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7 强敌

“拉金,过来,你有任务了。”
或许只有德里克的这句话,才能让拉金从满地的机械玩具中抬起头来。
他一溜烟跑过来——以这个房间的地面清洁程度,一溜烟倒也并不夸张——“什么事,老大!”
话音未落,他的头上已经挨了一记手刀。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老大!”
“遵命!老大。”拉金吐了吐舌头,站得笔直,敬了个军礼。
德里克无奈地摇摇头,说道:“运输队的头领拉诺布,你认识吗?”
“认识!很熟!”拉金得意地说,“下面这些人,就没有我不认识的。”
“很好,很好,那你带着这位莱斯利姐姐,去找他帮个忙,监视一下最近教廷的货物运输情况。具体要做什么,姐姐会告诉你的。”
“得令!”拉金向着莱斯利的方向,做了个标准的军人转体动作,然后踢着正步走了过去。
“那我出发了。”莱斯利向德里克点头致意,“之后我会去弟弟那边调一些人手以防万一。”
“记得从城外绕过去,城里现在检查得很紧,让拉金给你带路就好。”
“我这边好说,你去铁匠公会,要怎么行动?”
“嘿嘿,我自有办法,好啦,快出发吧。傍晚我们在这里会和。”德里克一边说着,一边推着莱斯利出了门。他先是把门紧紧关上,又仔细锁好,然后拉紧了窗帘。
仔细洗脸,刮掉胡子,又剪掉太过旁逸斜出的乱发后,德里克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木盒,从中取出了一张薄薄的面具,对着镜子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镜中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脸凶恶的中年人。
盯着镜中的自己看了一会,德里克从木盒里拿起一张纸——纸上描绘的那张脸,正与他此刻戴着的面具一模一样。那张纸的下方,还写着几行字。
“说话时喜欢咳嗽清嗓子,背着手,佝偻着腰,有着与外貌完全相反的好脾气和比常人更为尖利的语调。喜欢穿一套燕尾服,很旧了也不更换。”德里克反复端详着那几行字,试着咳了几下,又捏着嗓子道:“在下菲尔茨·拉斯。”
紧接着,对试验成果感到满意的德里克,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500年来,马格达劳斯的铁匠铺,大致维持着相似的规制。
它们总是拥有远比正常房屋高的穹庐状屋顶,小的有3层楼高,大的可以达到5层乃至更高,这是为了容纳铁匠最重要的工具——熔炉。
巨大的熔炉周边,一般散布着多个铁砧,铁匠和学徒在这里反复敲击红热的金属,使之慢慢接近理想的形态。
在这一切的外围,总有一个半圆形的长长的柜台,上面展示着铁匠们的得意之作。和其他商店不同的是,铁匠铺并不雇佣年轻貌美的姑娘充当门面,甚至也不允许学徒坐在前台。只有技艺成熟的铁匠,才能在轮休时坐在前台,接收顾客的订单,或是用铁匠早已商定的一口价卖出成品货物——在这里极少有人讨价还价,因为就算你有心要讨,巨大的噪音也会让关于价格的争议胎死腹中。
狱炎厅的铁匠工会,比一般的铁匠铺又大出不少。它由三个穹顶组成,左右两个稍小的穹顶,分别制作和贩卖武器与防具,而正中那个足有10层楼高的大穹顶,则专门接待教廷的使者。据市民传说,大穹顶的制造区与柜台一反传统,被隔音墙彻底分开,这是为了让教廷的使者在安静的环境中商讨订单。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毕竟狱炎厅的普通市民并没有走进大穹顶下的机会。
而德里克,此刻正大摇大摆地走进大穹顶。不仅如此,还有守卫满脸堆笑地帮他打开大门
“拉斯大人,您今天来的好早啊。”
“咳咳,上午有布里亚大人召集的会议,为了避免耽误时间,咱只好早来一点了。”强忍住笑意,德里克用尖利的嗓音模仿着菲尔茨的音调和语气。
“您老太忙了,里面请,里面请。”
守卫显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这样让德里克轻而易举地走进了被视为教廷禁地的大穹顶。
大穹顶里冷冷清清,甚至可以说异常静谧,丝毫没有寻常铁匠铺的热闹情景,一堵绘有宗教壁画的墙,将柜台与后面的制造区分割开来。柜台里的摇椅被放平,上面躺着一个已经老到身体开始萎缩的老头儿,打着呼噜,睡得正香。
德里克见状,蹑手蹑脚地从老头儿身边走过,推开虚掩着的门,巨大的制造区在他的眼前一览无余:巨大的熔炉、排列整齐的铁砧、崭新的风箱……唯一不同寻常的地方,就是这里竟然空无一人。
附近的小桌上杂乱地堆着一些纸张,德里克快步上前,试图找出有用的情报。但令他失望的是,竟然只有些货物的优惠情报,以及附近酒家的活动信息。四下环顾,唯一值得注意的只有角落里的杂物堆,在一张巨大的帆布下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数量众多的生铁块。
无论是武器还是盔甲,这种生铁块都是最常见的原料,堆放在铁匠铺似乎也没什么奇怪。但这里是教廷专属的制造区,理论上并不需要随时储备原料,只要根据教廷的订单准备就可以了。
德里克抓起一块生铁块仔细端详,那是市面上流通的高品质原料,至少在他看来,毫无问题。
皱了皱眉,德里克再也找不到什么疑点,只好转身走出制造区。
那个老头依然睡得很香,德里克走到他身后,重重地咳了两声。
“啊?!”老头一惊,一声呼喊,身体一颤,险些掉下摇椅来。他吃力地稳住摇晃的身体,瞪大眼睛看了许久,才看清德里克的脸。
“哎呀哎呀,拉斯大人!您怎么……您来了多久啦?”
