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车

扩写自拉迦特卡奥微博


感恩的心

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

我一样会珍惜

有一类喇叭,似乎继承了土法炼钢的精神遗产,专以提高音量为务。不幸的是,生活似乎永远逃不开它。比如说,在广场上,又比如说,在地铁里。

人未至,声已来。听到这熟悉的音量极大、掺着杂音的熟悉曲调从左边传来,小赵下意识地按紧了耳机,把手机抬高。

就在这时,那个无论寒暑都穿着似乎有一百个口袋的破烂上衣、不知把喇叭藏在哪里却始终能循环播放《感恩的心》、不停向两边座位行注目礼的老大爷出现了。

小赵目不斜视,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唯恐接触到对方的目光。似乎老大爷就是传说中的美杜莎,一旦四目相对,就有变成石头的危险。

然而,另一个熟悉的声响,却让小赵忘记了恐惧,好奇地转头向右看去。

咚……咚……咚……咚……

那是低沉又富有节奏的,木棍敲击地板的声音,每一声的间隔恒定不变,严谨如同寺院里的暮鼓晨钟。没错,这是另外一个流派的标志性声音。

坐地铁这么多年,小赵多少摸清了一点这些人的习性,但他还从没遇到过哪趟车上,有两个同行狭路相逢的情景。

右边不远处,一个老太太出现了。她佝偻着腰、背着布袋、拿着一个破杯子,和着敲击的韵律向两边的乘客点头哈腰。

下一个瞬间,她也察觉到了眼前的异样,右手握紧木棍,重重敲下之后,便没有抬起。原本不可改易的节奏出现了裂痕,留下《感恩的心》独唱主角。对面不远处的老大爷同样停下了四处张望,怔怔地看向前方。

小赵不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答案,但今天却见到了两只美杜莎对视的结果:大约三秒钟的尴尬之后,两人缓缓迈动步伐,各自让出正中间的道路,向右移动。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各自佝偻的身躯,似乎构成了一个花体的X。

木棍敲击地板的声音逐渐在身后远去,老钱的左腕忽然有规律地震动了三下:长-短-长。

统一配备智能手表还没多久,但老钱早已在培训中把各种暗号背得滚瓜烂熟。他知道这正是收工的暗号。

虽然还远没到平时收工的时间,但一向听话的老钱深知服从命令的重要性。他不慌不忙地,以刚才的速度继续行走在车厢正中。下一站的车门打开时,他正好行至门前,非常自然地下了车。

老钱抖了抖手腕,喇叭听话地停了下来,刚好在“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后面戛然而止。

“嘿,手势控制还他妈挺好使。”

挺直身体,四下观望一番,老钱走进一旁的卫生间,钻进单间里。他将破烂的上衣塞进包中,然后掏出手机。令他不安的是,虽然工作群还是只能看到统一通知,但收到的私聊消息比平时多了几倍,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翻了半天,老钱才弄明白事情的大概。原来,头儿今天下午闲来无事,突发兴致视察各部门工作,在翻位置监控时发现竟然安排了5条“撞车”路线。

撞车是老钱这行的术语,意思就是像刚才那样,和同行在同一趟车里正面相遇。培训时老师会讲很多撞车的负面影响,有些甚至上升到了危害行业整体形象的地步。不过老钱不懂这么多,他只知道这是件大大的坏事。

总之,头儿当场震怒,立刻用最高权限下达了让全部当事人收工返回的指令。很多人说,今天负责调度的孙总要倒大霉了。

“哥们儿好了没,我等你十多分钟了!”

老钱正在惶恐,忽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着焦急的话语。他赶忙定下心神,装模作样地踩下冲水的踏板,低下头夹着包逃走了。

“李总,恭喜您高升!以后就得靠您多担待了。”

某家酒店的单间里,一个老太太一边接过对面递过来的信封,一边满脸堆笑地说。

“就你老周话多。”被叫做李总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发型刚刚做好,似乎是特意为今天准备的,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他白了一眼眼前的老周,“行了,走吧,记得从后门出去。”

“哎,我这就走。”

虽然仍习惯性的弯着腰,但老周仍旧身手矫捷,起身、拎包、背起、转身,动作连贯,可以看出身体不但没毛病,还经常锻炼。

“你等一下。”

刚摸到门把手,李总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李总还有什么指示?”老周笑眯眯地转过身,似乎早料到李总有此一句。

“我先给你吃个定心丸吧,好地段,以后一定派给你们。不过你也知道,这次撞车的事儿,头儿是真生气了,所以暂时还不方便。”

“好嘞,有您这句话,我们哪敢不放心呢?”

老周顺手抄起门边放着的木棍,向着李总的方向,一边鞠躬,一边倒退着出了房门,然后装作腿脚不灵便的样子,缓步挪动到楼梯的拐角。

虽然反复确认过这里没有监控,但老周还是谨慎地将木棍藏到身下,用破旧的外衣罩住,然后轻轻一掰,从中空的头部取出录音笔,按下了停止键。

“现在的年轻人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