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2 罪孽

黑衣人的右臂被齐根截去,坠落在地,发出金石相击的脆响。但伤口处却不见一滴血留出。自然,他也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20年前的那个雨夜,这一幕也曾经上演,也许在那时,他的鲜血就已经流干,随着雨水混入了泥土,再也寻觅不到。
迪亚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吩咐黑卫士拿来一张椅子,让刚断了一臂,有些站不稳的黑衣人坐下。
“我想听听,多斯,这些年来你都经历了些什么。”迪亚平静地说到。
“遵命。”被称作多斯的黑衣人想要站起行礼,却只是晃动了一下没能起来,斜靠在椅背上。他就维持着那样奇怪的姿势,讲述了一个长长的故事。
20年前,王室卫队在他们刚刚即位的少主,泰奥王国新任国王迪亚的带领下,正走向小小的复兴。自幼混迹在狱炎厅各个集市的少主,把自己多年来结识的弟兄们集合在一起,共同创办了黑市,重建了数百年来名存实亡的王室卫队——在泰奥王国兴盛之时,卫队曾以“黑卫士”的名号,威震天下。而炎王灾变过后,便随着曾经的泰奥王国一起销声匿迹了。如今的黑卫士,只能保护黑市的安全而已。
虽然如此,和弟兄们一起看着黑市的发展蒸蒸日上,多斯的内心也是欢喜的,作为曾经的街头混混,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参与开创这等规模的事业,因此对迪亚除了友情,还有无尽的感激。而他在卫队里的同僚,多半也怀有这样的感情,对迪亚言听计从。
那天,王室卫队接到一个奇特的任务:他作为队长,负责带领近半数的弟兄,在距离教廷总部不远的小路上迎候一位大人物。
出发前,迪亚表情严肃的告诫他,这次任务有和教廷产生正面冲突的可能,要他一定注意安全。
如今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他确实是有些轻敌的。守卫黑市,黑卫士与教廷常有摩擦,有时也发展到械斗的程度,每次无不是教廷的人大败而归。因此,他从未想过教廷能有多高的战斗力,或者有什么作战方面的技巧。
所以那天,当他在路边埋伏下来时,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钻入了教廷布下的更大的口袋——数不清的教廷守卫,早已在四周伏下。
午夜时分,等待的大人物终于来临,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勉强可以辨认出身上是教廷高层才有资格穿戴的华丽法袍,舞动着一把因为过多劈砍已经有些残破的弯刀,与一小队教廷卫队格斗,护着身后抱着孩子的女人且战且退。
他见那男人情况危急,立即下令出击,黑卫士与教廷卫队战在一处,很快取得了上风。他与那男人会和在一起,打算引导他退向黑市。
但突然之间,形势完全逆转。随着不知哪里传出的一声长啸,四周早已埋伏下的大批教廷卫队一齐涌出,将黑卫士和那个男人团团包围。
在人数的绝对差距下,接下来的故事无需赘言。他的弟兄们一个接一个倒下,最后只剩寥寥四五人。而他们要保护的那个男人,被一个身材特别高大、满身遒健肌肉的教廷卫士逼到了绝境——可能是由于体型过于庞大,连护甲都没有穿,凭借蛮力挥舞着一把双手巨剑。
他就在一旁,看得很清楚:男人根本招架不住对方极具威势的剑技,险象环生,慌乱中踩在泥坑里,栽倒在地。巨人举起巨剑,毫无犹疑,直接挥下。
也不知从哪生出来一股劲,本已疲惫至极的他愤然跃起,将手中的双剑刺入巨人的后心,试图以此延缓对方行动,挽救男人的生命。但那巨人的感觉似乎格外迟钝,虽然血流如注,挥下的一剑却威势不改,毫无滞碍地将男人的头颅斩断。随后才察觉到自己的致命伤,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巨剑本能般挥动,将已经脱力的他的右臂斩落,钻心的剧痛让他瞬间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自己正躺在陌生的病房里。而之前几个幸存下来的黑卫士,竟然已经穿上了教廷卫队的制服,来劝说自己归降。
原来,他因为伤势较重,昏迷了足有一周之久才醒来。在这期间,队友已经被教廷劝降。
在拒绝了劝降的提议后,令他吃惊的是,自己并未受到什么酷刑,而是立即被转送到另一个单独的监狱。乍看之下,这个监狱似乎十分高档,空间宽大,甚至有单独的起居室、厨房和厕所,条件非常优越。但他只生活了一天,便发现了教廷的实际目的——室内的各种设施,盆子、饭碗、水杯、水桶、凳子……所有的一切,不是极大就是超重,他用一只手臂,完全无法使用。没有办法的时候,还是只能求助看守,而看守每次都要对他进行一番羞辱。
