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3 审判

还好,沃克利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似乎受到刚才惨烈的战斗场面震慑,有些呆呆傻傻,但好歹没有再阻止大家带走他。莱斯利将他背在背上,转身离开这片燃烧的土地。
德里克和迪亚翻看着地上的尸体,那些袭击者都穿着没有标记的轻型皮甲,但分明有几张面孔自己曾经在教廷守卫或教廷列团中见过。
多斯前脚刚走,教廷的守卫就来袭击凶星营地,显然,布里亚已经得到了消息,要赶在事情扩散之前毁灭绝大多数的证据。
不管布里亚的消息到底从哪来,他既然能知道这里的动向,那么知道藏在黑市里的证据也只是时间问题。想到这里,德里克皱起了眉头。
德里克站起身,看看身边同样一脸严肃的迪亚,可能,他们已经想到了一起。
“我们必须马上赶回黑市。”异口同声,两人开口说道,随后都是一楞,然后相视一笑,坚定地迈开了步伐。
只是,这一来一去之间,似乎正好踩中了布里亚调虎离山的圈套。德里克想,这个成语也许并不准确,因为对手势力太过庞大,犹如狼群,只是在四面出击而已,而己方更说不上是虎,不过是一只跑得略快的羊,能踢上狼一脚,已经算是胜利。
已是凌晨时分,本该是黑市相对安静的时段,此刻却异常嘈杂。不久之前,德里克和莱斯利刚刚造访过的秘密仓库闪动着火光,周围有一群人正在救火。
虽然火势并不猛烈,但德里克和莱斯利的心还是悬到了嗓子眼。以可靠著称的秘密仓库此刻失火,他们很难不把这件事和布里亚的行动联系在一起。
把沃克利托付给迪亚,两人向着仓库飞奔而去。
果不其然,那个他们刚刚留下过足迹的仓库,大门早已洞开,陷入火海,虽然火势渐弱,但其中储藏的东西,早已焚烧一空。整个仓库只剩下光秃秃的四面墙。
火光照在德里克面无表情的脸上,他的目光却不在火中,而是仔细观察着似乎空无一物的墙壁。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兴奋地跳了出去。
“盔甲可能还在。”德里克跳到一面墙的正中,将仓库那枚钥匙从中用力掰开,露出小一号的金色钥匙,然后对准被烧得黑乎乎的墙壁上一处不起眼的小孔插了进去,轻轻一转,一扇小门突然从墙壁上弹出,在门后狭窄的空间内,那些盔甲在火光照耀下,仍旧熠熠生辉。
“等到天亮之后,我们立刻状告布里亚。”众人在迪亚的居所集合后,德里克下了这样的断言。
“可是,状告布里亚,如果走法院程序,光立案就起码要一周以上,有这时间,布里亚能把我们全都杀了。而且更可能的情况是法院根本不会理睬我们。”迪亚道。
“不必担心,我有这个。”德里克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拿出一面小小的令牌,放在桌上。
那面令牌显然有些年头了,原本金色的光辉几乎消磨殆尽,但由于长年贴身存放,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油光。令牌虽小,但其上绘制的长有王冠般巨角的巨龙形象仍然清晰可见、栩栩如生。而令牌顶部,也特别雕成了王冠的造型。
莱斯利、沃克利、多斯和拉金都不认识这是什么,只有迪亚惊呼道:“这难道是…..教皇的……”
“没错,这就是教皇特许的裁决令。”德里克仰头看着黑漆漆的屋顶说道。
“拥有这面令牌的人,无论犯下何种罪孽,就算已经被判刑,也可以立即得到仅限一次的,教皇本人再次审判的机会。教皇会进行公开审理,在民众的见证下进行最终宣判。而在最终判决结果出来前,所有相关的人与物必须得到妥善的保护。”迪亚对这面令牌并不陌生,因为在教廷取代泰奥王国统治之初,教皇不知是出于怜悯,还是想炫耀权威,曾赐予泰奥王室一面令牌。起初对令牌不屑一顾的王室,几代之后,随着自己境况江河日下,越来越常受到他人的迫害。于是,某代国王使用了令牌赋予的特权,并得到了公正的裁决。
数百年来,教皇审判都不多见,因为教皇极少发放这种“自找麻烦”的信物。但这面极其稀少的令牌,为什么会出现在德里克手中呢?
“莫非你是……”
“就算你想到了什么,也不要说,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大家的。”德里克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在最后的证据被销毁之前,启动教皇审判,扳倒布里亚!”
