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8 惊变

德里克手上,握着拉金带来的,一支他并不愿意见到的箭。
这支箭的木杆被刷上纯黑色的漆,箭头和箭羽却染成血红色。德里克知道,这是狱炎厅城中最可靠,却也最难打交道的一群人留下的记号。
“我们的布里亚大人还真会找人啊……”他握紧箭杆,咬牙切齿地说。
凶星——那群人这样称呼自己。很难概括这个组织具体做些什么,他们似乎什么都可以做,小到运送一件物品,大到暗杀某个人,只要你出一个符合他们要求的价格,都可以帮你做。
据说,在狱炎厅的治安还不太稳定的年代,这样的组织为数不少。但多年以后依然存在的只有凶星一个——他们的价格永远“公道”,最重要的是,他们绝不会泄露雇主的任何信息。
德里克判断,在这样一个时点,会把沃克利劫走的,只能是布里亚主教无疑。但这样的出手方式,无法从中抓到把柄,显然,对方对自己这边已经有了足够的戒备。
想到这里,他反而不再惊慌了。主教劫走沃克利,无非就是胁迫他们不要再追查盔甲一事,那么起码不需要担心他的生命危险。所以,当他急匆匆赶去莱斯利身边时,心里盘算的是如何说服莱斯利先稳住。
“不必着急,现在是对方有话对我们说,你弟弟暂时没有危险,可以看看他们怎样出牌,然后咱们见机行事。”他一边走一边抚摸着下巴,演练了一遍说话的语气。
“唔……好像不太对,有点太不当回事了,要不这样……哎哟!”
低着头快步向前的德里克,一不小心就和面前的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那是一位提洛斯村人,之前第一次来探望沃克利时,曾有过一面之缘。此刻,他的眼眶乌黑、鼻青脸肿,显然刚被人揍了一顿。
“啊,是你,莱斯利还在里面吗?”
对方摇摇头道:“她发现沃克利被劫走之后,四处查看对方留下来的痕迹,然后迅速朝西边的森林中去了,我们都没能拦住她。”
“劫走沃克利的有几个人?”
“三个,呃,至少我看到的有三个。”
“他们什么样子?”
“都穿着深绿色的外套,脸蒙住看不到,不过,其中有个人特别高大。”
“莱斯利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没有,她抓起一件沃克利的衣服就走了,让我们好好养伤。”
“我去追她,你们就留在这里,应该不会再有危险。”
对于追上莱斯利,德里克其实并没有什么自信。因为追踪是猎人的基本功,更是最能区分老猎人与新手的技能。虽然作为“记者”,德里克多少也能从留下的痕迹看出些什么,但光靠痕迹追上一个人,恐怕还做不到。
他快步走入院落中,迅速观察了一番。
院中十分凌乱,但任谁也能注意到,有个明显与众不同的巨大鞋印,至少超过40厘米长,如果不是明显呈现出草鞋的轮廓,德里克险些把它当作怪物留下的痕迹。
这个鞋印的主人显然沉重而体型庞大,留下的痕迹既深又大,先在院中的泥土地留下数串,又将泥土带进了屋中,最后走出了院子,向西去了。德里克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离开时的鞋印更深了一分。
“所以说,这家伙抓走了沃克利,把他扛在肩上带走了?”
除此之外,院中还有些杂乱的正常人类的鞋印,德里克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好向西离开。
一路跟踪着大鞋印,德里克很轻松地来到了森林边缘。
“咦,老猎人们经常吹嘘自己的追踪术有多了不起,好像也没有多难啊。”德里克得意地四下看看,试图在枯枝败叶中继续找到那醒目的巨大印记,以继续追踪的旅程。
然而他很快傻眼了,因为他看见,一双巨大的草鞋被丢弃在一棵树下,而环顾四周,竟再也找不到醒目的足迹,仿佛它凭空消失了一般。林间散落的,只有无数层层叠叠的枯叶,以及折断的枝条。
德里克拾起那双草鞋,一股恶臭袭来,来源正是鞋上黑乎乎的泥垢。他强忍住恶心拿起鞋,放到林外的脚印上,完全符合。
就根据鞋的大小估算,这个人体型如此巨大。林地里土地松软,他又扛了一个人,走过去很难不留下痕迹。他是如何做到完全消失的呢?