这样苦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多月,他变得一天比一天沉默。某一天,教廷的守卫换了人,换成一位此前归降教廷的黑卫士。这名前黑卫士在战斗中失去了手掌,但如今,却双手健全地出现在他面前。
看守的冷嘲热讽虽然不再有,但看着神奇恢复健康的前队友,他心中的羡慕却与日俱增。那位队友却对手如何失而复得讳莫如深,从不主动提起,惹得他的好奇心一再膨胀。终于有一天,他主动问起了这个问题。
再往后的情节就没有多少神奇之处,他也接受了教廷的治疗,拥有一条长着红色鳞片的、坚硬如钢铁的神奇右臂,自然,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成为教廷,准确地说,是成为布里亚的爪牙
自此,以他和另外几个接受了布里亚“治疗”的黑卫士为骨干的“凶星”成立了,他们为布里亚做一些不能公之于人的秘密事务,有时也到黑市上承接一些赚钱的活计,营造一种神秘而可靠的名声。当然,那些钱最后都流入了布里亚的口袋。后来,当初斩断他手臂的那个巨人,也在某次身受重伤接受“治疗”后成为了凶星的一员。这个当时几乎全身瘫痪的巨人,不知被布里亚植入了什么东西,变做了今蛮力更胜一分,但神智已经不太像人类的巨猿。
“凶星”每次这样增加队友,都是对他良心的一次拷问,他几乎每天都要质疑布里亚的治疗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手段。他自己的右臂也并不安分,虽然在战斗力方面无可挑剔,但每逢雨夜,总有一种难忍的瘙痒,更为可怕的是,最近几年每次见到正常人类,都能感受到一种从右臂而不是从内心传来的,就像猎食一样的冲动。起初,他不太懂那是什么,但他逐渐察觉到,那就是一种兽性。
他开始思考,为了这样一条右臂,自己所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
“布里亚给我了一条右臂,却拿走了我的人格,甚至还要拿走我的人性。既然如此,我只好选择把这条右臂还给他。”多斯单膝跪地,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奢望陛下能原谅我,但请陛下务必阻止布里亚进一步的行动。”
迪亚表情严肃地扶起了他,正色道:“多斯,如今也不必说什么原谅不原谅,只要你能和我们一起阻止布里亚,我就承认你还是黑卫士的一员。”
被称作多斯的黑衣人猛地扬起头,眼中闪动着泪光,他用剩下的独臂迅速地擦去泪水,一字一顿地说道:“多斯必当竭尽全力,无论是为了泰奥王国,还是为了这两位客人。”
“我弟弟之前所说的治疗,就是你刚才描述的,把怪物肢体移植到人类身上?”终于找到机会插话的莱斯利,迫不及待地提出了自己的最关心的问题。
“没错,就是这样。这么多年的观察,我基本可以确定布里亚的所谓治疗,就是把从怪物身上取下的素材移植到人身上,我的右臂就是这样。”多斯点头道。
“那么到底会有怎样的影响?”莱斯利追问道。
“这样的移植,或早或晚,人的那部分迟早要被怪物的部分吞噬。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越来越难分辨人类究竟是同类,还是猎物。”多斯叹了口气道,“移植影响最深的例子,你们已经见过了,就是那个已经难以分辨是人还是动物的大个子。你们恐怕不知道,他已经在自己并无记忆的情况下杀了三个人。”
迪亚不失时机地站出来做总结:“我们必须阻止布里亚对沃克利进行治疗,因为治疗的结果,他将拥有一条自由活动的手臂,但却会逐渐失去正常人的心。”
其实,他的总结是多余的,对于莱斯利来说,解救弟弟并不需要任何人的鼓励,虽然已是深夜,但如今她并无任何困意,只想马上行动,尽早把沃克利带回自己身边。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想现在就出发。”莱斯利一边说,一边将大剑背好。
“等等,如今最大的问题,可能是你弟弟似乎已经完全被布里亚的医师说服。一心想要再拥有一条不受限制的手臂。”多斯道,“我曾经试探过他,他可能不会同意就这样被带回来。”
“那就打晕他,以后他会明白的。有什么问题,我负责。”莱斯利斩钉截铁地说道。
多斯将目光投向迪亚,后者默默点了点头,就这样,他们决定马上出发。
这时,莱斯利才注意到平时反应神速的德里克,此刻正在呆呆地发愣,双眼似乎没有焦点,望着虚空一动不动。
“喂,德里克?”