再无异议,就连此前醉心于治好手臂的愿望,而被布里亚迷惑的沃克利,在目睹一场血腥的屠杀后都表示了支持。迪亚命人准备好了卧室,众人疲惫的身躯,终于能在决战之前得到短暂的休息。
天刚蒙蒙亮。
莱斯利醒得比平时更早,但她却听到门外已有零零碎碎的响动。
推开门,她看到德里克正拿着一支红色钩爪,反复举起、落下,刺向桌上一件崭新的盔甲,但他的力气可能就稍微差了那么一点,总也不成功。
看到这一幕,莱斯利不禁莞尔。她使出猎人潜行接近猎物的技巧,蹑手蹑脚地靠近德里克的背后,然后,在他举到最高时猛然握住他的手,钩爪刺下,没入盔甲,如破败革。
德里克转过身来,他浑身是汗,眼中还有尚未散去的不安。
“我,我就是不放心,想试试看证据有没有效力。”德里克颤声道。
“别担心,没问题的,我们能赢。一定能在教皇和民众面前,让布里亚身败名裂。”莱斯利一边轻声安慰他,一边感受着从手中传过来的他的颤抖,在逐渐减轻。
在几名黑卫士的保护下,德里克、莱斯利和沃克利来到了教廷总部的正门前。路上并不是没有遇到任何阻挡,但当德里克出示了裁决令后,都默默退开了。
在富丽堂皇的宫殿前,有一座巨龙雕像,那只标志性的巨龙耀武扬威,昭示着教廷的强权。在巨龙的胸口处有个小小的凹槽,德里克拂去尘土,将裁决令置入凹槽中,严丝合缝。雕像的双眼突然亮起,可以听到地下传来一阵隆隆闷响
狱炎厅的居民传说,只有遇到教皇审判,教廷才会采取有效率的行动。领教过布里亚手段的德里克对此并不确信,但当裁决令放下后,教廷的反应的确很快,大概过了不到5分钟,教廷大门中就涌出了一队守卫。与平时教廷守卫的白色制服不同的是,他们的制服边缘,还有一道金边,德里克知道,那是难得一见的教皇直属卫队。
这一代的教皇深居简出,狱炎厅的绝大部分事宜,都交给布里亚统筹管理。因此20多年来,大部分狱炎厅居民竟然没有见过此前充当仪仗作用的教皇直属卫队。甚至有人提出阴谋论:教皇实际上已经死去,布里亚现在独掌大权。
显然,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如今,活生生,而且显然精神饱满、训练有素的直属卫队就将德里克三人带入了教廷总部,并询问了他们的诉求,安排三人在教皇大殿边的配殿稍作等候。
大部分人都不会拿教廷的“稍作等候”当真,但这里似乎是个例外,仅仅过了5分钟不到,一名教皇直属卫士就回到了配殿中,告知教皇已经知情,考虑到要召集各方相关人员,并要整理公开审判的场地,需要大约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等等。当然,在这期间,他们将受到直属卫队的严密保护。
对于连日来奔波劳碌,休息完全得不到保障的德里克和莱斯利来说,这段时间倒是非常难得的安静时光。德里克斜倚在沙发上,想要梳理一下案情,却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而一旁的莱斯利想要查看一下弟弟的伤情,却没等到他脱下外衣便陷入了沉睡。
这一觉睡得安稳又甜蜜,当教皇直属卫队再次到访,通知他们审判即将开始时,两人都觉得,仿佛才经过了一分钟。
但审判庭的钟声已经响起,一瞬间扫清了两人的睡意,那钟声就像是决战的号角,将他们送上最后的战场。
教皇大殿异常明亮,和普通意义上的灯火通明不一样,虽然可以看清每一个人,却丝毫不觉得刺眼,而且光线自然地将人的视线导向大殿的核心位置,教皇的御座。
大殿最外侧,挤满了前来观看的民众,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的正前方,那高耸的御座。
御座上端坐的那个人,正是完美的教皇形象。他头戴以白色为基调的高冠,边缘以金边修饰,正前方三个如教廷高塔一般,左右低中间高的尖角上,还装饰着不同颜色的宝玉,据说每一颗都是取自最强大的怪物体内自然生成的玉石;身上则穿着同样以白色为主的教袍,其上用金线绘制着复杂的符号,传说中,那是教廷最古老训诫的原文,内容无外是敬畏自然那一套。不用介绍,这自然就是盛夏教廷现任教皇戈雅•玛加拉了。绝大部份狱炎厅居民从未见过这位低调教皇的真容,今天可能是他们此生唯一的机会,因此,当教皇审判的消息传出时,民众迅速涌来,很快占满、甚至挤爆了观众席。但事实上,以大殿的规模,就连德里克所在的位置也看不清教皇的脸,遑论更远处的观众。
德里克等人被安排在大殿的左侧,当他们入场时,布里亚已经站到了右侧对称位置的席位。相比教皇,绝大多数狱炎厅居民更熟悉这个瘦而高,总是在微笑,一发话却比谁都严厉的主教。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德里克曾经假扮过的那个一脸凶相、佝偻着腰的菲尔茨•拉斯,面相凶恶却擅长说好话的他,正是帮布里亚打圆场的最佳拍档。