四下环顾,德里克完全找不到能够承载那副巨大躯体的足迹。但当他抬起头来,却看到离地不远的小树枝上,挂着一块小布条。
凑近观察,布条上还微微渗着血迹,结合颜色、质地,德里克蓦然发觉,这正是前一天他们来探访时,沃克利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的一部分。
德里克心头,瞬间升起一个可怕的想象,随后又迅速被自己否决了,取而代之的是提洛斯村人的那句话“她抓起一件沃克利的衣服就走了”。
“所以,这是莱斯利给我留下的线索?”
他从布条悬挂的位置望去,果然在目力所及之处的尽头,又发现了另一块布条。显然,莱斯利已经发现了对方留下的痕迹,继续跟踪了下去。德里克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追踪术在真正的猎人面前,依然要甘拜下风。
有了这些布条,接下来的路就很简单了。虽然越往森林深处,阳光就越黯淡,但德里克已经完全没有迷路之虞。而且,这一路上竟然也没有任何怪物出没。当德里克看到莱斯利的背影时,时间才过去了不到1小时。
远远望去,莱斯利蹲在一丛灌木背后,还穿着那身皮甲,不过,背上多了一把大剑。
她面向林中的一片开阔地,隐隐约约可见其中有一些简单的建筑,还好,并没有眺望塔一类的防御设施。
德里克蹲下来,蹑手蹑脚地向前挪动,逐渐靠近莱斯利。当走到触手可及的范围时,他伸出手来,准备拍拍她的肩膀,再打声招呼。还没来得及动,但莱斯虽然头也不回,却好像长了后眼,伸手捂住了德里克的嘴。
“闭嘴,那边,观察。”
她指着一旁的灌木丛,用尽可能简短的命令指示德里克,后者只好乖乖照做。
选好位置,抬头望去,空地中心,一间中等大小的两层木屋清晰可见。建造者就地取材,用粗壮的木材制成支柱,将木屋整体垫高,大概是担心林中的湿气侵袭。而在二楼,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层半,斜面屋顶的位置,开辟出一扇门,并在外面设置了一圈走廊,远望过去好似一顶宽檐帽被做成了方形。
木屋周围,还散落着一些同样由木头搭建的小平房,一望而知是仓库或厕所。
就在这时,二层的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走出来两个身穿深绿色衣服的人。那衣服的样式很难形容,直观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把树叶织起来,然后套在身上一般。他们的脸也覆盖住了,只留下眼睛视物的空隙。无疑,这就是村人所描述的,劫走沃克利的人。
在林间,这样的衣服是一种难以察觉的保护色。但在整体呈现棕色的小屋上,就显得显眼多了。德里克看得清清楚楚,这两人佝偻着身体,背着一张弓,在走廊上来回巡逻。不过,他们观察四周似乎并不认真,一边走还一边说说笑笑,想来能够跟踪到这里并入侵的人应该并不多。
“没见到大个子,莫非在房中看守沃克利?如果我们能悄无声息地解决外面这两个看守,或许就能合力打败大个子,或者至少先把沃克利救出来……”
看到两名守卫转到了木屋背面,德里克低声对莱斯利讲出了他的想法。但她只是摇摇头,伸出四个手指,又指指地面上的足迹。
仔细看看,附近的地面上除了找不到那个巨大足迹外,确实还有三个不同的足迹,其中有一个边缘格外规整,不同于劫持者穿的草鞋。
德里克还想反驳,可能是沃克利到这里被放下来自己走了。但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看到莱斯利已经从背上抽出了大剑,而自己身后,一阵劲风袭来。
德里克反应过来,向外一滚,刹那间,棕黑色、长着长毛的巨躯蹭过他的肩膀,刮下一大片布料。也在那一瞬间,莱斯利的大剑向着那巨物的胸口斩下,却只见它侧身闪过,双足一蹬,蹿上树去,双手抓住树枝一晃,便攀上了枝头,身影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往地上一瞥,巨大的脚印让德里克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跟踪失败的原因。原来这个巨人,竟像是一头巨猿,可以凭借双手在林中穿梭。
