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0 王者

运输队角落,垃圾堆旁,有一张不起眼的破旧油布,盖着一小堆东西。如果不是拉诺布带路,很难有人会认为这里存放的是什么重要物品。
“就是它。”拉诺布一把将油布掀开,“我们每种拿了一样。”
德里克望去,那是一堆杂七杂八的骨骼、爪子,还有经过简单切割的皮毛,以及许多种零零碎碎的鳞片。他依稀辨认出其中有各种速龙身上获取的素材,但大部分仍然不得而知。
倒是莱斯利大吃一惊,对着各种素材指指点点“这是火龙骨,还有铠龙外壳,甚至还有传说中一头迅龙只有一片的半透明鳞片!”
这些名字,德里克倒是知道,它们都是较为罕见,或者非常强大的怪物,连带着身上的素材价值也水涨船高。自然,这些素材民间市场是禁止流通的,只有教廷有权管理。德里克还记得,黑市的一位大哥神秘兮兮地拿着“上好火龙骨”推销,告诉他拿回去泡药酒可以壮阳,当然,那骨头的样子和莱斯利所指的火龙骨天差地别。
“在铁匠公会的资料里,也记录了这些素材的买进,不过都没有记录具体名称,基本上统一代为其他怪物素材。”德里克回忆道,“换句话说,这就是布里亚偷工减料,利用盔甲预算买进,又准备私自使用的素材。”
“可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也运出城呢?我们之前并没有发现这些东西。”莱斯利不解地问。
“两种可能,一是我们顺着盔甲这条线查下去,迟早会查到被贪污的素材,不如一起毁灭证据。再者就是……”德里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可能这些素材涉及的丑闻,比盔甲更严重。”
此刻,在他的脑海中,那个全身长满毛发的巨人,沃克利那带着希望又显得沉痛的眼神,还有黑衣人长满鳞片、闪着金属光泽的手臂一齐浮现,似乎穿成了一条闪闪发光的线。
“你是说?”
“你还记得挡下你一剑的黑衣人的话吗?他说,治疗之后,可能比以前更好用。但说这话的同时,脸上的表情却很复杂。”德里克道。
莱斯利回忆起让她倍感挫折的营救行动,弟弟不愿跟她回来当然是主因,但自己充满威势的一剑,被一个人的手臂轻轻巧巧地挡住,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她对那条明显不是人类所有,充满怪物特质的手臂印象尤深。
“这个黑衣人,还有那个长毛巨人,都很奇怪。”莱斯利道。
“怪在哪里?”德里克似乎在明知故问。
“他们好像兼具人类和怪物的特征,很像我们村里传闻中的怪物与人类混血之子。但我一直把这当成无稽之谈来着……”
“我的想法和你很相似,不过,他们不是混血。我怀疑,他们是被改造的。”德里克走近那堆素材,拿起一段裁切成长度约略等同于手臂的怪物骨骼,“我们都知道,怪物的骨骼、皮肤、鳞片,强度都远高于人类。当然,相比怪物,我们可以制造各种工具,充分利用头脑和技巧战胜它们。但假如这样呢?”
他将那段骨骼贴近自己的肩膀,就好像又长出一条胳膊一般。
“假如,我把这些怪物素材植入人类身上,那么岂不是可以获得既具备人类的智商,又具有部分怪物的强度的可怕战士了?”
“你是说,布里亚用某种方法,改造了这些人。而这些贪污来的素材,就是做这种试验的工具?”莱斯利对这个大胆的假设颇感惊讶。因为教廷在传统印象中,无疑是与这类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距离最远的机构。
德里克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不屑地说道:“事到如今,你对教廷做出什么事还会感到惊讶吗?想一想,他们很可能会用这种方式改造沃克利。到时候如果成功,可能像黑衣人那样长出一条怪物一样的手臂,如果失败,也许就像那长毛巨人一样几乎变成怪物。”
德里克描述的可怕场景,让莱斯利猛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
“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他!”她咬咬牙,握紧拳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德里克握住了她有些僵硬的手,在她耳边说道:“是我们要阻止他。”