大殿里人头攒动,喧闹声不绝于耳。但端坐在御座上的教皇只轻轻拍了一下御座的把手,一种奇异的蜂鸣声就立刻传遍了整个大殿,所有喋喋不休的人都不自觉地闭上了嘴,全场立刻变得静谧无声。
“德里克。”教皇开口道,声音清晰地传遍了大殿,显然,整座大殿的声音系统都是经过特别设计的,而御座正是建筑的核心,“你的诉状,我收到了,现在,请在民众面前,将它说出来吧,愿上天为你鉴证。”
“遵命,教皇陛下。”德里克打起精神,直视着正对面的布里亚,用可能是有生以来最清楚的咬字说道:“夏历520年6月15日:教廷猎团新晋猎人沃克利•戈德温在狩猎中受伤,原因是因为教廷猎团配发了劣质盔甲,它包含一套全身甲和一面盾牌。这套劣质盔甲,导致在蓝速龙王一次本无威胁的爪击洞穿盾牌和肩部,致使沃克利受伤。而这批劣质盔甲,是狱炎厅主教布里亚私自修改盔甲设计的产物。”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观察对面布里亚的反应,但对面似乎毫无波动,甚至有些趾高气扬。
“事件发生后,在布里亚的授意下,教廷猎团不但没有给沃克利应有的治疗,还发布公告声称是由于沃克利技艺不精所致,在身体和精神两方面都对沃克利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故此,我们要求布里亚立刻承认错误,向沃克利道歉,并以教廷猎团公告的方式恢复他的名誉。”德里克再次确认布里亚的反应,这时,虽然民众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但他却仍旧泰然自若,枯瘦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布里亚,这些指控,你是否承认?”教皇询问道。
“不承认,我的盔甲没有任何问题,沃克利受伤的原因,公告早已说得明明白白,不需要任何解释。我对此无需负责。”布里亚的语气斩钉截铁。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反应,不过德里克并没想到,这个人能如此坦然。
“德里克,你如何证明你的控诉是真实的?”
“陛下,我有从铁匠公会处获取的资料,证明了布里亚在制造过程中存在修改设计,偷工减料的行为。”他拿出那份材料,递交给身边的直属卫队。
“这份材料中提及,此次生产的盔甲,基于布里亚提供的新设计,‘在保证强度符合标准的前提下,节约至少30%的铸铁、20%的皮革、17%的怪物油以及其他的
各类素材。’显然,材料节省下来了,而强度并没有达到要求,因此才发生了这次的事件。”布里亚择要读出了材料的内容,而教皇则点头认可了他提交的证据,人群中一阵骚动,目光再次刺向了布里亚。
“我承认这份材料的真实性。”布里亚面无表情地说道,“但否认盔甲强度存在问题,它没有任何问题。”
“德里克,你需要证明盔甲存在问题。”教皇道。
“遵命,教皇陛下。布里亚在事发后,迅速回收了所有盔甲,这足以证明他的心虚……”
他还未说完,便被布里亚粗暴地打断:“盔甲回收,是因为上面的绘饰需要调整,与强度并无关系。”
“布里亚,注意发言顺序。”教皇喝止了无礼的主教,“德里克,请继续。”
是时候拿出最有力的证据了。
德里克攥紧双拳,坚定地说道:“很可惜,你的话并不成立,在我们手里,还有七八件你没能销毁的盔甲。”
一旁的莱斯利迅速解开桌上放置的包裹,那些崭新的盔甲闪着光芒,展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将用它来证明,这些盔甲的强度存在问题!”
人群中爆发了更大的骚动,大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在喧闹声中,卫队将盔甲呈给教皇观看。
“这确实是新制造的盔甲。”教皇仔细查看后道,“布里亚?”
“陛下,这确是我订做的盔甲。”布里亚躬身回复教皇的问话,似乎并不惊慌。
“德里克,你要如何证明它有问题?”教皇问道。
“这样证明。”德里克微微一笑,将一面制式盾牌放在盔甲的肩部上方,然后从怀中拿出那根红色钩爪,猛然刺下。
一次成功,如破败革,钩爪穿透盾牌,然后完全没入了盔甲之中。此刻,全场陷入了彻底的寂静。
德里克拔出钩爪,举起那面盾牌,又举起那件盔甲,清晰可见的被刺穿的孔洞,宣告着不容置疑的真相。
全场喧哗,人群中不知是谁,喊出了“ 布里亚辞职”的口号,很快又变成了人们的齐声高呼。但德里克并未因为这样的高呼而兴奋起来,因为与他预料的不同,对面的布里亚仍然面色平静。
“肃静!”教皇的喊声与蜂鸣声一同想起,大殿里逐渐安静下来,“布里亚,你作何回应?”
