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名字

陆西园。陆,喜欢的姓氏;西,喜欢的方向;园,喜欢的地方。

很遗憾,以上只有1/3是真的。一直用英文ID的我为什么会改用一个中文昵称,而且是标准的中国人姓名一样的中文昵称呢?这全拜SBGoogle的某项姓名政策所致。关于这一点,2011年中就来到G+的人应该深有感受。

Update 2017/1/16:可能是是日久生情,现在我还蛮喜欢这个名字的。

游戏

自打认识游戏这东西以来到现在,我的闲暇时间就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不是在玩游戏,就是在寻找适合自己的游戏。从跪在床边对着GB上口袋妖怪的黑白像素出神,到偷偷摸摸玩三国志曹操传然后用风扇给显示器降温,再到MHF新年3金狮无限连刷三天几百头,直到最近一边看着航班延误通知一边庆幸在家打Fallout4的时间又多了1小时,想想也有接近15年的时间了。作为一个从小到大都被认为缺乏热情的人,我想我的热情大概多半都在这边了。

以下纯属个人好恶

喜欢的关键词 回合 格子 历史 剑与魔法 探索 ROUGELIKE RNG
不喜欢的关键词 MOBA 即时 MMO 国服 EA 育碧 韩国

另外,关于车枪球,举几个例子应该就能看明白。

马里奥赛车 辐射 Football Manager
× GT赛车 战地 FIFA

评价某个游戏并没有特定的标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画质总是处于最后一个被考虑的因素。绝大多数时候,某个游戏的画面只要符合看起来不刺眼不难受的底限,画质优劣对我而言就不再是个会加减分的项目了。

写作

想写点什么,应该是很多人中二时期共同的感受吧。自己对写作的爱好也许更早一些,可以从小学算起。那时在田字本上涂抹的武侠小说,如今已经彻底消失在几次搬家的浩劫中。往后,在初中,受到日本和台湾SRPG的影响,和同学一起搞起了对话+战棋设计的小册子。一页剧情,一页画好格子的地图,一人扮演玩家,一人扮演电脑。大体如是。

再后来,越来越觉得战棋部分反而是多余的了,对话的形式也有很多限制。于是抛开格子写起了小说。从初二到高中,同样的主角被继承下来。称得上完成的,大概有两部,加起来不到20万字的样子。至于水平,我相信想起来就脸红并不是什么很坏的体验。

相比小说,中学时代写的诗,直到现在我还很喜欢。也许那才是那个年龄真正该写的东西吧。这之外就是一些攻击学校攻击教育制度的杂文,对于排解当时的压力,是发挥过很大作用的。

大学应该是荒废期吧,基本上,创作欲望和学习压力成正比,彻底放松下来的大学,读书和创作基本都在半停滞状态。而到了工作以后,“写点东西吧”的愿望才慢慢地复苏过来。

性格

基本上是个温和的人,不喜欢和别人争论,认为辩论比赛是这个星球上最无聊的事。对于绝大多数人和绝大多数事,人们只要自以为是就好。这并没有任何贬义,而且这很重要。

但是,豆腐脑是咸的。

以下文字写于2006年6月6日。

梦,

你死了么?

为何夜里,

竟永远消褪了颜色?

还是你已不愿,

与我这虚伪做伴,

飞去了,

梦中的银河?

海,

你也死了么?

为何耳边,

只留下沉寂与缄默?

还是你厌倦了起伏,

厌倦了阔大的孤独,

投向了,

无尽的干涸?

光,

难道你也死了么?

为何眼前,

再没有闪耀的时刻?

还是你已不想,

再陪伴我的怅惘,

离开了,

深暗的沼泽?

风,

连你也会死了么?

为何身畔,

已消散吹拂的快乐?

还是你抛弃了纷飞,

抛弃了寂寞的尘灰,

遁入了,

飘渺的诗哲?

我无言,

面对你们的死亡。

也无颜,

承接幻惑的目光。

填补空白,

只能用苍白的幻想;

代替放逐,

却是用心灵的流浪。

无可奉告,

无可救药;

无罪可绾,

无处可逃。

矗立着,

对破灭微笑。

最后一次,

用梦里的海涛,

涤洗,

光辉中,

朔风的呼啸。

然后,

近乎疯狂地,

对四意象,

哀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