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3 仓库

仓库就在这座建筑物的地下,一条漫长走廊的尽头。

走廊两侧,仅有数盏昏暗的小灯,空气潮湿而浑浊。德里克想起,教廷这座依山而立的庞大建筑,有相当一部分嵌入了山体,而地下部分更是直接在原本的山洞基础上改造。

在盛夏晚宴之际,教廷守卫们虽然没有资格成为座上宾,却经常领到新的任务,远远望去,仓库门口只有两个守卫站岗。

德里克拍了一下福斯特的肩,轻声问道:“还记得应该怎么说吗?”

“唔……餐盘……不对,什么东西不足,来取来着……。”福斯特挠着头,一脸为难。莱斯利见状,皱着眉头加重了手中匕首的力道,刀锋划破了轻薄的夏衣,在福斯特的后背上留下细微的伤口。

“啊啊啊,想起来了,是灯架,灯架。轻点、轻点、轻点……”福斯特忙不迭地求饶。


半小时前,德里克和莱斯利在宴会厅旁无人的小房间,借着人声喧哗的掩护,制定了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猎人们身着旧盔甲参加盛夏晚宴,对于这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而言,显然不够体面。而这种不够体面的事之所以会出现,德里克认为,只可能是为了掩盖更不体面的事实。结合沃克利所在的小队换上新盔甲,第一次出任务就出现事故,以及这件事发生的时间点来看……

“这批盔甲, 全都有问题。”德里克用左手撑着下巴,食指不经意地轻抚着短短的胡须,笃定地说道。

“所以……你是说我弟弟受伤的账,要记在制造这批盔甲的人头上?”

“虽然还不能确定,但装备算是教廷猎团的大事,能拍板的人相当有限了,我已经想到了几个人。”德里克眼中闪过兴奋的光,“不过,眼下我们必须确定这个推论是正确的。”

“要找到这批盔甲吗?”

“对,这么大批的货物,要运走会有很大的动静。但最近教廷并没有大宗货物运出。所以它们应该还在仓库中。让那位队长,帮我们一个小忙好了。”


通过守卫并没有任何麻烦,福斯特并没有趁机逃跑,守卫也没有看出异常,其中一个守卫还友善地指出了灯架存放的位置。还好,灯架和盔甲都没有放在入口处。

仓库中比走廊还要昏暗,巨大的货架至少有10米高,顶部仅仅悬挂着一盏不算明亮的煤油灯,正照在标识着分类的木牌上。福斯特走在前面,拐过一个又一个弯,走了将近10分钟,依然没有抵达目的地。若不是木牌上的文字一直在变化,莱斯利真要怀疑自己正在无限循环的迷宫中转圈。

“就是这里了。”

终于,福斯特停下了脚步,指向头顶的木牌,上面写着“盔甲 壹”三个大字,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清晰可辨。

“你确定?”德里克环视四周,眼前的货架空空荡荡,只零星放着少数残破的盔甲,一望而知,绝不是他们要找的新盔甲。

“呃……放盔甲的货架有不少,也许在旁边?”

确实如福斯特所言,写着盔甲的货架有十来个,但德里克转了一圈,每一个都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空空如也,仿佛刚刚遭到洗劫。

“喂,没有其他放盔甲的地方了吗?”莱斯利质问道。

“应该是没有了。我每次到这里来领盔甲,都是在这个货架附近。”

“真的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次的新盔甲,回收的时候放到哪里了?”莱斯利的手上多用了几分力,福斯特恐惧得颤抖起来。

“真……真的,真的是真的!这……这次不太一样,上面要我们交回盔甲的时候,是派专人来回收的,所以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放到了哪里。”

“不用太为难他……我想想……“德里克这次换了右手抚摩自己的胡须,沉吟数秒后问道,“仓库的废物,一般怎么处理?”

“这个……啊!对了,有个废物区。可能,可能是在那里。”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莱斯利用力拍了一下,或者说是砸了一下福斯特的后背,疼得他几乎落下泪来,但也并不敢说什么,只好唯唯诺诺地点着头,眯起眼睛寻找正确的方向。


结果,这个地方一点也不难找到。

尽管和仓库其他地方一样,只点着昏暗的煤油灯,但废物区的货架上满满地簇新的盔甲,将微弱的光线映照得格外醒目。

“就是这种盔甲!”莱斯利咬牙切齿道。虽然相比弟弟那一件,这里的盔甲崭新、干净,没有一道伤痕,但外形、装饰都完全相符。她踏出一步,就要上前核验,却被德里克伸手拦住了。

“你看好这家伙。”德里克指了指畏畏缩缩的福斯特,“我去检查一下。”说着,他的右手一翻,侍者服的衣袖里滑出了一根暗红色的勾爪——那正是从蓝速龙王身上取下来的——虽然早已离开凶猛的主人,但锋利的爪尖仍然透着野性的气息。

连这东西都提前准备了,看来早就想到这一步了吧。莱斯利望着德里克暗自忖度。

德里克心里也很得意,自打开始调查以来,一切似乎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推测几乎完全正确。带着微笑,他挥动手里的勾爪,猛地刺在盔甲的肩部,发出一声钝响。

