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4 牢狱

失败。
这是德里克未曾经历过的,惨重的失败。
有那么一段感觉不出长短的时间,他的大脑整个是木然的,空空的,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恍惚中,他看向莱斯利。她比他想象得更冷静,表情中能看得出难以置信和愤怒,但却没有做出冲动的行动。她甚至还有心思握住德里克颤抖的手。
手非常温暖,这一握也让德里克回到了现实中。
“陛下,我想该证明的已经都证明了。”当他回过神来,蓝速龙王已经被拖走,布里亚脱下盔甲回到了席位上。他面向教皇说话的语气,颇有些得意。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从一片死寂,变成了窃窃私语,也有好事者反过来替布里亚喝彩起来。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教皇似乎斟酌了一会辞令,才开口发言,“卫士,把德里克、莱斯利和沃克利带回禁宫,严加看守,待确定罪名后发落。”
“是!”卫队得令,正要行动,却被布里亚喝止了。
“陛下!罪名难道还不明确吗?他们诬告教廷要员,还在教皇审判中使用伪证。若不是我敢于亲自下场与怪物搏斗,揭穿他们的谎言,恐怕现在已经身陷牢狱。”布里亚说得慷慨激昂,就仿佛真的遭遇了莫大的委屈,“请陛下明正典刑,立刻将他们关入黑牢!”
黑牢。
这是个常常出现在狱炎厅居民教训调皮小孩子话中的地名。它教廷关押重犯的专用监狱,就设在教廷总部地下,最大的特点就是漆黑一片。犯人每天能获得光源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剩下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黑暗中度过。
德里克攥紧了拳头,如果被关进那种地方,恐怕是很难活着出来了。
但教皇对布里亚的反应明显并不满意,他甚至没有理会布里亚的一番话。
“卫士!我的命令你们没有听到吗?”
这可能是审判开始以来,教皇音量最大的一句话,通过大殿特殊的声音传播系统扩散出来,清晰明确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刚才犹豫不前的卫队迅速行动起来,将德里克三人捆上双手。
在被带走时,德里克回头看向大获全胜的布里亚,却发现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悦,却双目圆睁、眉头紧锁、紧闭双唇,满是极力压抑的愤怒。
禁宫本是泰奥王国国王的居所。在教廷掌握权力之后,变成了一处软禁重要人物的囚牢,虽不比当年的富丽堂皇,但经过改造,各项陈设倒也齐备,比之德里克脏乱差的基地,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卫队将三人押解到禁宫后,随即解开了手上的绳子,让他们在监控范围内自由活动。
沃克利伤势未愈,经历了昨晚的生死一线,以及审判中的精神冲击,此刻困倦已极,在莱斯利的搀扶下到内室休息,迅速陷入了沉睡。
于是,偌大的禁宫外殿就只剩下德里克和莱斯利两个人。
“抱歉,我……”虽然仍有限度内的自由,但德里克仍没有恢复精神,他甚至不敢看莱斯利,就连这句对不起,也嗫嚅了好久才说出口。
“现在是抱歉的时候吗?”莱斯利一掌拍在德里克的背上,还记得刚见面时你说过什么吗?”
“我……”
“你说,你敢担保写在报纸上的,都是真的,还说你的目的是找的真相。那么,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在距离这件事的真相最近的地方吗?有什么可沮丧的呢?”莱斯利模仿着德里克当时那有些自得的语气说道。
德里克转过头,发现莱斯利竟然在笑,再看看沃克利,他的表情也并不灰暗。
“德里克,你为我已经做了很多了,我其实很感激。提洛斯村里的老猎人经常教导我说,除非你在内心放弃,不然你迟早能够抓到你的猎物。我的过去一帆风顺,从没有用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右臂,“我想现在可以用上了。”
“我……”德里克并未想到自己会被沃克利鼓励,颇有些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回应。
“你做了这么多事,可能是累了。不妨放空大脑,用最简单的排除法想想,为什么布里亚可以反败为胜。”莱斯利提醒道。
是啊,为什么?
