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1 旧主

当德里克和莱斯利回到高塔中的房间时,眼前的景象险些惊掉他们的下巴。
屋顶的小灯换成了光芒四射的大吊灯,布满灰尘的地面被擦得光亮如新,碎裂在地的碗盘自然也不见了,餐桌上摆着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最重要的,他们本来要仔细查看的浴室,现在敞开着“大门”,里面同样光亮如新,自然,是空无一人的。
房间角落里,拉金的“玩具堆”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换上一套簇新衣装的拉金,乖乖地坐在小凳子上,低着头、红着脸,一言不发。
德里克从没见过这般沉默的拉金,所以,在莱斯利想要上前查看情况时,还一把拉住了她,提醒她防备敌人的陷阱。
“拉金?”莱斯利试探着叫了一声。
一呼之下,端坐着的拉金猛地跳了起来,似乎要往这边扑来,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收住动作站在原地。
“德里克哥哥,莱斯利姐姐晚上好!”他一边问好,一边鞠了一个深躬。
“你怎么……突然这么有礼貌?”德里克不解地问。
“我很有礼貌对吗?太好啦!”听到这句话的拉金突然恢复了常态,欢脱地跳了起来。他那身衣服显然不适合做这样的剧烈运动,迅速褶皱凌乱起来。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差点忘了正事。”拉金突然又恢复了礼貌拘谨的神态,躬身道:“父亲邀请你们去他那里一叙。”
“父亲?”德里克吃了一惊,他从没问过拉金的身世,拉金也从没主动提起过,“所以,你的父亲一直就在附近?”
“嘿嘿,一会你就知道啦。”拉金跃起一步跳出房门,“跟我来!”

在拉金的带领下,两人一路向下,来到了高塔的地下室。德里克平时很少来这里,只知道这里是一个仓库,储存着一些生活物资,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住人的房间。
只见拉金左拐右拐,最后拐进一堆高大的货箱背后,在那里,是支撑着高塔正中部位的粗壮石柱。拉金也不知按了哪里,石柱突然开裂,露出一个发光的入口。
“来。”拉金把还在迟疑的二人拉进入口,石柱随之缓缓关闭,三人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之中。
这个地方有些熟悉。
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圆柱形空间,而四周那似乎由墙壁本身发出的,柔和的黄色光芒,和他们在教廷地下逃出时经过的回廊,无比相似。
“这光照是……”德里克还没问完,脚下的地面突然下降。这么说也许并不准确,其实是他们所处的圆柱形空间本身,正在下降,德里克和莱斯利都有一瞬间的失重感。
几秒钟后,下降停止了,石柱再次打开,一位头戴王冠的高大男子,出现在他们身前。柔光照亮了他的面孔,与拉金颇有几分相似,年龄大约50上下。他全身穿着崭新的礼服,唯有那顶本该金光闪闪的王冠,却显得陈旧、暗淡,还有不少破损之处。
“德里克先生、莱斯利小姐,欢迎来到鄙人的宫殿。”男子左手扶右胸,身体前倾向他们致意。德里克只在历史书上见过这样的礼仪,他忙不迭地照猫画虎,还了一礼,而莱斯利却只是呆立着不知如何回应。
好在男子并不怪她失礼,他微笑着继续说道,“想必拉金已经和你们介绍过了,鄙人正是泰奥王国现任国王,拉金的父亲迪亚•泰奥。”
“啊!”身后的拉金发出了一声悲叹,转身就要逃走。名为迪亚的男人看到德里克和莱斯利惊讶的表情,又看到拉金的反应,瞬间明白了拉金并未完美地执行自己的命令。
“站住!”
一声喝令,摆好了悄悄溜走姿态的拉金瞬间定在原地。迪亚一步跨过去,大手提起拉金的衣领,如同拎起一只小鸡一样,将他“扔”进一旁一个类似方才圆柱的小隔间。
“关禁闭2小时!”隔间的石门应声关闭。室内的气氛,却也因为拉金上演的这一出,变得轻松起来。