在那一刻,他仿佛觉得自己即将刺破的不是什么盔甲,而是盛夏教廷前所未闻的大丑闻,更是他的一次伟大胜利——如果他能证实教廷确实制造了一批有问题的盔甲的话,这都将成为现实。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勾爪只在盔甲表面留下小小的痕迹,完全没能刺进去,并且擦出火星,向用力侧的反方向滑去,险些刺到德里克的身体。

德里克的笑容凝固了,他攥紧勾爪,再次挥下,盔甲却依然完好无损,沉闷的响声,在巨大的仓库中根本没传出多远,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

不甘心的德里克将勾爪举到最高,聚集全身的力气,正要全力刺向盔甲时,却被一把拽住了上臂。那只从身后伸出来的手似乎力大无穷,瞬间让他便动弹不得。

“这么刺,别说蓝速龙王了,就连小食草龙的力气都不如。”

是莱斯利。她毫不费力地掰开德里克的手,夺过了勾爪。

也不见她如何蓄力,如何用劲,勾爪飞速挥下,正刺中盔甲的右肩部分,是和沃克利的伤口完全相同的部位。

那一瞬间的声音很难形容,有点像鼓槌突然将鼓面击破,又有些像一脚踩进深秋的枯枝败叶。而下一个瞬间,勾爪已经在盔甲上留下了深深的孔洞。

莱斯利的表情凝重起来,换个位置,再来一次,盔甲的正中心又留下了可怖的孔洞。就这样,连试五件,每件盔甲都被勾爪轻而易举地刺穿。

“已经,可以了。”

听到德里克的声音,莱斯利慢慢转过身来。

“我的猜测,已经得到证……”因为兴奋,和小小的不安,德里克的声音有些颤抖,但他并没能把宣布胜利的台词说完,便被仓库里骤然响起的警铃轰鸣声打断。巨大的警报声,夹杂着依稀可辨的脚步声与喊叫声,一同作响,而方才还在身侧的福斯特,已经消失不见。


“闯入者听着,你们是逃不出去的,放下武器投降吧。”

不久之后,守卫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在巨大的仓库中反复回转,传到德里克耳中时,已经不是很清晰。

“喂,我可以出去以后再道歉吗?”莱斯利一掌拍在德里克的后背上,将有些发懵的他打醒,“我们得逃走了。”

如梦初醒的德里克皱起眉头:“据我所知,这仓库可没有别的出口……”

“你又没有来过,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就算没有第二个出口,这么大的仓库就不留个扔垃圾,或者防火的通道?”莱斯利边说边迈开了步子,回头一看,德里克还呆在原地没动,便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德里克拽得险些飞了起来。

“稍等一下!”似乎刚刚恢复冷静的德里克转身从货架上提起一个头盔,戴在头上,又拿起另一个扔给了莱斯利,“拿着,以后可能有用。”

虽然嘴里说着以后,可德里克并不知道通往以后的路在哪里。

两人像无头苍蝇一样沿着巨大的货架转来转去,却始终没有发现哪里像是出口。而守卫的声音却明显越来越近,已经能够听到凌乱的脚步声。

莱斯利屏住呼吸,侧耳细听。对于猎人而言,分辨声音是一项基本功。

“来的不只有看门那两位,至少有10个人。”她很快做出了判断,“而且更糟的是,他们分成两队把我们包围了。很近了,两边的通道已经不能走了。”

靠在货架上,德里克的胸膛不断起伏。现在,就连他也听得出来,守卫正从两侧的通道不断靠近。在与教廷作对的生涯里,他曾经在取证的过程中十几次被追捕,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在教廷的核心地带,在一个如此昏暗、密闭的空间内。

往左望去,漆黑一片,往右望去,一片漆黑,唯一相同的,是越来越近的喧闹声。抬头看去,是如巨人般矗立的货架,以及一盏并不明亮的煤油灯。

他望向莱斯利,等到眼神交会在一起,向着货架顶端扬了一下头。后者并没有丝毫迟疑,便点头表示同意。


攀爬货架并不难。

为了方便整理货物,货架边上放着高高的梯子,只要顺着梯子攀登,很快就能到达顶端。然而,梯子同样意味着,追兵也能很快赶上来。

当德里克爬上货架顶端时,灯光下的追兵已经能看清轮廓。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一脚踢翻了梯子,巨大的阴影向下方砸去。守卫们慌忙躲避,货架下乱作一团。

紧随其后的莱斯利登上顶部后,并不停留,一跃而起,飞快地向灯下跑去。

悬挂在屋顶的煤油灯距离货架顶部只有一人多高,她用尽全力跃起,在空中紧紧抓住那盏灯,用身体的重量将它硬生生扯了下来,随后在地上顺势打了一个滚,抱着灯站起身来,向下方瞄了一眼,然后以一个舒展的姿势举起了灯,像竞技场上勇士投掷铁饼一样,把它扔了出去。

煤油灯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准确地落在那群守卫中间,霎时间,火光冲天,巨响震耳。

火光很快弱了下来,然而,响声却没有停止。并不是货架下面,而是货架的另一端,连接到墙壁的方向,继续传出沉闷的响声。

远远望去,在声音传来的方向,连绵的货架尽头,黑黝黝的墙壁间,竟然透出了一丝光亮。一扇门,或者说一堵墙,正在缓缓滑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