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16 密室

对于盗翼龙这种小型飞龙而言,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似乎构成了不小的负担,它盘旋着准备上升,动作却有些迟缓。德里克得以从冲击中缓过神来,往下一瞥,他发现莱斯利和沃克利被守卫包围在禁宫的出入口处,为首的头领,正要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拘捕。
德里克见状,灵机一动,拽住绳子迅速向上爬,很快抵达了爪子附近。盗翼龙正用那对爪子抓住食草龙蛋,无暇顾及攀附在身上的人类,德里克瞄准人群聚集的方向,用力向着食草龙蛋砸了下去。
措手不及的盗翼龙没能抓紧心爱的龙蛋,那颗蛋笔直地向地面坠落而去,正好落在喧哗的人群正中。盗翼龙哀嚎一声,向着摔裂的蛋俯冲而下。
刚刚稳住身体的的德里克,又被这一股俯冲之力带得腾空而起,又向……

阅读全文

盛夏 | 15 脱身

德里克的“牢狱”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天。
说是牢狱,似乎也并不太恰当,因为禁宫各项设施都齐备,看守也不会催促你定时起床,或者服什么劳役,每日三餐都会准时送到,甚至可以按要求定制餐食。有个面色和善的看守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自己做饭,他们也可以提供原料。
一切都可以允许,当然,除了离开。他们就好像被软禁的贵族,住在豪华的居室中,却走不出这一方小天地。
当然,探视是被允许的,只不过这个地方深处宫殿内部,只有迪亚和拉金凭借着王室残存的面子,被批准进入。
刚一进门,迪亚就呼喊着好热好热,将他那件夏天穿起来明显不大合适的披风挂了起来。冷清的禁宫第一次有了守卫之外的访客,气氛似乎也轻松起来。
从迪亚……

阅读全文

盛夏 | 14 牢狱

失败。
这是德里克未曾经历过的,惨重的失败。
有那么一段感觉不出长短的时间,他的大脑整个是木然的,空空的,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恍惚中,他看向莱斯利。她比他想象得更冷静,表情中能看得出难以置信和愤怒,但却没有做出冲动的行动。她甚至还有心思握住德里克颤抖的手。
手非常温暖,这一握也让德里克回到了现实中。
“陛下,我想该证明的已经都证明了。”当他回过神来,蓝速龙王已经被拖走,布里亚脱下盔甲回到了席位上。他面向教皇说话的语气,颇有些得意。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从一片死寂,变成了窃窃私语,也有好事者反过来替布里亚喝彩起来。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教皇似乎斟酌了一会辞……

阅读全文

盛夏 | 13 审判

还好,沃克利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似乎受到刚才惨烈的战斗场面震慑,有些呆呆傻傻,但好歹没有再阻止大家带走他。莱斯利将他背在背上,转身离开这片燃烧的土地。
德里克和迪亚翻看着地上的尸体,那些袭击者都穿着没有标记的轻型皮甲,但分明有几张面孔自己曾经在教廷守卫或教廷列团中见过。
多斯前脚刚走,教廷的守卫就来袭击凶星营地,显然,布里亚已经得到了消息,要赶在事情扩散之前毁灭绝大多数的证据。
不管布里亚的消息到底从哪来,他既然能知道这里的动向,那么知道藏在黑市里的证据也只是时间问题。想到这里,德里克皱起了眉头。
德里克站起身,看看身边同样一脸严肃的迪亚,可能,他们已经想到了一起。
“我们必须马上……

阅读全文

盛夏 | 12 罪孽

黑衣人的右臂被齐根截去,坠落在地,发出金石相击的脆响。但伤口处却不见一滴血留出。自然,他也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20年前的那个雨夜,这一幕也曾经上演,也许在那时,他的鲜血就已经流干,随着雨水混入了泥土,再也寻觅不到。
迪亚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吩咐黑卫士拿来一张椅子,让刚断了一臂,有些站不稳的黑衣人坐下。
“我想听听,多斯,这些年来你都经历了些什么。”迪亚平静地说到。
“遵命。”被称作多斯的黑衣人想要站起行礼,却只是晃动了一下没能起来,斜靠在椅背上。他就维持着那样奇怪的姿势,讲述了一个长长的故事。
20年前,王室卫队在他们刚刚即位的少主,泰奥王国新任国王迪亚的带领下,正走向小……

阅读全文