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5 市街

那头巨龙只停留了一瞬间,便抓着刚刚捕获的猎物振翅飞起。夜空中,它是如此灿烂夺目,远远望去,如同一轮辉煌的太阳。
“还好它对我们没兴趣。”德里克耸耸肩,向着莱斯利笑道,“好啦,虽然有些辛苦,我们总算是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怎么走出这片森林了。”
逃亡路上一直有些神经兮兮的德里克,此刻忽然放松下来,恢复了他平素轻闲不羁的模样。倒是莱斯利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刚才那条龙,你认识吗?”
“你是说咱们的救命恩人?倒是挺想认识认识的,只不过才疏学浅,从没听过还有这样的怪物。”
“我也从来没见过……”莱斯利凝望着已经飞到高空,逐渐凝缩成一个黑点的巨龙,表情严肃。
“怎么,你还想狩猎它不成?”
莱斯利摇了摇头,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开口道:“我知道你有话想说,也没必要用开玩笑来掩饰。”
“何以见得呢?”
“哎……”见德里克仍然嬉皮笑脸的,莱斯利转过身来正面盯着他,正色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假设这条龙,来袭击人类的村落。不,就假设它袭击狱炎厅,人类抵挡得住吗?”
“呃……大概不能。”
“那么,一直倡导敬畏自然的教廷,有什么理由向人们隐瞒它的存在呢?别跟我说你没看出来,这就是教廷徽章上的巨龙。”
“想不到我们的女猎人不只是在狩猎中直觉超群啊……”德里克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没错……我也在想,这条龙和教廷的关系。”
盛夏教廷并不是没有解释过徽章的含义,但却只把它形容为艺术创作出来的、怪物的集合体,以及自然力量的象征。在德里克看来,对喜欢渲染自然力量,把敬畏自然挂在嘴边的教廷来说,渲染一个可畏的虚拟形象,显然不如宣传一条真实存在的巨龙来得有效。
显然,教廷是知道这条巨龙,或者这种巨龙的存在的,不然很难解释徽章的由来。或许,巨龙是自500年前那场大战中幸存至今的古代种?又或者它已经被教廷收买,成为一个秘密武器?德里克的脑海中,一时闪过数不清的假设。
“也许我们继续查下去,能找到关于这条龙的线索也说不定。”他说着,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我对教廷的了解,就是在一次又一次这样的调查中积累起来的。”
莱斯利耸耸肩道:“只要你别忘记首要目的还是找出让我弟弟身受重伤的罪魁祸首,你想查什么别的都无所谓。”
“那当然了。我可是狱炎厅最有信誉的调查记者。”德里克一边微笑,一边用左手抚摩起自己的胡须。
“记……者……那是什么?”
“我自封的职业,就是像我这样,负责揭露真相的人。嘛,也许很多年以后会成为流行的职业也说不定呢?”看着莱斯利好像还要说些什么,德里克截断了她的话头,“好了,我们先赶紧回到城里。”
回城的第一站,选在德里克在佐拉街的小小据点。
这个选择再正常不过。佐拉街本就位于狱炎厅城郊,距离郊外的森林很近。两人打算在这里换身衣服,然后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这段路程并不远,但在夜晚的森林间穿行却并不容易。虽然没有强大的怪物侵袭,但速龙级别的小怪物却常常在身边乱窜。尽管一路还算顺利,但两人望见高耸的狱炎厅城墙时,天色已经转亮,整个夜晚悄然逝去了。
德里克发现有些不对,这个时间,城门处本该静悄悄的,可现在却布设了比平时多一倍的守卫,往来走动,交头接耳。他对这种情形并不陌生,教廷追捕逃犯时,才会动用这样的阵仗。
同样察觉有异的莱斯利眯起眼睛望去,看到守卫们正在往墙上张贴告示。借着尚未完全升起的太阳那柔和的光,她依稀分辨出其中一人身着的侍女服。
两人对视一眼。
“跟我来。”德里克压低声音道。
在低矮的灌木丛边,德里克俯身摸索一番,拉起了一个铁环,用上全身力气猛地一拉,泥土、草根、怪物粪便一时飞扬而起。而方才只是普普通通林间空地的脚下,赫然出现了一个洞口,露出一段向下的楼梯。
“你刚才说……你是记者来着。”莱斯利看看楼梯,又看看德里克,“你确定这个词的意思,不是间谍?”
“和教廷作对,总得有点手段才行吧。”德里克笑道,“请,女士优先。”
刚从一个回忆并不美好的洞穴中逃出来的莱斯利,此刻感到了一丝不安。但她只是稍有迟疑,便探身走进洞中。只走了几十步远,她便可以断定,虽然都是黑乎乎的洞穴,但这里和方才的岩洞,完全是两个世界——洞中传来浓郁的“人味”,或者说烟火气,那是叫卖声、争吵声、脚步声以及食物香气、生火做饭的烟气、垃圾腐烂的臭气混合在一起的,只有市集才能给人的感受。
“佐拉街的地下,有个……集市?”往前走了几步,阶梯已尽,莱斯利停下了脚步。
“没错,我们一般叫它黑市。请容我向您介绍。”一边说着,德里克一边轻巧地越过莱斯利的身畔。虽然十分黑暗,但他却轻车熟路的推开了身前那扇并不容易发现的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
昏黄却又温暖的灯光扑面而来,方才所有遥遥传来的声音与味道,此刻忽然变得异常清晰。抬头望去,一个角龙的头骨被悬挂在巨大洞穴的顶部正中心,两只长角与两个眼窝里各被塞进了无数闪着蓝光的雷光虫,犹如四盞巨灯,照亮了整个洞穴。目光向下,无数用树枝与兽皮撑起的小小摊位,看似杂乱,实则有序地散布在洞穴中——它们分布成环形,每个环之间保留数米宽的通道,每隔几个摊位,还保留着环与环之间通行的匝道。
而在诸多环形的正中,角龙灯的正下方,是用砖石砌成的,造型颇似圆塔的大楼。这座楼每层所用的材料都不尽相同,显然是经年累月,不断加盖而成,如今,顶端距离洞顶的角龙灯已经没有多远。
突然,门后闪出了一个衣着邋遢的男人,他戴着一顶破旧的毡帽,帽檐拉得极低,只能看到下半张布满胡茬的脸。男人的左手缩在怀里,右手则伸出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教皇陛下千秋万代。”歪着头,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乌龟王八一统江湖。”德里克从容地对答道。
男人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上下打量着德里克。
“我说德里克老弟,你啥时候到教廷猎团谋了个侍者职位呀?也不跟咱说一声。”说着,他又将目光投向背后的莱斯利,“呦,还拐了个侍女出来?可以啊?”
