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5 脱身

德里克的“牢狱”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天。
说是牢狱,似乎也并不太恰当,因为禁宫各项设施都齐备,看守也不会催促你定时起床,或者服什么劳役,每日三餐都会准时送到,甚至可以按要求定制餐食。有个面色和善的看守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自己做饭,他们也可以提供原料。
一切都可以允许,当然,除了离开。他们就好像被软禁的贵族,住在豪华的居室中,却走不出这一方小天地。
当然,探视是被允许的,只不过这个地方深处宫殿内部,只有迪亚和拉金凭借着王室残存的面子,被批准进入。
刚一进门,迪亚就呼喊着好热好热,将他那件夏天穿起来明显不大合适的披风挂了起来。冷清的禁宫第一次有了守卫之外的访客,气氛似乎也轻松起来。
从迪亚那里,德里克三人知道了玛加拉教皇和布里亚主教已经公开化的矛盾,当然也谈及了如何离开这个监牢。
“其实,我们已经做过了尝试。”德里克道,“前几天商量一番后,我们通过守卫送上了指控布里亚使用经过改造的怪物作为物证的诉状,也许今天就能有结果回来。”
迪亚对于他们的对策似乎不以为然,他表情严肃地说道:“教皇这几日几乎不理政务,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只有他自己能进入的密室中,白天谁也找不到他,只有黄昏时分会在宫殿中短暂现身。我怀疑他是否会看到你们的诉状。再说,就算他同意了,怪物有没有被改造又该怎么证明呢?”
“只要能把我们带到怪物面前,怎么都是能观察到异常的。”莱斯利道,“做了那么多年猎人,蓝速龙王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吗?”
迪亚摇摇头,显然并不认可她的说法:“你们说怪物改造,那我就假定布里亚做了最简单最有效的改造,假如他事先换掉了蓝速龙王的爪子,事后又换回正常的爪子,你们能证明吗?”
“就算是他能这么做,怪物也没有这么快就恢复活蹦乱跳吧。我们只要尽早调查,总能查出蛛丝马迹的。”莱斯利争辩道。
迪亚叹了口气道:“如果你们坚持要从这点突破,我也不好劝阻你们,只是你们要记住,无论主教还是教皇,都不会对公众公开他们进行过什么怪物改造的,因为这会和他们敬畏自然的教义自相矛盾。你们向一个本就不可能公正的人强求公正,最后难免是徒劳啊。”
德里克默然不语,他也并不是没想到这点,但仍想取得一场光明正大的胜利。
“要我说,你们应该观察一下四周,布里亚和玛加拉已经势成水火,一场内乱应该是免不了了。到时候宫殿必然陷入混乱,你们趁机逃出,我再帮你们回到提洛斯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迪亚的表情十分诚挚,“你们现在不能幻想赢回一切了,安全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莱斯利望向沉默不语的沃克利。他的弟弟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却满是掩盖不住的愤怒与屈辱。
转过头去,她看向德里克,后者的眼神却平和而坚定,向她点了点头。
莱斯利心意已决,她面向迪亚,用平静却有力的语调说道:“谢谢您的提醒。我们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自证清白,但也绝不会只抱着这一个希望,坐以待毙,葬送在这禁宫中。”
迪亚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留了,你们如果能出来,到距离教廷总部最近的粮店去,问店主要五粒稻米,到时就有人保护你们。保重。拉金,我们走。”
他起身径直离开,一直乖乖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拉金,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木盒,扔给德里克。
“爸爸不让我带来,但我觉得你们会用得上。”拉金低声道,然后在迪亚察觉之前,一溜小跑跟了上去。
德里克打开那个小木盒,里面是一只全身紫黑色、带有翅膀、肉乎乎“橡胶质的的怪物模型。他试着捏住翅膀,怪物头部放射出耀眼的白光,将本不昏暗的室内照射得异常明亮。
差不多同一时间,一名守卫踏进了禁宫,他带来的消息很简单:指控布里亚改造怪物的诉状,教皇已经留下了。但是否采信,甚至何时处理,一概不知。
“很显然,他打算搁置下来。”德里克平静地说道。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个意料之中的结果。正如迪亚所说,不管是否是真相,教廷都不会让怪物改造这样的议题出现在公共视野中。相比教廷的光辉形象,沃克利的小小冤屈又能算什么呢?