远处的两名守卫,经此一番喧闹,也已经发现了德里克和莱斯利,但他们只是警觉地看着这边,并没有其他行动,似乎非常自信只凭这只巨猿就可以解决入侵者。
突然,树枝一阵晃动,一道黑影扑向德里克的背后,速度之快,让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幸好,莱斯利的行动比巨猿更快,她一个箭步挡在攻击的路线正中,右手举高剑柄,左手支撑在宽阔的剑身上,如同撑起了一面盾牌。巨猿已经来不及改变路线,硬生生地撞在大剑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撞击的力道如此之大,使得莱斯利的支撑脚已经完全陷入土中。
而同样受到冲击的巨猿,也没能第一时间回到树上,而是跌坐在地上,脸上原本覆盖着的面具也在冲击中坠落在地。在这一瞬间,德里克第一次看清了这家伙的模样:虽然全身都被棕黑色毛发覆盖,但他的面部仍然是一张人脸,一张标准的中年男性的脸,甚至能够从脸上读出偷袭未成的错愕。
德里克从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生物,它就好像是怪物和人类杂交的后代,那一瞬间,他惊讶得忘记了危险,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而对方似乎也同样吃惊,脸上闪过羞愧的神色,瞬间又转变为恼怒,随即用一只手(爪)拾起面具,盖在脸上,咆哮着冲向德里克。
此时,一旁的莱斯利已经调整好了姿势,将大剑举过头顶,算准速度和方位,以开山裂地的气势劈了下去。只要“巨猿”还以同样的方向和速度前进,就势必要被这一剑斩到头颅。
但狂怒中的“巨猿”完全没有察觉到来自侧面的袭击,只是一心一意要把看到自己真容的德里克毁灭。
“住手!”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德里克喊出了这两个字。莱斯利一分神,大剑略微偏出几分,在“巨猿”的左肩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剑锋所过之处,皮开肉绽,最深处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负痛的“巨猿”动作也变了形,慢了一拍。德里克趁机躲避,虽然躲过了致命的爪击,但仍没能完全躲开,被巨大的力量结结实实地撞飞出去。
即将跌落在地时,他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接住。但一击未成的“巨猿”再度加速,又向德里克冲了过来。
“PODO!”
手的主人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断喝,一瞬间,“巨猿”硬生生地停止了行动,一边警惕地望着德里克,一边退回了树林中。
抬眼望去,接住自己的人穿着一身从头到脚的黑袍,黑色的兜帽上描绘着一颗残缺不全的红色星星。德里克记得,这是凶星的标志,眼前的人,大概是组织中的高层角色。从他一张口便喝止了“巨猿”的行动来看,或许会比前者更危险。而且,这也证明了自己对人数的判断错误,莱斯利才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德里克警惕起来,挺身从黑衣人手中挣脱。
出乎意料的是,黑衣人完全没有采取敌对行动,也并没有说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然后退到了一旁。木屋二层外侧走廊的两个守卫,也并没有行动,甚至没有拿出武器。
这个时候,木屋的门开了,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少年走了出来,步履蹒跚,他的右肩仍缠着厚厚的绷带。
那是沃克利。
“弟弟,你没事吧!”
早已奔过来的莱斯利快步向前,扶住有些摇晃的弟弟,检查他有没有新添的伤。
“我很好。”沃克利似乎不敢抬起头来面对姐姐,但他迟疑了一会,终于还是开了口,“姐姐,能不能请你们,不要再继续查下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