一开始思考实际的问题,德里克的大脑便迅速运转起来。
盔甲有没有问题?有,而且布里亚当着自己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穿上了自己带来的盔甲。
盔甲有没有被蓝速龙王刺穿?没有,布里亚毫发无伤,还在民众面前游刃有余地展现了自己的技艺。
“那只能是那条蓝速龙王有问题了!”他脱口而出,喊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一瞬间,很多之前看似互不相干的事情被串联在一起。
布里亚的人体改造计划、从盔甲制造中节省下来的怪物素材、素材证据被毁灭而盔甲却被留下、与教皇显露在民众面前的不和……
“难道……”
“你想到了?”莱斯利期待地问道。
“嗯,布里亚难道……改造了怪物?”
“很有可能!他既然可以进行人体改造,完全也可以改造怪物为他所用。”莱斯利道。
“这么说来,他袭击黑市仓库,烧毁了怪物素材,却留下了盔甲。当初我们以为是隐藏住了,其实刚好踩中他的圈套。”德里克皱眉道,“这个对手远比想象的更厉害。”
“怎么说呢?”莱斯利不解地问。
“怪物素材是人体改造或怪物改造的证据,也是布里亚直接违反教廷教义的罪证,他必须在教皇面前隐藏,但盔甲就不一样了,他完全可以利用我们,开展一次引人注目的教皇审判,利用改造过的蓝速龙王反过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德里克一旦想通,便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不过这次我们可能还有机会,教皇应该多少察觉到了异常,不然他不会公然不顾布里亚的意见,坚持延迟宣判,把我们带到禁宫来。我们也许可以利用大人物之间的矛盾脱身……”
看着皱眉思考的德里克,莱斯利想的却不是如何脱身。她敏锐地注意到德里克那句不经意的发言,“你说,布里亚利用你,进行一场教皇审判?”
“啊……”正在沉思如何离开这座华丽牢狱的德里克,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惊醒。
“他……应该是知道的。这个故事有点长,我慢慢跟你讲。”
正如德里克所想,他在大殿上看出的布里亚与教皇不和的端倪,在他被带走不久后,在民众面前,已经迅速发展为实际的裂痕。
布里亚在随后举办的狱炎厅教区会议中,公然指责教皇不够公正,对于如此明显的诬告行为视而不见,不当庭宣判而是延后处理,严重影响了教皇审判的权威性。
据说,布里亚在做出这样的宣言后,仔细观察了部下的反应,凡是为教皇说话的,都迅速遭到了贬谪或明升暗降的处理,失去了实权。
这样的指责也迅速在民众之间掀起波澜,有些本对布里亚不满的人,在旁观过那场他大显神威的审判后转而支持主教,但那些身受其害的人,比如黑市的大部分商人,自然不在此列。
一向深居简出的教皇虽然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这一切,但似乎对外界的风雨并不在乎,相反,他在深宫拒不见人的时间反而更多了。当迪亚前去谒见教皇时,卫士私下对他说,你是这几天教皇唯一同意接见的人。
以上这一切,都是几天后迪亚去探望德里克时告诉他的。而现在,在幽深的禁宫中,他对外界的疾风骤雨尚且一无所知,正专心对莱斯利叙述那他自己也并不清晰的回忆。
这个故事要从教皇的裁决令讲起。
他手中这面裁决令,来自上一任教皇,也就是现任教皇戈雅•玛加拉的兄长,夏加•玛加拉。这是一位锐意改革的教皇,在墨守陈规的教廷中少有地提倡进步与变革,在他只有数年的执政生涯中,通过开放商贸、放宽民间狩猎限制等举措,马格达劳斯大陆的居民迎来了短暂的繁荣。
但这种改革触碰了许多旧势力的利益,为了保护帮助自己改革的功臣。他打破成例为他们颁发了教皇裁决令,以免这些人被保守派的报复打倒。而德里克的父亲,也正是在这时候获取到令牌。
但裁决令还没有发挥作用,教皇自己却先倒下了。在20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中,他和他忠心的支持者一起死在保守派的袭击中,死难者中,也包括了德里克的父亲。
当时,德里克刚刚五岁,在母亲的怀抱中逃出了事发现场教廷总部。他记不清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清楚地记得,母亲同样死于追兵之手,在弥留之际还不停地对自己重复的那一句话:“你的仇人是教廷,整个教廷。”