“既然如此,我们就只有一条路了。”莱斯利道。
“越狱吗?可是,这不就和刚才迪亚国王的提议没有区别了吗?”沃克利问道。
“有区别。”德里克望着不远处正在巡逻的守卫,“我们不是要逃离,而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揭露布里亚,或者说,揭露玛加拉极力想掩盖的东西。”
说着,他将挂在门口附近的,迪亚“忘记”拿走的风衣取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肯定是个有用的东西。”
他将风衣平摊在远离守卫视线的床铺上,仔细查看起来。
莱斯利和沃克利也凑近观看。眼尖的莱斯利很快发现,风衣的一侧,有很多并不规整的线头,似乎是匆忙缝起来的。
她伸出手去,试着揪了一下,虽然没有用力,但轻而易举地就将一根线扯了下来,风衣出现了一条缝,内衬中露出淡黄色的一角。
那是一张纸。
德里克将它小心翼翼地拉出来,一张泛黄的,泰奥王国王宫,当然,也就是教廷总部地图,就这样展现在三人面前。
“从地图上看,禁宫的主卧室里有逃生用的密道,就在床下!并且一直通向城外。”端详着地图,沃克利有了惊喜的发现。
但德里克却对秘道并不抱以期望:“这么多年了,他们既然把这里当作监牢,想必早就封上了,你倒是可以去试试看。”
不甘心的沃克利小跑着进入主卧室,没多久就带着沮丧的神情回来了,“他们用铁汁把入口封死了。”
莱斯利也对着地图发呆,“他们用国王的寝宫当作软禁别人的监狱,还真是很有创意。”
“对于教廷来说,这倒是个了不起的创举了。寝宫身居宫殿内部,就算距离最近的北部边界都有相当的距离,本身四周又和其他建筑之间都有很大的空地。也就是说,无论我们从哪边逃出,总要有段时间突破这片空地,非常容易被守卫发现。”德里克在地图上圈点着,“而且因为深处宫内去,也不用调遣太多的守卫,平时常备的力量就足以包围这里了。”
“那要怎么办呢?”莱斯利一筹莫展地问道。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思路。”德里克指向地图上靠近边缘的一点,“还记得吗,我们并不是要逃出去,而是要证明布里亚改造了怪物。”
莱斯利看向地图,德里克手指的地方,正是教皇宫苑。
“你是说……我们要去那里?”
“对,如果要去宫苑这个角度,而不是从逃出禁宫来思考,或许我们可以有一些有效的手段。”
沃克利奇道:“这有什么区别吗?我们不离开这里,又怎么可能到宫苑去?”
“这就要看我们教皇大人的宫苑,是不是如同传说般富有了。‘只要大陆上能够捕获的怪物,就饲养了一对’这句话,我们要验证一下它的真实性。”
说着,德里克卷起地图,呼喊门外的守卫。
“午餐时间快到了吧,我们想自己做些食草龙蛋吃。”
守卫点了点头,虽然有些犹疑,但还是答应了,转身吩咐手下去按要求取来食材。
“食草龙蛋?”虽然由于教廷的管制,城市居民不太能吃得到,但在提洛斯村,食草龙蛋还是一味广受欢迎的美食。莱斯利忽然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瞪着德里克:“你这个想法是不是太大胆了?”