迪亚递给德里克和莱斯利两杯水,然后微笑道:“如不嫌弃,请容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抱歉,如今只好一切从简,舍弃一切非必要的礼仪。本来国王亲自邀请的客人,应该用骨玉杯和古龙酒款待的。”
就算他不说,德里克也早已对室内的陈设感到好奇,迫不及待要参观一番了,因此根本没注意他所说的什么王家礼仪,他的目光,都在室内正中那一圈泛着柔光的“墙壁”上,它们围绕着高塔正中心的石柱,闪烁着迷人的淡黄色光芒。
迪亚果然先将二人引到了这里,因为除了这里,房屋的其他地方也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能两位多少已经猜到了,我就是这座高塔的主人,同样也是黑市的缔造者,对这里负有保护和监视的义务。
而你们所看到的这片小小的土地。”他一挥手,那些“墙壁”亮了起来,显示出黑市的局部景象,而它们连接在一起,恰好构成黑市的全景图,“这片小小的土地,就是曾经统治大陆的泰奥王国,目前的领土。”
“等等!”迪亚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显然有着极大的信息量,德里克一时还无法接受,“你是说,你开辟了黑市,建造了高塔?”
“并不完全正确。这片地下的土地曾是王室预备修建新陵寝的地方,也是教廷篡权后留给王室名义上的供养地,500年来,王室一直在这里苟延残喘,仰赖教廷的鼻息生活。”迪亚面色沉痛,“而这500年来,教廷的洗脑和愚民愈演愈烈,那些本该为我们所用的怪物,却成了教廷垄断的猎物,甚至被说成民众应当尊敬的自然的一部分。对于这一点,我绝对无法接受。”
“所以,你把这里共享出来?”德里克问道。
“共享,这个词夸大了。对于我们王室区区数人而言,这片土地有些太大了,但对于整个马格达劳斯的居民而言,这里又何其渺小。我只是试图至少在一个微不足道的局部,为我的子民提供一点自由,最终所呈现的,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黑市。我从每位从中得益的商人那里,抽取必要的税费,然后用来保护这个地方不被破坏。”迪亚面色有些悲戚,但当他看向黑市的图景时,分明又有些得意,“从这小小的弹丸之地,你们也应该能看到,自由究竟有多大的生命力。”
莱斯利敏锐地察觉到,那些“墙壁”呈现的绝不仅仅是图而已,画面中的人、物,都在活动,她甚至看到守门的加斯在百无聊赖地玩他的毡帽,而拉诺布正在指挥运输队的新人清洗她和德里克刚刚用过的篷车,扫清异常的车辙和里面的使用痕迹。
“这是利用古代技术构建的监视系统。有了它,黑市的一切活动便会尽收眼底,我才能挡住无孔不入的教廷爪牙,只不过……”迪亚抬手打了个响指,黑暗中突然走出一个身穿黑色罩袍的人,那身保护色使得他的全身都难以看清,黑色的兜帽上,唯一显眼的就是那完整无缺的、血红色的五角星。
嗯?这标志有点眼熟?德里克还在思索,莱斯利却已经惊呼出来:“这不是凶星吗?”
“他们并不是凶星,或者说,凶星曾经属于他们。”迪亚面色有些沉重,“你们可能听说过凶星某些类似雇佣兵的名声,但这都是他们的掩饰,事实上,他们就是教廷,或者更准确一些,是布里亚的走狗,泰奥王国的叛徒。”
迪亚的手在监视器前拂过,也不知他做了什么,那里显示的黑市图景,竟然瞬间转换为教廷总部。
“多么辉煌,多么壮丽,可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所敬畏的这个连崇信什么神都说不清楚的教廷,直接把泰奥王国的宫殿据为己有,说成是他们神圣的总部。500年了,他们除了阻挠社会的发展,不让我们的子民去掌握本该熟练应用的技术,不让他们利用上天赐予的资源,还做了什么?他们甚至没有新建过任何一座伟大的建筑。到了今天,他们还要偷走我的王室卫队。”迪亚这番话,音量虽然不高,但却充满沉郁的愤怒,声音仿佛有了质量,将空气都填塞得沉重起来。
德里克和莱斯利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还好,迪亚很快收起了自己激昂的情绪,走向二人。
他先是拍了拍德里克的肩膀道:“说我是你最忠实的读者,大概不算自夸。你那些揭露教廷黑幕的文章真的很不错。不枉我让拉金定期给你资助。”
“啊……是你……”德里克脑海中浮现出那些信封上独特的金色封蜡。现在想来,黑色、红色和金色,正是史书中记载的泰奥王国最喜爱使用的三种颜色之一,黑色代表先进的技术,红色代表战斗精神,而金色更是直接代表王室的无上权威,只不过这个传说太过遥远,自己已经很难把它和现实中存在的泰奥王国联系在一起。
没等德里克反应,迪亚又转向莱斯利道,“你弟弟的事,我都知道了。凶星的人应该很快会过来和我谈判,如果你不嫌弃,一会可以坐下来旁听。或许,这才是你们最关心的正题吧。”
和德里克不同,莱斯利对泰奥王国的历史并不了解,她也无意对国王的国仇家恨报以虚伪的关心,因此一直沉默不语。但沃克利的事,无疑正击中她的心。
“他们?会来谈判?他们想谈什么,他们不是布里亚的走狗吗?”听到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她瞬间抛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但迪亚并没有来得及解答她的疑问,因为监视器上,已经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他就站在高塔门口,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帮手。莱斯利光看身形就能分辨出,他正是那天用手臂接下自己一剑的人,而他黑色的兜帽上,那颗残缺的星星似乎贴上了什么东西,特意掩盖住了。
迪亚不知按动了什么按钮,不远处的黑暗里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黑衣人的身影从门口消失,看到这一幕的莱斯利迅速将大剑从背后抽了出来。
“不要紧张,他不是来和我们作对的。”迪亚见状,安抚莱斯利道。
就在这时,黑衣人已经从黑暗的角落现身,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德里克暗自思忖,显然,这个房间不止中央的圆柱一个通道,黑衣人出现的地方和刚才的卫队一样,是因为他熟悉这里的秘密通道,证明这个人确实曾经在这里工作过。
黑衣人缓缓走近,他肯定看到了迪亚身边的德里克和莱斯利,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莱斯利握紧了剑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迪亚站在最前列,坦然地看着黑衣人走近。他那毫无防备的样子,让德里克都有些担心,万一黑衣人突然发难该怎么办。
“你回来了。”迪亚平静地说道,就像在欢迎一个许久未曾谋面的老朋友。
“我回来了。”黑衣人却不能如此平静,他虽然是直视迪亚眼睛做出的回答,但显然有些勉强。
“那么,你的代价呢?”迪亚问道。
黑衣人点点头,随即左臂一抖,滑出一把有些过长的匕首。
看到对方拿出武器,莱斯利的大剑几乎就要挥起,但被德里克拉住了手臂。德里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他不是要偷袭。而且举起的也不是那怪物一样的右臂。”
他确实不是要偷袭。
只见黑衣人把匕首高高举过头顶,随即全身发力,以劈山斩海的气势斩向了自己的右臂。
手起,刀落,臂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