盔甲和怪物素材都被塞上那辆篷车后,木质的轮子在泥地里碾出了深深的车辙。这辆沉重的篷车在草食龙的拉动下缓缓驶出黑市运输队。
刚刚收下德里克三十个金尊尼的拉诺布笑逐颜开,跟在缓慢的篷车后,铲平那些痕迹,边铲边大笑着说:“德里克老弟,这事以后可就和咱没关系啦。”
德里克笑着点了点头,回应道:“那是当然。”
黑市里人来车往,一辆篷车并不算引人注目。莱斯利坐在车前驱赶食草龙,他们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在黑市最外环的另一侧,那家最可靠的仓库。
再次付出三十个金尊尼后,始终沉默的仓库管理员面无表情地拿出了一把钥匙,他指指钥匙,示意德里克看好上面标注的仓库位置。昏暗中,篷车驶入一眼看上去阒无人迹的仓库区。但德里克知道,这里每个深暗的缝隙中,都有守卫在监视着外界的一举一动。
不问主顾来历,不看货物内容,这是这家仓库的原则,同样,它也需要主顾遵守一些心照不宣的规则,比如,货物丢失不得索赔,以及,不要在仓库区说话。据说这条规则来自于仓库老板的一句话:“我的石墙和铁门可以守住很多秘密,但不包括声音。”
也正因为如此,德里克和莱斯利直到放好东西,驱赶着篷车回到路上,借着熙熙攘攘街市的掩护,才敢开口说话。
“等救出沃克利,马上就去与布里亚正面对质。”莱斯利低声道,“这次我们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证据。”
“但如果能进一步调查怪物素材的事,也许更能给他致命一击。因为盔甲的事,还在布里亚的职权范围内,但人体改造无疑已经是越界行为,或许教廷的更高层,当然也就只有教皇了,至少在表面上会惩罚布里亚。”德里克道。
“把沃克利的事解决,不是我们的初衷吗?小心夜长梦多。”莱斯利提醒德里克,“我知道你和教廷之间有很深的恩怨,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原因,但弟弟的冤屈洗清后,我愿意和你一起调查下去。”
她温热的手,握紧了德里克操着缰绳的手。德里克心中一暖,眼眶一热,点头道:“没错,你说得没错。”
他拉紧缰绳,让食草龙加速向前,不让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莱斯利的一句话,让教廷留给他的那些不愿想起的回忆一时浮泛在脑海中,映射出刺骨的伤痛和仇恨,他只能让风吹吹自己,吹散已经涌上脑门的热血。
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第一次把这些回忆,讲给别人听。

“德里克哥哥?”
差不多与此同时,拉金踏进了高塔。在德里克匆匆去追逐莱斯利,并以可能有危险拒绝了带他一同前往的请求之后,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游玩,直到天色暗下来,才返回黑市。
刚到门口,他就发现了气氛的不寻常:房间的门敞开着,屋内乱成一团——虽然以前就很乱,但这次还加上了打碎的餐具,以及散落在地的厨具。
在紧关着门的浴室中,拉金听到了异常的声响,有沉重的敲击声,有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刮擦墙壁的尖利噪音。他警觉地从自己的“玩具堆”里拿起一件白色的、一眼看上去像个玩具的怪物模型。它全身肉乎乎的,没有眼睛,头部有一张几乎是圆形的大嘴,血红色口中长满倒刺一般的牙齿,身体两侧伸展着两只白色的短小翅膀。
拉金放轻脚步,贴近墙壁,按下按钮,然后藏身在门口的一侧。他握紧手中的“玩具”,紧张地盯着即将打开的出口。
石墙缓缓滑动起来,出口才刚刚打开一条缝,一条黑影就从中迅速蹿了出来。在拉金辨认出对方不是德里克,更不是莱斯利,然后挥动手臂时,已经有些晚了。
白色玩具的翅膀被捏合,口中闪动着电火花,勉强“咬”中了监视者拖在后面的那条腿。电流制造的疼痛迅速传遍全身,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监视者的动作变了形,飞身而起的姿态戛然而止,他有些滑稽地摔倒在地板上。
但毕竟这一下电击只是蜻蜓点水,没有发挥出全部效力,训练有素的监视者一个鲤鱼打挺便站起身来,随后迅速发现了身边的小孩子。
虽然拉金已经举足逃跑,但监视者一个箭步就追上了他。一个手刀,劈中拉金的手腕,使那个威力无穷的电击器坠落在地,另一只手臂则顺势锁住了拉金的喉咙。监视者轻轻一抖,袖中滑出一把匕首,他捏在手中,只待向对方刺去。
此刻,拉金仰起的脸正好在灯光下方,监视者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他手中的匕首,也一时失去了方向,没能继续刺下。
就在迟疑间,一发弩弹从门外的阴影中射出,正中监视者的肩头。弩弹带着极大的余力,将他的身体打得飞了起来,撞在身后的墙上,又坠落在地。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中步出,手中举着一支通体漆黑的小型手弩,始终指向瘫在地上的监视者。
“爸爸!”由于有监视者的缓冲,拉金毫发无损,他打了个滚就地站起,奔向父亲的怀中,开心地抱住了那强壮的身躯。
此时,可怜的监视者也已经捂着肩头,勉强站起身来。
“国王……陛下。”
“原来你们还认得我这个国王。”被称作国王的男人语气严厉,“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叛徒早就认布里亚为王了。”
监视者无言地低下了头,闭上眼睛。在他看来,既然国王在这里提到叛变一事,自己断无生理,他已经无力反抗,只等着对方的弩弹再次发射,穿透自己的身体。
但意料之中的惩罚却久久没有到来,他茫然地睁开双眼,却看到“国王”走近自己,将手放在他肩头上。
“你本有机会取拉金性命,但却没有下手,足以证明你还有一丝良心。”
“我……”监视者张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滚吧,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如果想找我,我就在这塔里等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