这个时候,沃克利也想到了那句村里老人常说的告诫:烹饪食草龙蛋时,一定要小心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可以说是这个人类和怪物共存世界的最好例证之一,虽然平时也猎食小型动物,但却尤为喜爱人类煮熟的食草龙蛋,经常有它飞到人类家中盗抢龙蛋的报告。好在这家伙视力虽好,却没有夜视能力,嗅觉也并不敏锐,因此有经验的主厨往往选在夜间奉上这道美食。
“你想用蛋把盗翼龙引来?”沃克利问道。
“正是如此。”德里克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这个家伙非常好动,宫苑如果饲养了它,不每天拉出来放风,一定是养不活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间放它出来,但我们一定能等到机会。引来之后,我们再抓在它的脚上逃走……”
“停一下!”莱斯利喝道,“你确定它会乖乖带我们走?它难道不会攻击我们,或者在空中把我们甩下来?”
“呃……”德里克一时语塞,“就算是那样,也可以利用它制造混乱然后趁机逃走……当然我还是觉得从空中飞走比较帅……”他越说声音越小,到后面几不可闻。
莱斯利白了他一眼:“停在制造混乱那里就可以了!”
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就这样定了下来。
食草龙蛋足有一般人头颅的三倍大,禁宫内虽有设施齐全的厨房,但却没有足够大的锅。莱斯利灵机一动,将巨大的浴缸卸了下来,在下面添了一把柴,才把那个蛋煮熟。
原本青黑色,毫不起眼的食草龙蛋,彻底煮熟后却呈现出耀眼的红色。
沃克利扶着梯子,莱斯利和德里克接力,才将那个硕大无朋的蛋从阁楼搬运到了房顶上。禁宫的房顶视野开阔,另一方面,地面上的守卫并不容易看到这里的情况。三人静静等在一旁,守候着他们奇异的目标出现。
然而从上午等到中午,又等到下午,目标仍然没有出现,为了不使守卫生疑,德里克提出独自留下来看守,其他人回到屋中走动。眼下,莱斯利和沃克利正在观望守卫的动向。
而德里克,在悄悄地把屋顶改造了一番后,正仰望着天空发呆。
天色渐渐转暗,天空中仍然没有任何活物出现的痕迹。如果黑夜降临,就算盗翼龙出来放风,也很难发现龙蛋了,德里克心中万分焦急,祈祷着他们的目标早些出现。
也不知是常年饲养得来的经验,还是纯粹的不凑巧,当太阳的光线完全掩没在西山下,世界万物归于黑暗的那一刻,一声飞龙的啼叫也出现在空中,就在宫苑的方向。德里克甚至能够隐约看到它翅膀的轮廓,但无奈天色已暗,它对屋顶的龙蛋毫无反应。
正在德里克打算冒着被守卫发现的风险点燃火把时,拉金留下的那个小模型从口袋里落在了地上,一道强光直射天际,空中的盗翼龙迅速转变了方向,向突然出现的光柱飞来。
狂喜之下,德里克勉强安定心神,一边抓起模型,一边将作为暗号的小铃铛扔到屋中,提醒莱斯利和沃克利注意。
他操控着光柱缓缓向下,直到屋顶放着食草龙蛋的托盘上,盗翼龙显然意识到了那里是什么,发出一声尖叫,一个俯冲飞了过来。在那一瞬间,德里克清楚地看到,这只飞龙的双脚被铁链拴住,活动范围显然是有极限的。
然而,注意到盗翼龙的动向,以及奇怪光柱的显然不只德里克:守卫们大声呼喊着,有些正爬上屋顶,有些正聚集向禁宫的出口。
说时迟,那时快。盗翼龙已经闪电般地扑到德里克面前,用一对大爪攫住了那颗食草龙蛋,看也不看德里克一眼,迅速振翅起飞。
然后,它的爪子迎面撞上了一根拉直的、粗壮的绳索,绳索迅速缠绕起来,而早已将绳索另一端系在自己腰上的德里克,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带起,随着盗翼龙一起飞到了空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