毫无反应。
“德里克?!”莱斯利提高了音量。
还是毫无反应。
莱斯利皱皱眉,一掌拍在德里克的背上。这一掌并不轻,德里克瞬间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一脸焦躁的莱斯利,不解地问发生了什么。
“我还想问你发生了什么呢?现在我们要去救回沃克利!”莱斯利的语气近乎咆哮,却也让德里克得以迅速回到了现实中。
“啊啊,好的,我知道了。”德里克十分用力地甩了甩头,似乎要将方才脑中的梦魇清空。
是的,那是不折不扣的梦魇,或者说,是绝对不愿再现的回忆。不久之后,当莱斯利知道德里克回忆起的是什么样的惨状时,她将完全理解为何他的神志会一瞬间陷入虚空。
10分钟后,德里克、莱斯利、迪亚、多斯,以及数名黑卫士,已经走在了一同前往森林的道路上。
虽然此刻已是深夜,但寻找林中小屋的过程却比上次更加简单。这并不是因为多斯给了他们什么指点,而是在浓黑的夜色中,林中那片火焰格外明亮醒目。
林中小屋,起火了。
地上散落着数具尸体,他们身上都有某个部位被人割去,有手掌,有大腿,也有手臂。
多斯在一瞬间就辨认出,那些残缺的肢体,正是这些人接受改造的部位。
还好,沃克利并不在其中。
“这是……布里亚在毁灭证据。”迪亚皱眉道,“手段竟然如此毒辣。”
“他们好像还没走远!”德里克喊道,他看到远处有个巨大的身影,身边围绕着数个黑影,似乎仍在战斗中。
莱斯利自然更早就已经看到,在德里克喊出来时,她早已一步跃出,奔向那个方向。
借着火光,她看清了那个巨大的身影正是那只巨猿,他背靠一堵还没倒下的残墙,与面前的三个袭击者搏斗。显然,巨猿已经身受重伤,弩箭插满了巨大的身躯,鲜血已经无法止住。但他仍凭借怪力,舞动着一块着火的木板,将袭击者逼得无法靠近。
三个袭击者一直试图接近那堵墙,但尝试多次未果。巨猿似乎有意守护那堵墙,就算袭击者采取两人诱敌,一人悄悄靠近的战术,巨猿也会不顾背后受伤,怒吼着优先赶走接近墙的人。
袭击者互相交换了眼色,然后一边射击一边相互走近,似乎要商量什么新战术。莱斯利缓缓靠近,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在他们靠近时,一剑挥出。
剑锋所过,三人被齐齐拦腰斩断。
浴血奋战的巨猿见到敌人突然倒下,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一直挺立的身躯忽然失去了力气,膝盖重重地跪倒,巨大的身躯随之轰然倒地,再也没有动作。
他的身后,方才拼死守护的墙壁之下,露出了沃克利的身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