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辰1·子夜

在我的Evernote里,记录“晓辰”最初构思的笔记,创建于2014年1月15日,也就是三年之前。记录里有整体的提纲,以及人物设定。但三年过去了,连开头都还没有写出来。这似乎不算挖坑不填,顶多算是画了个坑的设计图就放置不管,因为甚至连第一铲土都还没有掘出。

不过不用担心,这次一定大概会按照原计划,分5篇完成它。按照本blog的更新周期,大约两个月就可以写完了。在那之后,再整合到一篇文章里,做点修改。这样就完美地解决了6期blog文章的选题问题。

以下是正文。


“明天出来见一面?”

看到屏幕上浮现出这行字的时候,晓辰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在这万籁俱寂的子夜时分,晓辰敲击键盘的声音,如同静止水面上突然泛起的涟漪。嗒嗒声持续了数分钟,但最终发送出去的,却只有一个字。

“好。”

迅速合上屏幕,脱去衣衫,钻进被窝。晓辰把被子拉过头顶,睁大了双眼盯着眼前一无所有的黑暗。那里似乎有一块幕布,将脑海中盘旋的画面一一映射出来。

与他“结识”,是晓辰闭门不出之后没多久的事。而相识的契机如今看来,却异常讽刺。

那时,晓辰坚定地认为,网友和朋友是两回事,网友之间的交流必须局限在网上,一旦脱离这个限制,就只能幻灭。在某个交友帖子下,晓辰言辞激烈的回复引发了惨烈的战争,而他在晓辰被围攻的时候,给出了最贴心的支援。从那以后,晓辰和他的交流,便与日俱增。

“如果当初那些人知道我和他要见面,不知要怎样嘲笑我……”想到这里,晓辰把被子用力压到脸上,压得自己几乎窒息。

但是,这个要求无法拒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晓辰自己一直在盼望着,他提出这个要求的一天。

如今,晓辰已经无法确认,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生出“要和他见一面”这个想法的。但自从这个念头萌生以来,晓辰就陷入了无尽的自我折磨。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现在更是显得瘦削了很多。照照镜子,满面病容。

所以,就算是单纯为了自己的身体考虑,这一面也非见不可了。

自己这个样子,是没法见他的。

撩起被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炽热混乱的大脑冷却一下,晓辰找到了痛苦的根源。

自己这个样子,是没法见他的。

奔出卧室,冲进卫生间。晓辰对这间屋子,熟悉到了不需要光线也能行走如飞的程度。

按下电灯开关的响动,在静谧的屋子里甚至能够听见回声。在镜子里,晓辰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脸。手指在脸庞的边缘划了一圈,又转向镜中的自己。

自己这个样子,是没法见他的。

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之后,晓辰用力攥紧拳头,直到因为疼痛难忍而不得不放开。一分钟后,用这只火辣辣地疼痛着的手,晓辰握紧了另一扇房门的把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