布里亚竟然笑了一下,随后整整身前法袍的衣襟,从容不迫地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我的盔甲没有任何问题,这是事实,另一方面,这位……德里克先生手中的钩爪刺破了盔甲,这也是事实。两个事实结合在一起,很明显,是他手里的钩爪有问题。”他抬起手,指向德里克,眼中是再明白不过的,挑衅的意味。
德里克并不是没想过他会这么说,因此应答道:“钩爪有问题?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问心无愧,钩爪如果交给教皇鉴定,虽然需要一些时间,但只要教皇保持公正,事实将是确凿无疑的。
只不过布里亚的应对,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我当然不能证明,但我却可以证明,我的盔甲没有问题。”布里亚朗声道,接着,他转向教皇,“陛下,请容许我亲身穿上我的盔甲,拿起盾牌,承受蓝速龙王的袭击。”
此言一出,迅速引起轩然大波。
布里亚的建议并不难实行。教皇本人就可以提供种类众多的怪物,它们作为供奉的对象,饲养在教皇宫苑中。基本上,只要大陆上能够捕获的怪物,宫苑都饲养了一对,狱炎厅四周最常见的蓝速龙王自然不会缺席。
好事者开始大声喝彩,他们有的想围观主教大人对怪物的新奇场面,有的相信盔甲有问题,想看到布里亚在蓝速龙王的袭击下毙命,有的只是想看搏斗的激烈场景。这些呼声引得观众们一起呼喊起来,没过多久,便成了对这场刺激的试验的一致赞成。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下,教皇向德里克询问是否接受。因为教皇审判事关教皇的权威,一定要对全城居民有一个令人信服的交待,而布里亚提议的方法,无疑正迎合了在场民众的要求。
德里克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妥,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回应道:“教皇陛下,我认为我已经充分地证明了盔甲存在问题,只要您对我的钩爪稍加核验,就能查明它确实取自蓝速龙王。”
但相比沉闷且耗时的廷下核验,民众们无疑更想看热闹的战斗,抗议德里克发言的声浪响起,就算教皇动用了蜂鸣,也很久才平息下去。
“让他上!”就在德里克还在思考如何回应时,身边的沃克利却突然吼了出来,“让他上,让他也尝尝我的痛苦。”
“让他上!让他上!让他上!”一个人的嘶吼瞬间变成了民众的齐呼,全场的目光注视在德里克一个人身上,逼迫他做出决定。
“好吧。”德里克终于放弃了辩驳,“只不过,他不能自备盔甲,要穿这件才行。”他指向自己桌上的一件盔甲。
“这是个合理的要求,布里亚,你穿上那件盔甲,准备承受蓝速龙王的攻击。”教皇下令道。
“如您所愿,陛下。”布里亚躬身道,接着慢悠悠地走到德里克身前,几位侍从在他身后跟来,将那件被指定的盔甲替他穿上身,并将盾牌交到他手中。
这时,教皇卫队也牵来了一只蓝速龙王,它看上去十分高大,且精神饱满,教皇宫苑的饲养条件,想必十分不错。另一队卫士迅速在大殿正中围起了一个小小的圆形场地,就像民间格斗中所用的,圆圈一样的擂台。
在民众的欢呼声中,布里亚走入圈中,紧接着,蓝速龙王被解开了束缚,放入圈中。
眼前突然出现猎物,蓝速龙王异常兴奋,它呼啸着扑向了布里亚,红色的钩爪直刺过去。布里亚则不慌不忙地举起盾牌抵挡,钩爪狠狠撞在盾牌上。
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火花四溅,盾牌却毫发无伤。
枯瘦的布里亚,有着与身材不符的力量和敏捷,他将盾牌一挺,撞开了蓝速龙王。那只被激怒的怪物再次呼啸着扑来,而布里亚竟然一动不动,就连盾牌也没有举起,钩爪正面击中了他的盔甲。
虽然布里亚被那股力量推得连连后退,但再次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盔甲也毫发无伤。
并不需要证明什么了。布里亚冷笑一声,挥起盾牌,带着巨大的力道击中了蓝速龙王的头部,怪物被击倒在地,一时无法爬起。民众的山呼海啸瞬间停止了,场中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而从德里克这里望去,布里亚正看着他冷笑。那笑容是如此寒冷,使他恍惚回忆起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最幽深的绝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