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9 机巧

“不查了?!”
这是德里克第一次见到,总是果断坚定的莱斯利,露出莫名惊诧的表情。
“是的。”
“为什么?你难道想背负着学艺不精而受伤的污名一辈子?看着我的眼睛说话!”莱斯利怒吼道。
然而,沃克利始终不敢抬起头来。他沉吟着,低声道:“姐姐,我当然不想,可是,就算我挽回了名誉,我的这条胳膊,还是不能恢复。”
“我已经为你请了最好的医生了,能否完全恢复,还是未知数啊!”
“对,没错,是未知数,只不过几率很小罢了。”沃克利苦笑着说,“但现在有一个方法,可以让我的右臂彻底恢复。只是…只是…”
“只是提供这个方法的人,要求我们不能继续追查下去?”看到气氛愈发僵化,德里克插了一句话。
沃克利的神色略微缓和,沉默着点点头。
“他们在骗你!”莱斯利吼道。德里克注意到,她的手悄悄握紧了大剑的剑柄。
沃克利摇摇头道:“我已经亲眼见识过了,是真的。”
“先不管是不是真的能治愈,你先问问自己,愿不愿意相信教廷那些人真的会去治疗你?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一个陷阱?”德里克问道。
沃克利表情沉重地摇摇头,“当然,我并不是完全相信他们,但他们向我展示了治愈的可能性。我不能…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够了!”随着一声怒吼,莱斯利一剑挥出,劈向了安静地站在一边的黑衣人。这一剑蓄力已久,疾如雷电、威势十足。显然,她要把对方的领导者一举击毙,然后带着顽固的弟弟离开。
然而,似乎毫无防备的黑衣人只是淡定地举起右臂,挡了一下。大剑斩击在那条并不粗壮的胳膊上,竟发出金石相击的刺耳声响,更有火星四溅。黑衣人只是双足陷入泥土中几分,竟然毫发无伤。
远处,两名刚刚反应过来的守卫拉紧了弓弦,指向了莱斯利。
“住手。”黑衣人若无其事地喝止了他们,然后向前一步,挡在莱斯利和沃克利之间。
“女士,请回吧,只要你们停止调查,这位先生不会有危险,还会得到必要的治疗。”他的嗓音嘶哑难听,但却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看莱斯利依然没有后退半步,黑衣人捋起了刚刚挡下大剑斩击那条胳膊的袖子。
从那里露出来的手臂上,长满密密麻麻的红色鳞片,反射出一种妖异的金属光泽。
“治疗之后,甚至会比之前更好用。”黑衣人看着手臂说道,脸上却显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看不出是悲是喜。
“敌我差距太大,我们先回去,至少沃克利不会有危险是真的。”德里克一边低声劝说,一边拉着莱斯利的手往后退。
他察觉到,莱斯利正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中——她没有站立不动,也没有主动地后退,任由德里克拉着自己,踉踉跄跄地向出口退去。
回到德里克位于塔中的房间。
莱斯利斜倚在椅子上,望着布满灰尘的天花板。在她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极少呈现出这样无力的神态。
不远处,德里克在狭小的厨房里转来转去,火焰的光亮、饭菜的香气,以及炒锅传出的嗞嗞响声,共同构成了一种令她略微安心的氛围。
不一会,饭端上来了,那是两碗明显有些过火,呈现出轻微焦黑色的炒饭。德里克满头大汗,放下饭碗,又端详一番,将两碗饭调换了位置,把更黑一些的那碗换到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水平有限,姑且先填饱肚子吧。”
莱斯利没有心情说话,只是点点头,吃下一口,味道勉勉强强算得上好吃,也不难下口。
看见莱斯利顺利地吃了下去,德里克才放心地吃起了自己那碗。他倒是对略微焦糊的炒饭很适应,一会过去,已经吃掉了一多半。
因为确实有些饥饿,莱斯利暂时把心头的不快放到一边,吞吃起食物,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德里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正在这时,德里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用手指蘸水,在桌上写起了字。
“接下来说的话,反着理解。“
如果不是房门外站着一位密探,正仔细聆听着屋内的动静的话,这就是一副令人安心的都市平民的日常生活图景了。可惜,无论是莱斯利,还是德里克都无福消受这份宁静——一回到狱炎厅,他们立刻发觉自己已经被紧密地监视了。
那位同样来自凶星的,一身黑衣的监视者似乎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跟在二人身后,一路保持着10米左右的距离随行。这倒也正常,毕竟在狱炎厅,德里克和莱斯利才是需要隐藏身份的一方。
回到地下,黑市的守卫也并没有拦住他——作为一个隐藏在阴影下的组织,凶星与黑市肯定早有某种联系——还好,他还给德里克他们留下了最后一点隐私,并没有登堂入室,而是站在门外,聆听着屋内的动静。
房间的隔音并不好,监视者听到两人正在做饭,然后是一阵碗、盘交织的声音,想必饭菜已经上桌,接下来吃饭的过程,两人的交谈大部分是以男人发起开始,以女人沉默结束,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但声音越少,就越值得他注意,因为最有价值的莫过于低声的秘密交谈。此刻,他已经把耳朵贴在了门上。监视者对自己的耳力十分自信,这个距离和隔音,他确信自己不会漏过任何轻声细语。
男人似乎在劝女人死心,先是说我们别再调查下去了,又反复强调现在手中的证据不足,特别是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根本奈何不了他们的目标,但女人似乎并不这么想,一开始每一句都要反驳一番,到后来干脆沉默以对,变成了男人的独角戏。
“我说过多少次了,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真的没有证据,就连一个关键的、能影响到他的证据都没有,你说我们该怎么继续下去。更何况,现在他们还有人质在手里。”
“……”
“如果有这样一个证据也行,我现在一定会劝你继续查下去,还沃克利一个公道,可是问题是没有啊。”
“……”
”最难的是,我们根本保证不了沃克利的安全。我们要是能确保没有后顾之忧,也可以放心大胆的查下去,可是现在你弟弟捏在别人手里,什么也做不成啊。“
“……”
“我现在完全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案,能够继续查下去,就让他们试试,没准能治好沃克利,不是吗?”
