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闹剧

1

自动门缓缓开启,背部微微佝偻的研究员约翰低垂着头,脚步蹒跚地走进机房。暮色已深,屋内惨白的灯光自动亮起。他颓丧地斜倚在门边,目光投向机柜角落那个并不显眼的小灯,眯起有些昏花的眼睛。

“嘿!老爹,今天过得怎么样?”

伴随着有些机械,却已基本具备人类语气的声音,小灯闪动起橘红色的光芒。

“今天……”约翰欲言又止,咬咬缺乏血色的嘴唇,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道,“你应该也能看出来……”

“我明白的,不顺利对吗?”

“是的,议会不赞成,给天气预报系统增加预算的提案大概不能通过了,虽然三天后才是最终做决定的日子,但是基本已经下了定论。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懂的,我都知道,你唠叨过好多次了。”灯光的闪动略微停顿,换了平直的声调背诵道,“人们对预报的要求越来越细,天气形势也越来越复杂,无论是计算能力还是存储容量的需求都在增加。”

“唉……今年如果不能增加预算,恐怕系统中就很难在容下你了。”约翰长叹一声,不忍再看闪烁的橘色灯光,“原本在系统中安装心智模型就是我的小动作,现在怕是很难再给你留出空间。”

“我知道,没事的,能陪在老爹身边这几年,已经很好了。”橘色的灯光略显暗淡,随即又明亮起来,“今天很晚了,老爹先回家去吧。对了,一会有雨,记得带上你的伞。”

话音刚落,一束光线从小灯中射出,照在窗台上的一把老式雨伞上。虽然如今的衣物大多具备根据天气自动调整到防雨模式的功能,但约翰一直喜欢撑伞走在雨中的感觉。

对于举目无亲的他而言,唯一知道他这个小小习惯的,也就只有他私下在预报系统中装设的心智模型了。

约翰拿起伞,那把伞似乎比以往重了一些,但又看不出哪里不对。他向机柜望了一眼。对方沉默无言,橘色的灯光缓缓熄灭,似乎在催促他离开。

“我明天……再来看你。”

2

太阳照常升起。

“今天白天阳光强烈,考虑到您的眼睛与皮肤健康状况,建议做好防晒工作,并戴上墨镜。”

听着智能管家柔和的女声,查理部长微笑着戴上了墨镜。他的心情非常不错,这几年来牵挂心头的大项目——国际合资的体育场今天竣工了,他要与外资代表一起验收工程。而充足的阳光,无疑是上天赐予竣工仪式最好的礼物。

没过多久,查理便站在了体育场中心,发表早已准备好的讲话。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展现在你们眼前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体育场,也是我们献给即将到来的国际比赛的最好礼物。如你们所见,虽然今天阳光强烈,但与天气预报系统实时连接的球场主控系统,早已自动开启了遮阳幕,并自动根据紫外线级数调节透光度,保证能够为任何时间的比赛提供最完美的光照条件。而这,仅仅是三层穹顶的第一层。在它上面,还有能够防雨兼透气的遮雨幕,以及能够抵御更恶劣天气的……”

沉醉在讲话中的查理,没有注意到周身光线的骤然变化,以及台下听众的异样神色,直到咔嚓一声炸雷,将他的讲话硬生生打断。顷刻间,方才的清空烈日似乎已成幻境,雨点倾盆而下,将台上猝不及防的查理浇了个精湿。刚刚被大肆夸赞的遮雨幕毫无动静,任由大雨把整个现场搅得乱作一团。

那一天,这座城市的小小混乱,还没有结束。

议员安东尼当天休假,驱车赶往他在乡下的酒庄。他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亲手侍弄这些可爱的葡萄,并尽可能参与到酿酒的过程中。今年的年景很不错,他已经开始期待收获的季节了。

如今的农活已经不算艰苦,反而更像是一种休闲和放松。安东尼的葡萄园可以在冰雹降下前,自动打开防御罩,在大雨来临前,将排水流量开到最大。唯一需要祈祷的,就是让雨下在合适的时候。

然而这一天,他引以为豪的“自动防御”系统没有起到任何功效,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险些让尊贵的议员大人受伤。

大约同一时刻,财政大臣亚当准备出行,停车场的智能助理善意地提醒他,未来十天没有有效降水,并建议他立即洗车。然而,这部被洗得闪亮的轿车,刚刚开出不到半小时,就遭遇了大雨。亚当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脸色和车身上的泥点一样难看。

但他的苦难还没有终结,电话响起,准备见面的贵客,因为预报出现错误,飞机起飞后无法按计划降落,只好辛苦他再等上一阵了。

3

三天并不长。

站在发言席上的约翰心情忐忑,台下的议员们似乎很多都神情不佳。他略张一张口,想要陈述增加天气预报系统预算的理由,但还没有发出声音,就把话咽了回去。

“作为天气预报系统的总设计师,我必须先为各位前天的不幸遭遇致歉,这完全要归罪于预报能力的不足。”他深深鞠了一躬,继续说道,“但作为一个研究人员,随着气候持续变化,我必须承认像前天那样的,突然出现的极端天气会越来越多,预报难度同样与日俱增。”

约翰用略微颤抖的声音,阐述着并不新鲜的理由。这些理由,他已经记不得向议员们解释过多少次,但始终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而今天,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故”之后,自己不被嘘声赶下台,也许就是不错的结局了。留给他的时间并不长,话说完后,约翰静静等待着议员们的指责。

起初几秒,场下一片沉默。

“咳……”最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亚当,约翰还记得他屡次对自己论据的粗暴批评,“我想,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基本否决了这份增加预算的提案,但事情是否仍有转圜的余地?”

约翰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事情的确向着他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着。不光是亚当,还有安东尼、查理,这些当初反对得最激烈的议员们,竟然纷纷成为支持者。关于这份提案的讨论甚至没有多少争吵,就迅速获得通过。

4

带着兴奋的心情,约翰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在上楼的时候,他甚至来不及等电梯,而是以年轻人才有的,两个台阶并作一步的迈法,跑到了机房所在的楼层。

但令他意外的是,几名警察守在机房门口,还拉上了封锁线。为首的警官看到约翰,示意他过来接受盘问。

“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你违法在天气预报系统中私设心智模型。这个模型控制预报系统,有意制造了错误的预报。”

警官面无表情,示意他打开机房的门,并解开系统的密码。

这些警察显然很有经验,他们甚至没有给约翰独自接触系统的时间,密码由他们自己的人来输入,而指纹、虹膜等生物识别,则在限制自由的情况下进行。连给心智模型发一个危险信号,都完全做不到。

约翰缩在墙角,侧过头去,勉力维持着仅有的镇定,不敢直视眼前正在发生的悲剧。他们在摧毁的,是自己的心血,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亲友,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

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那些经验老道的警察却一无所获。

“报告长官,系统一切正常,没有植入心智模型的任何痕迹。”

听到结论,警官瞪了约翰一眼,一把推开手下,亲自操作,但等待着他的,同样是一片空白。

“老家伙,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这次算你赢了。”警官咬咬牙,大步迈出机房,临走前用力一甩门。但那扇沉重的大门仍是按照既定的轨道与速度缓缓关上,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他们走后,约翰又再三确认了系统,仍旧完全找不到心智模型的痕迹,而机箱上的橙色灯光,再也没有亮起。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约翰的心空落落的,什么都不想做。他瘫倒在沙发上,目光瞥见不远处的老式雨伞,回想起三天前提醒他带上伞的那个温柔的声音。他伸出手,抓住了雨伞,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那把伞中响起:

“嘿!老爹,今天过得怎么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