他不知道自己那一夜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也许是被母亲的尸体掩盖,也许是混在血海中难以分辨。总之,有人在第二天拾荒时将他捡走,并卖到了黑市。就此,他活了下来,只记住了那句话。
黑市的人贩子在他华丽的衣料内侧找到了“哈提”二字,并把这作为他的代号。但由于性格恶劣,攻击性又强,他始终没被卖出去,就这样渐渐在黑市长大。至于他如何从人贩子的掌握中逃脱,又是如何在黑市取得自己的地位,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总之,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后,他不但成功从人贩子的组织中逃脱,还取回了唯一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那件衣服。而教皇的裁决令,就是他在衣服内侧一个被缝死的隐藏口袋中找到的。德里克这个名字,则是在他长大成人后,意识到需要一个全名而不只是一个代号后,才为自己起的。
获得自由以后,德里克便开始了他向教廷复仇的“大业”。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何在,只是本能地把教廷作为敌人,收集整理一切关于教廷的资料、找到自己父亲身份的蛛丝马迹、创办讽刺教廷的媒体,几年下来,他也成为了一个小小的反教廷专家。
前一天夜里,黑衣人多斯叙述的20年前那场混战,正是这场政变的一部分。他那详尽的描述,让德里克对那个夜晚模糊的回忆渐渐清晰起来。他并不能确定,多斯所说的大人物,是否就是自己的父亲,因为在那个血色的夜晚,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太多、太多。但那血腥搏命的场景,却始终铭刻在他的脑海中,只等待着被某种特定的刺激复活。
“这就是我的故事,也许让你失望了?因为就连我自己,也还没看清它的全貌。”德里克说完,望向天空,长抒了一口气。
多少年来,他将这个秘密独自埋藏在心中,从未对人提起,如今倾诉而出,心中竟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突然间,他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热流,那是莱斯利把自己温热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背上,从那里似乎传来了一种力量,让德里克的精神不由自主地振奋起来。
“德里克啊……”莱斯利挪动着手掌,在他背后轻轻摩挲,“以前接受猎人培训的时候,老猎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安全第一,无论做什么,都要在保证了退路的前提下。”
“嗯,我虽然不是猎人,也经常听到他们提到这个说法。”
“但我的爸爸,却一直对这个嗤之以鼻。他常常说,猎人这种职业,就是在和大自然搏斗,在这么多怪物之中为人们开辟一条生路,本就是与危险相伴。如果满脑子只想着退路,一辈子就只能在村边打打小野猪和食草龙。他说,只有勇于追逐自己的目标,一经确定永不放弃,才能称得上真正的猎人。”莱斯利复述着父亲的话,眼中绽放出敬仰的光芒。
“你是说……”
“你不想查明父亲的身世,找到害死你父母的人吗?你不是要追逐教廷这个猎物吗?如果你还想,那就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莱斯利一边说,一边握紧了德里克的手,“我也会一直支持你的。”
莱斯利手中传来的,那种带有生命力的热量,让德里克重新找回了自信的微笑。
“我当然不会放弃了,不仅不会放弃,我还要把恢复沃克利的名誉和找到我的仇人这两件事一起解决!”他尽量压低声音,不让守卫听见,但却仍然充满斗志。
“接下来……”德里克摩挲着因为数日未刮变得又粗又硬的胡须,环视着这个宽大却缺乏自由的空间,“让我们先逃出这个牢笼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