极端机密的密室吗?
德里克勉强压抑住因为狂喜而急促起来的心跳,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眼前这只巨龙,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教皇的亲信,既然如此,我应该能从它的口中套出某些情报,至少也要让它允许自己在这个神秘的密室里自由调查。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汹涌的思绪,想要给巨龙一个合理的答复,但用大脑交流比想象的更加困难,他刚要回答,竟然发现自己嘴里发出了声音,赶忙掩盖时,却发现脑海中的无数思绪已经涌出,被巨龙一览无遗。
很显然,巨龙在那一瞬间已经发现了事情的异常,它周身的火焰陡然暴涨,密室内的温度随之骤然上升,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威压,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
“跑!”
德里克将手按在大门上,如同进来时一样,它迅速打开。无法与巨龙交流的莱斯利和沃克利一直对巨龙保持着警惕,此刻察觉到对方的敌意,早已戒备起来,大门刚刚打开一条缝,三人便从中飞身窜出。
殿后的德里克刚刚窜出门外,大门便徐徐关闭,巨龙发射的火焰堪堪追到身畔,炙热的火苗将德里克上半身的衣服瞬间化作火球。他赶忙在地上打了个滚,待到火焰熄灭,站起身时,却发现周围明亮得不太寻常:无数卫队士兵手持明亮火把,围成了一个火圈,将三人和大门围在其中。稍加观察便能发现,卫队的服色属于狱炎厅教区,白底上点缀着红色火焰,而非教皇直属的纯色白衣。
居中的卫队士兵让开了一条道路,一个瘦削的高个子在卫队的簇拥中出现在三人面前。
这张始终在微笑的脸,德里克几天前才刚刚见过。
是巴利亚·布里亚,狱炎厅主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