德里克苦笑道:“加斯大哥,您消息这么灵通,难道还不知道我是怎么一回事吗?”
“嘿嘿,早听说啦,教廷现在可热闹了,主教大人派出来至少100个守卫抓你们呢。”加斯干笑几声,“不过黑市可不由得他们管。你快回去换衣服吧,我已经安排人给你们准备饭菜,这会拉金应该已经把饭菜摆上桌了。”
“多谢您了!回头我让拉金送您几个新发明的小玩意!”
“嘿嘿,免了免了,老哥我还想多活些日子呢。”加斯笑着让出通道,德里克伸出右臂,和他轻快的拥抱了一下,便拉起莱斯利步入了繁华的鬼市。
摊位间的匝道,本由商人们自律形成,因而也就很不规则,有的地方一连传过两个环,有的地方却又要绕行很久,才能寻觅到下一条通道。加上今天鬼市的人意外地多,德里克虽然心急,也不得不放慢脚步。
倒是莱斯利,对周围的一切似乎充满好奇,总是拖在后面,东望望西望望。如果不是需要先换掉这身扎眼的侍女服,她倒很想在集市中好好逛一逛。
这里绝大多数摊位,贩卖的都是由怪物素材加工而成的各种制品。莱斯利刚刚经过的那个区域,摆着琳琅满目的各类怪物肉,从最常见的草食龙肉,到被称为绝品的吞龙肝应有尽有。而现在经过的这个区域,则摆放着各类狩猎工具,其中还有早已在市面上绝迹的,用黄速龙的麻痹牙制成的老式麻痹陷阱。由于麻痹力道强大,它曾经引发过几次猎人误踩陷阱受伤的事故,之后被教廷禁用,改为使用大雷光虫制造的新麻痹陷阱。但部分老猎人还是喜欢旧的陷阱——他们总嫌弃新的陷阱不够强力。
在狱炎厅,乃至各个教廷直属的大城市,怪物素材的加工和流通,都是受到教廷严格管控的。越是人口集中的地方,这种管控就越严。在莱斯利所属的提洛斯村,教廷派驻的监理牧师通常只对珍奇怪物的素材严格管理,常见怪物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村民自由利用。但在狱炎厅,就连最常见不过的草食龙肉,都要由教廷经营的商行统一贩卖。
这样一来,黑市就成为市民们自由交易的唯一渠道。莱斯利甚至看到,这里还有人贩卖使用眠鸟身上刮下来的粉尘制作的迷幻药。摊主在看到两人身着醒目的服装经过时,热情地招揽道:“小哥小妹来一口呗!包你爽上一整天!”
许多摊位的店主,都会向德里克热情地打招呼,并向他打听教廷晚宴上的情况。尽管潜入教廷晚宴只不过是昨晚的事,但消息在这里传播的速度似乎比飞龙还快。
终于,他们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到了那座圆塔下。
从这里看去,圆塔拼凑的痕迹愈发清晰。莱斯利看到,塔的地基用的是坚固的燕雀石,通体蓝色的石墙堪称华丽。这种矿石由于能够炼铸出金属,因此大多用于熔炼,极少用在建筑上,通常只有富豪之家才用得起。
然而塔的第二层却是普普通通的大块岩石砌成,与光亮的燕雀石形成鲜明对比,再往上,每一层都用了完全不同的材料,辉龙石、火山岩、红砖,甚至有一层黢黑无光,细看之下,竟然是生铁铸就。
“这里每一层都是黑市出身的富商捐建,里面的房屋由黑市全体成员共同投票,分配给申领的人使用。”看到莱斯利停下了脚步,德里克在一旁做起了简单的解说,“走吧,我的秘密基地就在三层。”
拾级而上,圆塔内部虽昏暗,却非常宽敞。以大雷光虫为光源的吊灯稀疏地悬挂在楼道顶端,两排房间分列楼道左右,大多房门大敞,似乎并没有失窃之虞。
两人即将爬上三层时,德里克道:“我的房间就在右手边几十步远的地方,不过从这里走你要小心……”
话音未落,黑暗中闪过一道红光,眨眼间掠进德里克的身下。他惊呼一声,脚下踢到了什么硬物一绊,险些跌倒在地。
那道红光闪了一闪,往墙上爬去,就要溜走。莱斯利眼疾手快,一把将它抓在手中。那东西在手中仍不听话,扭动挣扎,红光闪烁,莱斯利唯恐被它咬到,举手便要往地下扔。
“住手!”阴影中突然传出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莱斯利定睛看去,那是一个梳着小辫儿的半大男孩子,眼里泪光闪闪,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手里那个闪着红光,带着一根天线的小盒子。
“拉金!”
“德里克?你回来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