“…….”
“我知道,你是担心他们那种治疗方法有问题。可是你从沃克利的角度想,比起以后不能狩猎,也许他能接受这种治疗呢?”
突然间,一直沉默的女人爆发了:“沃克利沃克利沃克利,满嘴都是沃克利,他是我弟弟还是你弟弟,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他一定是被骗了!”女人的声音十分高亢,情绪异常激动。
“你能不能冷静点?今天你也看到了,凭咱们的实力,难道能强攻过去把他带走?更何况他自己还不愿意走。”男人提高了音量,语气中带出了不耐烦。
“我很冷静!我已经有了救出沃克利的整套计划,而且不需要你这个胆小鬼参加!”女人几乎是吼了出来,“反正你就是个外人,从此以后这件事跟你没半点关系,咱们好聚好散。”
“莱斯利!你够了!”
男人的一声怒吼过后,传来一阵金属交击、盘碗坠地的混乱声音,隐约还能听见一阵低沉的隆隆声。紧接着,传来男人一声尖利的惨叫。
是真的起了争执?还是制造混乱借机逃走?
“管他要干什么,看一眼就知道了。”监视者下定决心,一脚踹开了大门。
第一眼,他看到了灯光下碎裂的饭碗,而那扔在持续的隆隆声,又将他的目光吸引到书架边正在缓缓滑动的墙体上——毫无疑问,那是一道正在关闭的暗门,他的监视目标,借着制造混乱的机会,肯定已经从中逃跑了。
他不再迟疑,几个跨步,飞身跃起,蹿入门中。石墙在他身后闭合,将他留在了那个昏暗的房间内——没错,正是拉金的得意之作,只能从外面打开的浴室。
石墙外,莱斯利从布满灰尘的窗帘背后钻了出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转过身,向德里克竖起了大拇指。
后者脸上露出大大的、得意的笑容,然后向洞开的房门挑动眼角。莱斯利瞬间领会了对方的意思,迅速点了点头,两人放轻脚步,离开了房间。他们的调查,当然还会继续。
在黑市运输队的一辆篷车里,德里克拿出了他一直贴身放着的铁匠铺资料,递给莱斯利。
“数据很全,很详细,我就直接说结论吧,这是我们继续和布里亚斗下去的资本。”
借着车里昏黄的灯光,莱斯利翻阅着这份资料。
铁匠公会的老人巨细靡遗地,以布里亚一定不会喜欢的方式记下了这批盔甲订单的每个细节。资料中指出,教廷方面提供了一种新技术,可以“在保证强度符合标准的前提下,节约至少30%的铸铁、20%的皮革、17%的怪物油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各类素材”。
但教廷决使用这项技术时,盔甲的原材料已经采购完成。因此,教廷最终按原价收购了这批盔甲,并将剩余的原料运走了。
“他们唯独留下了铸铁在公会里,究竟为什么运走,又为什么把铸铁留下,我也还没想明白,按理说,这些东西留在铁匠公会就好。”德里克分析道,“不过,这已经是教廷偷工减料的铁证了。”
莱斯利没有理会他,继续往下看去,那是盔甲出炉后检测报告的环节。
几乎是理所当然的,盔甲在测试环节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硬度、光泽、舒适度,就连重量都“完全合规”。
莱斯利抬起头,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德里克。
“我猜你是想说,就算我们拿出这东西,没有足够的盔甲作为物证,布里亚一样可以一口咬定盔甲没问题?”
莱斯利点点头道:“从我到狱炎厅后的所见所闻来看,发生这样的事应该完全不奇怪。”
德里克刚想开口,篷车的布帘被一只粗粝的大手拉开了。满脸笑容的黑市运输队老大拉诺布,将两个皮制的水袋扔了进来,准确无误地落在车中的小桌板上。
“嘿嘿,两位喝点东西,慢慢聊,俺这里安全得很。”说罢,他拉紧了帘子扬长而去,全程不到五秒,甚至没有留给德里克说声谢谢的时间。
“拉诺布大哥…..嗯,还是老样子。”德里克苦笑道,“那么,继续刚才的话题,那批盔甲……”
这话还没说完,布帘再度洞开,拉诺布庞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
“刚才忘了说啦,这马车的隔音不怎么好,所以你们刚才说什么盔甲,我可全听到了。”他满脸都是笑意,从地上单手提起一个巨大的包裹,一把扔进了篷车里,震得整个篷车都颤动起来。
“这个就是早上这位小姐让我找的东西吧,我这算是提前交货。德里克老弟这次可要多给我几个金尊尼。哦对,这次还带回了点别的东西,估计你们也会感兴趣,一会谈完了下来看看。”拉诺布拍拍德里克的肩膀,再一次离开了篷车。
有数秒的沉默,然后,德里克伸出手去,试图提起那个包裹,往篷车的中心移动一下。但包裹的重量显然超过了他的想象,一提之下,纹丝未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就地拆开包裹,才拆开第一层,就看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那簇新的金属光泽:
教廷的纹章在篷车暗淡的灯光下依然熠熠生辉,崭新得如同没有穿过一样的盔甲,就这样躺在两人面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