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12:北京“初雪”及其他

2月12日,北京下了一场挺大的雪,雪花从早上开始飘落,到中午仍然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人们得以从脱件羽绒服犹如渡劫飞升般的干燥中暂时解脱, 白茫茫的地面使得这个从一开始就昏暗至今的冬天第一次如此明亮。

于是我终于有机会测试一下手机的凝时摄影功能,这也是这篇闲扯的唯一目的。

以上正文结束。我们可以闲扯一点其他问题。

很多时候,人们的直觉和事实间存在很大的差距。譬如说,相信多数北京人会认为2月12日这场雪就是迟来的初雪。但若干年后,查询初雪日期,记录只会告诉你是2月6日。

那天,几不可察的雪花,或者只能称之为雪片、雪粒的物体在空中洒落,落地即化,连沾湿地表都无法做到,遑论积雪。……

阅读全文

盛夏 | 20 决战

德里克极目眺望,屋内虽然并不昏暗,以这机器之大,目力竟无法看到尽头。而莱斯利的一声惊呼,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在这台无比巨大、似乎在永不停息运转的机器上方,在那些虚弱地趴在那条“路”上,不由自主地移动着的怪物头顶,还有数幅巨大的壁画。
和之前看到的语焉不详,但画工极为精细的壁画不同,它们的画面明显有些粗糙,在壁画一侧标有题目,一望而知,这并非什么艺术创作,而是建造了这座地下宫殿的人意图留下某种记录。
第一副壁画名为“末世危龙”。画面上有远比德里克眼前的“工场”还要巨大的生产设施,画面中心的巨大机械足有10个人连起来那么高,冒着黑烟,似乎还在剧烈颤抖。而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机械的正面,……

阅读全文

盛夏 | 19 地宫

大门关闭,门外两条天灾级别的巨龙激烈的搏斗声,瞬间被隔绝。
在原先巨龙占据的中心地带,有一个醒目的金色圆盘,圆盘正中心,有一个手掌形状的凹槽。德里克俯下身,仔细端详。
“还等什么?一会戈雅冲进来怎么办?”布里亚显得有些焦急。
德里克并不理会他,继续沉默不语地凝视着圆盘。他知道,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因为火焰巨龙已经在脑中向他承诺,保证他在门中不受外界侵扰,条件则是把这个神秘的密室探索清楚。
转身面向莱斯利,德里克望着她虽然已经包扎好,但仍渗出血丝的手,沉声道:“莱斯利,这一路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危险,现在冤屈也即将洗清。你们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带着真相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莱斯利的手捂住了嘴。……

阅读全文

盛夏 | 18 教皇

直到此时此刻,德里克才发现,自己几日来多次从记忆深处泛起的绝望,究竟是来自何处。

那是黑衣人多斯描述过的雨夜,是布里亚正在谈及的雨夜,当然也是德里克亲身经历的雨夜。

他原本尘封的记忆,正随着密集的雨声、嘶哑的喊声一起苏醒,似乎那些往昔的记忆正从大脑幽深的沟回中竭力钻出,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头痛。

二十年前,德里克五岁。二十年前,那场政变发生。

那天晚上,父亲比往常回来得更晚一些。德里克依稀记得,平时亲切和蔼,笑起来像一个大孩子的父亲,那些天却总是在生气,脸上的笑容渐渐减少,吃饭时经常发呆,只有和母亲和自己对话时,才会暂时恢复到原本的温柔。

这个夜晚格外不同,父亲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