屋里只有一个老眼昏花的家伙,对德里克今天的目的而言,无疑是件好事。他心念一转,说起了准备好的台词。
“上次那批货……”
似乎情报来得,比德里克的想象还要简单得多。他的话刚说了五个字,那个老头儿就迫不及待的开腔,用一种近乎哭诉的语调絮叨起来。
“哎呀我的拉斯大人啊,您可终于肯提起那批货了。上次我跟布里亚主教大人报告,我是真怕这批货影响了我们公会的声誉呀!当时布里亚主教大人没理会我,点了点头就让我回去了,这么多天我可是一直提心吊胆的啊。特别是昨天,你说那么多使节,看见猎团还穿着旧盔甲该多……还好还好,这事好像没暴露……哎哟我的拉斯大人啊……”一边说着,他一边拉住了“拉斯大人”的衣襟,似乎试图用衣襟擦去他脸上溢出的泪水。
老头的话匣子一拉开似乎就无穷无尽,德里克险些忘记自己想说些什么,还好这个拉扯的动作提醒了他。
“咱可没忘记你,主教大人有旨意,让你对制造过程做个总结,好确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啊?”老头有些诧异,“有什么问题,主教大人还不清楚吗?”
“嗯?咳……咳……”德里克故作严肃,咳嗽两声,怒视着老头。
“啊,我懂了……懂了……”老头愣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总结,总结我们是早就做好了,只是……不敢呈上去呀。今天有拉斯大人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说着,他颤颤巍巍地伸手从柜台下方,取出了一叠纸。
“从设计图纸,到原料采购,到制作过程,全都在这里了。您……您可别怪老头子多嘴啊,帮忙转告主教大人,这边不会留任何的副本,想要销毁的话,只要把这份彻底销毁就好了。”
德里克一把夺过资料,咳了两声掩饰激动的心情。
“咳咳……主教大人自有分寸,不用你来指导。”他装作满不在乎地把资料塞进怀中,“我马上回去禀报主教大人。”
“好……好,大人慢走……”
顾不上身后亦步亦趋,想要送出门的老头儿,德里克大步走出门去。走下大路,拐进最近的一条小巷,四顾无人,他急忙掏出怀里的资料,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而和拉诺布的交涉,比莱斯利最乐观的想象还要更顺利些。
这位外表粗犷,经常爆发出爽朗笑声的中年男子,可以说是人如其貌的最佳代言人。他非常爽快的同意了莱斯利的请求,答应教廷如有运送盔甲的订单,一定给她带几件回来。不仅如此,他还热情地在地图上给莱斯利画出了能够通往沃克利的藏身处,又能避开教廷守卫巡逻的路线。
如今,莱斯利就走在这条乡间小路上,已经能够望见,那个小小聚落的屋顶。
沃克利的临时住所,在狱炎厅郊外的一个小村里。在首都周边,这样的村子并不少。由于教廷猎团的存在,城郊的怪物活动相对较少,比较安全。另一方面,教廷对这些地区的管理也并不如城市中一样严格。于是,向往自由狩猎的猎人,以及部分在城中找不到工作、又交不起税的贫民,往往选择出来垦荒,在城外不远处建立落脚点。
如今在贴身照顾沃克利的三位提洛斯村人,其实是当初他初来狱炎厅时,父亲担心他在异乡生活不习惯,而特意选派的贴身随从。但当时沃克利坚称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于是擅长变通的父亲便假意收回成命,其实暗中还是派他们跟到的狱炎厅,暗中观察沃克利的生活情况。也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在沃克利受伤的第一时间把他接走,一边延请医生,一边向故乡发信,让莱斯利得以迅速赶到。
莱斯利本来考虑,这样的地方教廷的人不会经常出现,而且请医生过来诊治不算太远,环境又比较接近提洛斯村,应该能给沃克利一个好的心情,让他的伤恢复得快一些。谁知弟弟在从医生那里听说伤口比较严重,可能难以恢复后,就从此不迈出房门一步,整日窝在闷热的房间中。亲自劝说弟弟放宽心未果,莱斯利只得嘱托负责照顾弟弟的同乡们多劝慰他,让他放下包袱。
虽然在这个小村停留的时间非常有限,但莱斯利已经尽可能地记住了周边的环境、建筑的分布,以及值得注意的村人。所以当她靠近村子边缘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里的气氛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这里大多数房屋都敞开着门,人们或坐在屋檐下乘凉,或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打牌游乐,或懒洋洋地做些家。可如今,这里家家户户竟然都关紧了门。莱斯利能够感觉到,时不时有谨慎的目光从窗子背后射出,又迅速消失。
接近藏身处时,莱斯里发现,弟弟居住的院落仍然开着门,在气氛肃杀的村落里成为异数。她屏住呼吸,贴着墙根缓步靠近,然后迅速向墙内一望……
“出事了!德里克哥哥!出事了!”
奔跑了一路,气喘吁吁的拉金足足喊了三声,才将小巷中埋头文件,沉迷其中的德里克叫醒。
“什么事?”
“出事了!莱斯利姐姐让我告诉你,她弟弟被劫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