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光

呼吸稍匀,惊魂甫定,米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宿舍门前。下意识地取下包将手伸入其中,打算开门。“哎?我的钥匙呢?”

几分钟前,米亚刚刚从加班中解脱出来。寒冷的冬日,办公室门窗紧闭,空气十分污浊,让她的大脑有些缺氧。一出门,一股寒风吹过,原本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米亚瞬间清醒了。但伴着大脑的清醒,她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周身的疲惫。“得赶紧回去洗洗躺下,好好睡一觉。”一边这样想,一边加快脚步的米亚,如今站在门前发愣。今晚宿舍只有自己一人,钥匙却不翼而飞了。米亚记得很清楚,自己从办公室出来时把钥匙扔进包里,一路上并没有取出来过,现在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事已至此,姑且认为是掉在路上的什么地方了吧。抱着一线希望,米亚沿着原路返回,试图在地上发现某个闪亮的物体。它虽然经常冷冰冰的,却是温暖与舒适的守门人。电梯、楼道、楼前、小路……虽然夜幕深沉,但这个大院里倒颇为明亮,寒风早已吹尽了雾霾,灯光肆无忌惮地洒在地上,像一串钥匙那样的物体,尽管不能说显眼,但也并不容易错过。但哪里都没有。一路走回单位,又慢慢往回走。才刚刚过去没多久,米亚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下班的路线,但无论哪里,都没有钥匙的芳踪。“实在不行,就找管理员帮忙好了。”米亚有些垂头丧气,低着头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她忽然察觉到,方才刚刚经过的这段路,有了些许变化。眼前这个地方,原本是整段路最暗的场所,夹在两座小楼之间,距离路灯又比较远。方才经过时,米亚还特意打开手电照射地面,仔细看过是不是掉在这里。而现在,这段小路竟然洒满绿光。那种绿色不太柔和,也不够浓郁,大概像是5月份的树叶。惊奇的米亚环视四周,很快找到了绿光的来源——在东边那座小楼的屋檐下,放着一台方形的机器,而一束绿光正从机器的顶端指向天空。米亚好奇地凑近机器,仔细端详一番。这是个一人多高的长方体,似乎由某种半透明的材质组成,除去直指天空的绿色光柱外,还有不少绿色光芒散逸而出。借着散乱的光线,米亚看到机器上有个操作台,上面有类似电子时钟的表盘,旁边的铭牌上还有简短的操作说明。嗯,确实很简短,只有两行而已。

第一步:设定时间(本机暂只支持原地传送,无法自定义目的地)第二步:按下按钮,完成时空旅行。

嗯?时空旅行?米亚觉得,这或许是哪个无聊的家伙搞的恶作剧,也许在期待着被某些好事者拍下来,到网上火一把。不过,装置倒是做得挺好玩,那个表盘,似乎真的可以操作。用手指碰了一下,时间向前跳动了半个小时,似乎这就是设置的最小单位了。再轻轻一戳,旁边的按钮陷了下去,却没有弹起来。诶?时钟都做得那么精细,一个按钮倒没耐心做好了?米亚心中嘲笑恶作剧者不够精细,对自己的作品毫不上心。她转过身来,打算离开这小小的奇幻空间,回到充满烦恼的现实中去。

“哎!”直到这声不由自主的惊叫发出,米亚才察觉,自己已经悬浮在半空中,笼罩在那束绿光内。她惊惶地挣扎着,手脚却好像打在棉花里,使不出半分力量。耳边,机械的提示音响起:“系统缓冲中,请稍候……”米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挣扎既然无效,也只好静观其变。不久,绿光逐渐暗淡下来,不远处传来异常熟悉的脚步声。低头一看,她目睹了最难以置信又极为寻常的场景:另一个自己,正从小路拐角处走来。身上的衣服、脚下的鞋、背的包都毫无区别,那就是现在的自己。等等。现在的自己?绿光已经弱到几不可见,从空中审视那个女子,她低着头,面容憔悴,步履蹒跚,不时还抬手揉一下肩膀。那分明就是半个小时前,刚刚从单位加班归来、疲惫不堪的自己。“自己”越走越近,已经经过米亚的脚下。就在这时,一串钥匙从包的开口处滑落,掉在地上,悄无声息。

原来寻觅许久的钥匙,就是在这个时候落下的。米亚连忙迈出一步,空中虽然恍若无物,自己却轻巧地降落在地上,就像有一个无形的平台,稳稳地托着一样。匆忙捡起钥匙,刚要出声呼喊,忽然绿光大作,眼前的一切都消融在无边无垠的绿色光芒中。米亚感觉,绿光就像一个牢笼,要将自己紧锁在内。她慌忙地挣扎着,虽然分不清方向,还是全力向前奔跑。

不知何时,身边的绿光消失不见了。呼吸稍匀,惊魂甫定,米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宿舍门前。下意识地取下包将手伸入其中,打算开门。“哎?我的钥匙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